晚上,游竹笑回到宿舍,一进去就看见惊奇的一幕:

    白莲花在教黑发学婊化妆。

    全心全意扑在学习上,护肤品只有大宝的学婊怎么突然转性了?

    游竹笑看向蹭吃怪,蹭吃怪做出噤声的手势,指了指手机。

    她们两人似乎没发现游竹笑回来,白莲花一边帮学婊修眉一边说道:“……平时也不用化那么复杂,但洁面修眉是必须的,而且最好用去角质的脸部磨砂膏去脸部角质,一个月一次就差不多了,角质层过厚不利于护肤品吸收……底妆我的习惯是妆前水乳霜、防晒霜、隔离、粉底、遮瑕膏、定妆,你这么聪明肯定能记住这个顺序……你平时用眼比较多,眼袋有点重,我推荐你用la prairie眼霜,可以缓解黑眼圈抗皱纹,但比较贵……”

    黑发学婊拿出手机淘宝一下,问道:“有没有便宜点的?”

    白莲花:“pola 、海蓝之谜?”

    “再便宜点?”

    “sk2 、资生堂、cpb?”

    “更便宜点?”

    “雅诗兰黛、兰蔻、娇韵诗这几款性价比高。”

    “再再便宜点?”

    “欧莱雅、科颜氏、菲洛嘉,这是最亲民的了!”

    “有没有……”

    “十点前睡,别用手机看ppt,不用钱。”

    黑发学婊点点头:“好。”

    “什什什什么?”游竹笑猛地站起来,看着手机愕然道:“灵姐想要撩汉子?”

    蹭吃怪瞬间放下手机,双眼盯着电脑屏幕,一副‘不是我说出去’的表情。

    学婊平静说道:“不是,我只是……”

    “明白,我们明白。”白莲花摸着学婊的脸:“你只是忽然想穿好看的衣服了,忽然觉得化妆变漂亮可以令学习更有效率,忽然认为自己也该剪一个清爽的发型,我们明白,不用解释了。我们都支持你,加油!”

    游竹笑鼓励道:“加油!”

    蹭吃怪:“有什么事尽管跟我们说,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宿舍顿时变得其乐融融起来,过了一会,游竹笑感觉时间差不多,拿起背包出门。

    蹭吃怪问道:“今晚不回来了?又出去通宵打游戏?”

    “嗯。”游竹笑眼神闪烁,语气复杂地说道:“今晚又要……跟附近的朋友聚会了。”

    ……

    ……

    玄京。

    「呐,我不可以,跟你去玩吗?」

    看着正在摇尾巴的白色大狗,蔡君妍无奈地摇摇头:「不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去的,自然也带不了沙琪玛你去。」

    「而且天灾信使就在聚会里,你不怕吗?」

    沙琪玛怂了怂狗头,「大家都喜欢我,他会不喜欢我吗?」

    自从沙琪玛熟练运用‘知心’符文后,蔡君妍经常带它去人多的地方散步,发现沙琪玛几乎可以聆听绝大多数人的心声,所有人看着沙琪玛这只憨憨呆萌的白毛大狗,几乎都会放开戒心。

    因此沙琪玛这些天特别喜欢逛街,对她来说外面简直是天堂,到处都是喜欢她的天使。在周围全都是舒适圈的情况下,沙琪玛便觉得主人口中的‘天灾信使’是不是不存在——怎么会存在不喜欢我的人呢?

    蔡君妍:「你还记得,你前几天遇到的那个想吃狗肉的大叔吗?」

    沙琪玛连连点头:「他好可怕,心里好脏,跟粑粑一样臭。」

    玄京里爱吃狗肉的人其实真不少,毕竟身处北方,狗肉又暖胃美味。也幸好有这样的人,蔡君妍也方便用来举例子:

    「天灾信使比那个大叔恐怖一万倍,」蔡君妍认真说道:「他不仅仅想杀掉你,还想杀掉其他所有所有的狗——你还想去见他吗?」

    沙琪玛被吓得呜咽一声,连连摇头:「好可怕,居然有人,由一万个粑粑组成!」

    虽然沙琪玛的理解跟自己的说法有些差距,不过蔡君妍也不在意,反正意思到了就好,队长又不可能跟沙琪玛见面,他永远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条狗这么看待他。

    蔡君妍回卧室躺下,心里思考今后的发展。

    因为沙琪玛这个‘狗型窃听器’的存在,蔡君妍已经放弃原先冲锋一线的计划。毕竟她不可能带着沙琪玛去行动,她也不希望暴露沙琪玛的存在。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自己能坐在办公室,然后带着沙琪玛一起上班,通过沙琪玛来掌控局势。若是能聆听到上司和手下的心声,蔡君妍相信自己必定能步步高升,而这条发展路线也更加安全。

    暗有奈瑟社增长实力,明有沙琪玛聆听心声,蔡君妍几乎能看见自己光明的未来。

    但要时刻调整心态,不能当沙琪玛是狗头军师,要当她是真正的家人……蔡君妍时常独自进行反省,她知道自己在利用沙琪玛,但她也是真心帮助沙琪玛,这是家人之间的互相帮助,她从来不掩饰这一点——她也掩饰不了。

    沙琪玛是蔡君妍的镜子,蔡君妍没法在镜子里隐藏自己的想法,她想当真小人都不行——沙琪玛对‘知心’符文的运用比她还敏锐,蔡君妍的心思一旦产生偏斜,沙琪玛会瞬间反馈出来表现得很伤心。

    以狗为镜,可以三省吾身。

    ……

    ……

    珠越,酒店。

    「今天下午怎么没在图书馆那边看见你?」

    面对希路达的询问,茶修顿了顿,说道:“下午去其他地方训练成就了。对了,你猜出紫欧奏真理银灯的发动条件了吗?”

    几乎是下意识地,茶修不想告诉希路达自己去猫咖了——去那种地方实在太丢人了,他都觉得自己不配活在蔚蓝澄净的世界里了。

    在大床上滚来滚去的希路达狐疑地看了一眼茶修,她自然是感觉到这个转折是何等的生硬。

    「肯定跟弓有关,你说了你是看见银灯师的弓,眼睛才会破开冒出蛇。但这只是其中一个条件,应该还有其他因素——不然你一开始看见银灯师的弓就该失明了。」

    茶修点点头,他也是这么认为的:“如果能在剿灭作战里遇见银灯师就好了,无论他们有什么诡异的真理银灯,我们直接用硬实力打垮他们就行……”

    「不要小看他们。」希路达少有的严肃起来:「战斗不是比大小,如果银灯师出其不意,你根本没有发挥硬实力的机会。地形、天气、盟友、敌人……能利用就全都要利用,每多一分情报,就多一分胜算。」

    跟茶修相比,希路达才是真正的超凡战斗大师。茶修也发现自己想茬了,「无光之盾」的无往不利让他心里隐隐有些膨胀,被希路达这么一说顿时清醒过来,点头说道:“明白。”

    茶修将裤袋里的东西掏出来准备躺上床,这时候他摸到一个令他有些意外的东西。迟疑片刻后,茶修拿起来对希路达问道:“要吃吗?”

    希路达抬起头,看见茶修手上拿着猫条——这是将海鲜食材混合而成的流质肉泥,猫咪可以舔着吃。

    「是吞拿鱼口味!」希路达忍不住流口水,最近铲屎官觉得她太重了,不仅猫粮喂少了,连零食都不怎么喂,她已经有18个小时没吃过零食了!

    看见希路达兴奋得摇起尾巴,茶修便撕开猫条喂她。希路达大快朵颐,女童音满是高兴:「茶修修你今天怎么这么好,买零食给我吃?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茶修心里有些复杂。

    这个猫条是他从猫咖买的,不过猫咖里的猫似乎吃腻了这些猫条,茶修喂了几条就没猫吃,所以他才带回来。

    看见希路达吃得这么高兴,茶修就感觉,自己仿佛是去风俗场所找小姐,小姐将恩客送的一大堆礼物里挑了一瓶洗面奶给茶修,茶修回来将洗面奶送给家里的黄面婆希路达,希路达因此又高兴又感动,表示你真关心我……

    等希路达吃完,茶修摸了摸希路达的猫头,说道:“时间到了,我们开始吧。”

    ……

    ……

    聊天群‘从零开始的地球生活’。

    克维奎:「@全体成员,时间到了,大家准备。」

章节目录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听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日并收藏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