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血反杀」!”

    随着希路达那张狂的声音在墓道里响起,正在冲锋的五名重甲枪兵像是撞到了一张无形的刀山剑海网,沉重的身躯被切成数块,四零八落地散落一地。

    但他们残肢的铠甲却是泛起紫色的微光,紫色符文如蛇般在铠甲上流动,最后甚至流出铠甲,化为锁链,追逐分离的身躯!

    失去的,就拿回来。

    倒下了,就站起来。

    刚刚被斩成数块的重甲枪兵,居然转瞬间就恢复如初,甚至冲锋速度不减!

    无言,无惧,无情,他们一达到攻击距离,就毫不留情地出手,紫色符文从他们手甲延伸到枪尖,凝聚黑雾灵能,化为突刺狂啸!

    一点紫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墓道之中,举着鸢盾的蔡君妍走在最前,主动迎向多道黑雾突刺。

    她无法闪避,也不能闪避——队友就在她身后,哪怕前方是万丈深渊,她也不能后退半步!

    而且这种可以观察的‘因果’,对她而言几乎没有任何压力可言!

    灵能攻击并非无形之物,当无形灵能化为有形能量的时候,它就会受到现实法则的制约,可以接触,可以阻挡,也可以……击溃!

    蔡君妍刹那间做出两个动作:盾牌一拍,长刀一斩。

    被盾牌拍到的黑雾突刺瞬间歪到一边,撞到旁边的另一道黑雾,双双偏离方向轰向墙壁,简直是两辆黑色轿车的车祸事件。

    而蔡君妍这一斩,简直像是搅屎棍一般连捅三道黑雾,被捅到的黑雾全部炸成烟花,如同屁股尾气般在空中消散。

    所有攻击,都被她完美击溃!

    站在蔡君妍后面的茶修微微点头,再一次深刻理解深蓝符文的优势之处。

    幽鬼现在的攻击力近乎是全队最低,哪怕是茶修也能凭借双流剑略胜她半筹,但她的防御能力同样冠绝全队,近乎无解!

    这就是深蓝符文‘反射’的威力——只要幽鬼她能做到,她就能做到!

    她会利用自己能利用的一切,哪怕是容错率低得无法想象的可能性,只要她能察觉到具体因果,那就是百分之百——假如她身处核爆中心,她有一个道具可以遏制住核爆,就算机会只有一瞬,她也必然能成功。

    幽鬼现在还没有任何主动伤害技能,甚至无法主动调动灵能——‘反射’、‘盲闪’都是被动符文——但她已经仅仅依靠物理接触,就能一人抵挡一队天魔士兵了。

    那当她掌握赤血系的破坏符文,岂不是能变成一个战场收割机器?

    茶修想到这里,忽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思考一个无聊问题。

    幽鬼掌握赤血符文,那当然会很强,但同理可得,猫女和竹仙若是能拥有深蓝符文,也一样无人能挡。

    从符文之语体系就可以看出,灵能者很难获取其他系的符文,而且每一枚符文都要花费大量心血才能获得,若是没有对应符文情报,更是要苦心测试无数遍。

    符文体系是很冰冷的体系,没有顿悟,没有天赋,只有努力。所有人都只能通过做相同的事,花费大量时间才能获得符文,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影响因素,无论你是总统还是平民,无论你是天才还是白痴,都要达成相同的成就。

    时间,就是灵能者受到的最大制约。

    若是身处末世危机之中,那自然是掌握全系符文,才能应对各种危险保证生存。

    但现在尚是太平盛世,而且小队模式的紧密联系,让他们无需孤军奋战。在这种时候,就变成各自钻研单系符文,不寄望于单打独斗,而是用团队的力量碾压一切,才是最优选择。

    这就像是古代人和现代人,古代人什么都要会做,掌握各项生存技能才能活下去;而现代人只需要掌握一项技能,就足以在社会立足。

    所谓的文明进步,就是让人类接受自己的缺陷,接受自己的弱点,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然后用自己的优势能力为集体贡献,从集体获利。

    而神灵,恰好与此背道而驰。

    茶修心里闪过许多念头的时候,战斗也已经进入尾声。

    枪鸣的每一声爆响,都意味着有一个天魔枪兵被竹仙射爆成碎块。幽鬼持盾推进,逼迫天魔枪兵往后退以获得最佳攻击距离,但天魔退后不了几步,他们的身体就被一根根血丝切成数块,陷入无尽的死亡轮回里。

    茶修后面的希路达脸色苍白,双手十指血肉模糊,但依旧不停隔空挥舞,在天魔身上制造出一根根血丝,布下绝望的血腥之网!

    这就是他们四人因地制宜的新战术,因为墓道过于窄小,仅容一人通行,而敌人又往往是具有超远距离攻击的枪兵,四人无法施展开来。

    但地利是双向的,墓道对天魔枪兵有利,同样也对他们有利:他们只需派幽鬼一人就能阻挡所有敌人,其他人可以安心在后面输出。

    竹仙自不必提,她有百分百命中的远程爆射,而希路达同样也能远程攻击,甚至更胜竹仙一筹——她的‘断水’、‘剑痕’符文可以制造出锋锐血痕!

    她创造的血痕可以持续一定时间不消散,要是战斗环境大一点几乎没有多大意义,天魔也不是傻子,会躲的,反而会多消耗自己的精神力。

    但在这种狭窄环境下,天魔避无可避,甚至只能在她的血网里战斗!

    不过等战斗结束后,茶修就马上握住希路达的双手,发动‘馈赠’往希路达注入大量生命力,刺激她的造血功能。

    希路达的这个战术是挺不错的,就是出血量比较大,而且还得一直出血,中途不能治疗。

    茶修一边治疗一边问道:“为什么你每次战斗都要喊‘丝血反杀’这句话?”

    希路达眨眨眼睛:“这是我技能的名字啊!你不知道吗?喊出技能名,可以有效增强技能的威力!”

    游竹笑十分赞同地点头:“没错没错,攻击时脑袋前倾,也能显著提高命中率。”

    那你们是不是双脚蹲在椅子上还能进入第二形态……蔡君妍心里暗暗吐槽两句,侧过头警戒墓道前方的踪影。

    茶修不置可否,他知道大声呼喊对战斗是真的有用,不仅可以有效分泌肾上腺素和调整呼吸,甚至能如同虎吼般震慑乃至吓死敌人,不少武术流派里就有‘大喝’的技巧。

    他问道:“那为什么是丝血反杀?”

    希路达理所当然地说道:“因为这名字很酷啊!跟我的技能也很贴切,一丝血反杀对面嘛!怎么样,你是不是觉得很好听?”

    茶修微微皱眉,闷声说道:“嗯。”

    “我取得名字,当然好听!”希路达嘴角上翘:“战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啊~?”

    茶修沉默片刻,清了清嗓子,温柔地轻声说道:

    “你的手摸起来好软,很舒服。”

    希路达满意地点点头,嘻嘻笑道:“下次可不能再说手了哦,不然我可不收货。”

    游竹笑和蔡君妍静静看着这一幕,心里已经波澜不惊。

    从第一场战斗结束之后,她们就发现今天的队长怪怪的,具体表现在他治疗猫女的时候,猫女忽然要求队长要赞美自己哪里好看,然后队长还真的用温柔的声音将猫女的好看之处赞美了一遍!

    简直就是打情骂俏!

    还是在坟墓里打情骂俏,太会玩了!

    不提游竹笑这个八卦少女,就连蔡君妍也大吃一惊——她没想到刚进入奈瑟社职场,就遇见一场职场恋爱!

    然而很快,她们就发现了些许端倪:除了猫女,队长治疗她们的时候,都会找各种细节表扬她们一下。

    这样连续几场战斗下来,再加上猫女每次都戏谑地调戏队长,她们很快便意识到,队长的符文能力很可能跟‘赞美’有关。

    “幽鬼,刚才那一刀,打得不错。”

    “竹仙,你刚才的弹药控制得很好,你只需要击溃可能的反扑,持续性攻击就靠其他人来输出。”

    虽然已经意识到这是队长的能力,但听到队长表扬自己,游竹笑和蔡君妍还是不禁喜上眉梢,感觉浑身都有劲,恨不得再来几波敌人。

    走着走着,游竹笑忽然问道:“你们知道程序员吗?”

    希路达说道:“你是说头发很少戴着眼镜穿着格子衣服的加班人群?”

    游竹笑挠挠头:“我也没说的那么过分啦……就是,我听说程序员公司里,有一个很特别的职位,专门为程序员设计的。”

    希路达有点好奇:“什么职位?”

    “就是,公司会请一个美女过来,每天都在工作室里闲逛,帮这个程序员添一杯咖啡,帮那个程序员按按肩膀,对程序员说‘你今天好帅哦’‘你今天的bug又少了’‘你的键盘声音好悦耳’之类的话,用于鼓舞程序员低落的心情,让他们打了鸡血一样努力工作。”

    “那个职位,就叫做美女鼓励师。”

    游竹笑的话说到一半,大家的视线就情不自禁看向队伍中央的唯一男性。

    就连蔡君妍也不例外——她发誓,这真的不是她的意愿,是‘反射’符文自动对竹仙那番话产生了反应!

    她没想到竹仙居然这么膨胀,拐弯抹角说队长是什么美女鼓励师,这也实在太……

    太形象生动了吧!?

    谁忍得住不看他一眼啊!

    “噗!——”

    希路达大力拍了几下茶修的屁股,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笑出来,眼睛眯成月牙,碧绿色的瞳孔里满是笑意,肩膀一耸一耸,甚至都快笑出泪了。

    茶修奇怪地看了一眼希路达,忽然轻笑一声:“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笑得这么开心,你要是能一直这样笑就好了。”

    希路达眨了眨眼睛,呆呆注视着茶修。

    但心里还没泛起一丝感动,希路达就看见茶修眼神里那深切的同情和怜惜,完全就是一副‘你真好看啊可惜你是个智障猫’的表情。

    草(物理),我希路达今天要是不把你这个种族歧视的废柴社交障碍游戏宅打成五香牛肉酱,老娘就跟你姓——

    轰!

    天花板一声爆响,猩红的长河剑芒铺天盖地而落!

    与之同时响起,还有一声幽怨疯狂的沙哑怒吼——

    “天!灾!信!使!”

    茶修抬起头回应道:“在。“

章节目录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听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日并收藏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