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个对猫发情的男生走在一起,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游竹笑万万想不到,她洗完澡就迅速下来提前退房,居然还会遇到茶修,而且茶修也是下来退房!

    本来游竹笑打算在酒店里参加完今晚的聚会后,就顺便在酒店住一晚,哪怕这只是一间连锁酒店,住宿环境也肯定比宿舍好——至少可以晚起床。

    她要是在宿舍住就肯定睡不了懒觉,首先学婊舍友会最早起床去图书馆,这是第一波噪音;

    然后白莲花每周末都肯定有活动,也会一大早起床洗澡化妆准备,这是第二波噪音;

    然后等8点55分后,蹭吃怪就会风风火火地起床去饭堂买半价早餐——饭堂在8点55分后所有卖剩的餐品都半价处理——等吃完早餐,蹭吃怪就会风风火火地回来继续睡回笼觉,这是第三波和第四波噪音。

    游竹笑每次在寒暑假养成一些熬夜迹象,一回学校就迅速被舍友们治好了。因此有这样在外过夜睡懒觉的机会,游竹笑自然不会拒绝。

    不过游竹笑在准备洗澡的时候,她忽然觉得还是宿舍好——

    至少发生什么事都有舍友陪着一起死啊!

    当游竹笑关上浴室门,她就担心外面房间里会不会有人偷偷进来;脱下衣服,她就担心镜子里会不会有鬼;洗头的时候闭上眼睛,她就感觉到莫名的恐惧,仿佛有人会在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偷偷闯进浴室,或者镜子里的自己会走出来……

    刹那间,从小到大看过的《惊声尖笑》、《猛鬼街》,以及上大学后被舍友拉着一起看的《咒怨》、《致命弯道》等等恐怖片的记忆如气泡般不停浮现,然后炸开,恐惧感瞬间填满游竹笑任何一丝思维空隙。

    因此她洗完澡就赶紧离开走人,舍友虽然吵,但可以镇邪啊!

    但为什么茶修也这么快走啊!

    他这么快的吗?

    下次一定要选其他酒店——两人心中都如此想到。

    走了约莫百米路,茶修一直沉默,游竹笑也没有跟陌生人聊天的经验——其实她倒是想跟茶修聊聊希路达,但当她发现茶修是异常性癖者后,顿时熄灭了这个念头。

    万一聊着聊着,茶修兴奋起来可怎么办?

    等等,他之前说自己跟希路达很熟,又请求自己不要将希路达绝育,再联想到他的怪异之处……

    一瞬间,游竹笑将所有线索都串联起来了!

    真相,只有一个!

    “那个……茶修,你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又或者艺术生?”

    “理科。”

    “你高中生物学得怎么样?”

    茶修想了想:“高考生物分我记得是88分,普普通通吧。”

    游竹笑犹犹豫豫地说道:“那你应该知道,不同种族之间存在种族隔离吧?”

    “嗯,其实并不绝对,”茶修认真说道:“同科动物是存在交配可能,例如狮子和老虎交配出来的狮虎兽,马与驴交配出来的骡子……”

    “但至少,猫科动物只能跟其他猫科动物交配生孩子吧?”游竹笑语气飘忽地说道:“其他科的动物,不可能打破种族隔离让猫科动物生孩子的哦~”

    茶修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你跟我说这个是怎么了’,还是‘就算我不能让猫咪怀孕又怎么了’?……游竹笑感觉脑袋有点疼,决定放弃修正茶修的性癖,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幸,和每个人的幸福,谁能说自己的不幸不会是幸福呢?

    她看了一眼茶修的背包,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是不是灵能者啊?”

    茶修眨眨眼睛,心里微微有些诧异。

    刚才游竹笑心事重重的时候,茶修以为是要聊什么重要事,结果是聊生物学;现在她一脸轻松随意,却反而问起灵能者这种机密话题。

    “是啊。”茶修毫无迟疑地点点头。

    “我就知道。”游竹笑嘻嘻一笑:“我们第一次遇见天……遇见那个怪物的时候,我就注意到怪物的手臂忽然断掉了,那时候怪物正在准备打你,然后你绝处逢生觉醒符文了?”

    虽然结论是对的,但过程错了。弄断天魔手臂的,是当时游竹笑背包里的希路达,茶修那天全程躺赢。

    不过这的确是一个极好的借口,因此茶修也不否认,说道:“不要透露出去,我只是觉醒了一个很弱小的能力。”

    “我懂我懂,”游竹笑非常理解:“现在认识我的人看见我就要我表演一下,例如将笔变没啊,将老师变走啊,将wifi变快啊……我只是一个灵能者,又不是魔术师!”

    游竹笑完全可以理解这种低调的心态,她如果不是在众目睽睽下暴露了超能力,不然肯定也会低调行事避人耳目,顶多将超能力的事告诉爸妈朋友,平时自己就偷着玩乐。

    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哪里会想着用超能力去做什么大事啊!

    游竹笑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我妈妈说,灵能者最好还是小心点,现在有很多针对灵能者犯罪的不法歹徒,平时最好就待在学校里,夜晚不要单独行动不要去没人的地方。”

    既然茶修也是灵能者,说不定也会被天魔刺客刺杀,还是提醒他一下吧,不过只能委屈一下提供情报的‘猫女’前辈当一下我妈妈了。

    茶修点点头表示明白,他看见路边一家全家便利店,问道:“我想买瓶水,你有什么想喝的吗?”

    “维他柠檬茶吧。”本来也想进去买东西的游竹笑,听到这样问便停在外面,等茶修买完饮料出来。

    等茶修出来,游竹笑忽然发出一句灵魂拷问:“茶修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茶修表情平静,将一瓶柠檬茶递给她。

    “不打算找吗?哦对,你是理科……”游竹笑理解了:“我参加的话剧部有好多漂亮女孩,你要不要入社寻找一下爱情?话剧社里有演员部、编导部、后勤部和摄像部,总有一个部门适合你!”

    “我不喜欢演戏,也没有女生会喜欢我。”

    “不要这么悲观嘛,你其实外表不错,努力一下还是有机会的!”

    茶修看了一眼游竹笑,摇摇头:“但我不想努力。”

    游竹笑眨眨眼睛,扫视一眼茶修和他的背包,问道:“你只想被……倒追?”

    “我也不想被倒追。”茶修眯起眼睛,沉吟片刻后说道:“非要说的话,我追求的是水到渠成的恋情,不需要试探,不会是负担,没有主动追求的一方,也没有被动选择的一方。像追求这类带着一丝强求意味的行为,我不太喜欢。”

    “但你不主动,你怎么指望女生能发现你的好呢?”

    茶修拉住游竹笑的手臂,等公路红灯:“如果觉得我哪里好,她自然会在日常交流里发现;如果发现不了,那就说明我没有她需要的‘好’。”

    游竹笑切了一声:“说到底不就是想等缘分到嘛,你这种思维是最容易自杀性单身的。”

    说到恋爱话题,游竹笑就不困了,甚至还能变身成恋爱商谈大师——不知道为什么,单身solo19年的她,经常会被朋友咨询恋爱问题。

    茶修耸耸肩,也不否认。转世169次,他几乎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堪称五千年传奇级童贞,也跟他这种思维有关——不过更多情况是环境不允许,毕竟他又是奴隶,又是从军,又是绿林好汉,又是起义造反,几乎都是掉脑袋的买卖,哪有成亲的机会。

    而且他是《地球》玩家,完全不需要传宗接代——传宗接代对玩家来说是一件很搞笑的事,许多玩家刚开始的时候也留下过后代,结果后代死绝的速度比他们转世的速度还快。

    他也不会被体内的荷尔蒙影响——玩家可以屏蔽感官激素对自己神智的影响,为了更有效率地游玩地球,茶修几乎不会产生任何交配欲望。

    话说回来,在穿越到《地球》里后,屏蔽机制已经失去效果,茶修有时候瞄到舍友袁方发的涩图,心里也会蠢蠢欲动。

    是时候将解决欲望这件事摆上日程了,不能让欲望降低自己的效率。

    茶修忽然有点羡慕希路达——希路达想绝育,只需要去宠物医院一趟,回来休息个四五天就可以了。

    人类就不行了,麻烦很多,唉。

    游竹笑兴致勃勃地问道:“那你就没遇见过令你心动的人吗?”

    “什么是心动?”茶修反问道。

    茶修虽然并不否认爱情的存在,甚至他自己就见证过许多可歌可泣的爱情,但他始终都不曾加入过这场游戏里,也无法理解所谓的心动。

    游竹笑皱起眉头想了好一会,感觉很难跟茶修解释。她忽然看见茶修拿着的可口可乐,便抢过来晃了两下,然后扭开盖子:“你心动的时候,就会像这瓶可乐一样,一下被拧开,噗嗤啪,滋啦,滋啦,全身都冒着幸福的亮晶晶小泡泡。”

    说完游竹笑还喝了一口,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嘻嘻笑道:“而且还会觉得很甜。”

    茶修沉默片刻,说道:“这瓶可乐我已经喝过了。”

    “啊?”游竹笑懵了一下。

    “算了,我原谅你。”茶修拿回可乐,宣示主权般喝了一口,随意说道:“不用客气。”

    游竹笑感觉自己的心情也像那瓶可乐一样,噗嗤啪,滋啦滋啦,冒出许多不爽的小泡泡……哼,区区一只对猫发情的茶修,也敢这么嚣张!

    说着说着,他们两人已经到达校门口,夜晚校门口就会关上大门只留下小门,学生要出示学生证才能通过,以保证校园安全。

    游竹笑给保安大叔看了一眼学生证,茶修摸了摸口袋,哎了一声:“我学生证呢?”

    说着他将书包放下来,拉开拉链,似乎是打算搜索书包里的夹层。

    游竹笑忍不住看过去,心里产生莫名的期待。

    茶修究竟是对哪一只猫发情呢,蓝短?狸花?不对,他这么喜欢希路达,莫非橘猫才是他的真命天女……?

    “找到了。”茶修将学生卡递给保安大叔,保安大叔点点头:“下次不要这么晚回来了,外面不安全。”

    游竹笑傻愣愣地看着茶修放在地上,夹层大开的背包,左看看右看看,茶修提起书包笑问:“怎么了?”

    “你书包……好像没什么东西啊!”

    “嗯,我就只带了一点换洗衣物。”茶修拍了拍书包,将书包拍的扁扁的,显然里面没什么东西:“你觉得我书包里会有什么?”

    “没什么。”游竹笑眨眨眼睛,装作若无其事地大步向前:“快走吧,快到门禁时间了!”

    茶修嗯了一声跟游竹笑并肩前行:“路上有几段路没路灯,我送你回麒麟区。”

    游竹笑用眼角余光观察茶修的背包,不得不承认他的书包真的没有藏猫。

    难道我错怪他了?

    那我在酒店里听到的喵叫声,是哪里来的?

    想到这一点,游竹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发誓下一次再也不去那间酒店了。

    ……

    就在游竹笑他们的前一百米。

    一只肥橘猫从树丛里窜出来,一路小碎步快速跑向学生宿舍。

    刚才茶修去便利店买饮料的时候,就将希路达放出来,让她先一步跑回宿舍,这样才能完全杜绝有种游竹笑的怀疑。

    一路上都很顺利,唯一的问题就是……

    ‘我是不是真的变胖了?’

    希路达走几步就坐下来休息一下,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明天开始锻炼,不能老是玩手机了!

    再这样下去,尾巴毛沾屎可能都擦不干净,会被茶修笑死的!

    ……

    与此同时,在玄京的某个地方,也有一只动物要开始锻炼。

    蔡君妍摸着沙琪玛白色的狗头,在心里默默说道:「听明白了吗?沙琪玛,你现在已经不是普通的狗了,不能再无所事事,要学会掌握更多的力量。」

    然后她的‘知心’符文就对沙琪玛触发了,获知了沙琪玛的心中所想:「我不是狗?」

    蔡君妍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但你跟我一样,拥有了神奇的力量。」

    沙琪玛伸出舌头发出‘哈弗哈弗’的声音:「我是人?」

    蔡君妍再次摇头「不,你是狗,但我们是拥有相同力量的一家人……」

    沙琪玛疑惑地看着主人,摇了摇尾巴:「我不是人,你是狗?」

章节目录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听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日并收藏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