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座失落的圣地不太可能是假的。”兰斯洛茨说道:“毕竟,在几百年之前,就已经有了关于圣地的传说,而且根据你们所言,那圣地的建筑成本极大,没有必要进行假冒。”

    苏锐轻轻地皱着眉头,说道:“可是我现在觉得,那里好像一切都是圈套。”

    塞巴斯蒂安科摇了摇头:“莱诺的身份现在尚无从考证,但是,凯斯帝林的转变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必须要遏制这种趋势才行。”

    他的声音之中带着警惕,也带着遗憾。

    “一个人的转变从来都不是突然的,他一定是经过了长期的积累与压抑。”苏锐也轻轻地叹了一声,说道:“而凯斯帝林一直都不是一个在遇到了困难之后喜欢向别人求助的人,也许,当他表现出这种向黑暗转变的特质之时,一切都已经无法扭转了。”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想起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眉头皱得不禁更深了一些:“那么,凯斯帝林这种转变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也许是为了……”兰斯洛茨的语气已经低沉了下去,欲言又止。

    …………

    苏锐又休整了两天,然后才收到了歌思琳的消息。

    她说自己要去一个地方,不会有任何的危险,让苏锐放心,不用等她。

    环绕在亚特兰蒂斯和凯斯帝林兄妹身上的谜团似乎越来越多。

    但是,苏锐相信,这兄妹两个的本性都是纯粹和善良的,无论事情怎样转变,无论生活怎样艰难,都不会改变他们人性的底色。

    “你们的意思是,那个黑衣人,极有可能是他们兄妹两个的父亲?”苏锐在接到了歌思琳的信息之后,便立刻去找兰斯洛茨和塞巴斯蒂安科,结果却得到了这样的推断。

    “没错,正是如此。”这两位黄金家族的大佬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复杂。

    其实,这个推断,他们在两天之前就已经做出来了,只是并不确定最终的答案是怎样的。

    “其实你们早就猜到了,是不是?”苏锐回想了一下,说道:“那天我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了你们的欲言又止。”

    闻言,兰斯洛茨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我们并不确定,因为在我们看来,那个人已经死了,死了二十年。”

    那个人,是他们的兄弟,也是凯斯帝林与歌思琳的父亲。

    塞巴斯蒂安科接着说道:“他是亚特兰蒂斯历史上最耀眼的流星。”

    “流星?”苏锐皱着眉头:“也就是说,曾经耀眼过,但只是持续了一瞬间?”

    “是一个超级天才和超级废材的结合。”兰斯洛茨接着说道:“当然,废柴并非他所愿,只是内外因的共同影响罢了。”

    关于具体的原因,他们并没有明说。

    “最关键的是,他应该死了才对,当时很多证据都指向了这一点。”塞巴斯蒂安科说道:“其实,也正是为了补偿他们这一脉,柯蒂斯族长才把凯斯帝林早早的立为了第一顺位继承人,如果不是兰斯洛茨后来争了一争,那么在继承人的事情上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变故。”

    不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

    ,执法队长似乎忘记了,之前的科莫伦多可给整个家族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差点让亚特兰蒂斯这艘巨舰沉没。

    苏锐说道:“那么,你们家族史上的那个超级天才,这一次,回来了?”

    回想着自己被那一片浓稠乌云所包裹着的情形,苏锐还心有余悸呢。

    自己被毫无还手之力的打入海中,而且还是在实力暴涨之后……这真的是细思极恐了。

    每每在实力上涨之后,苏锐都会被人当头棒喝,他几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悲催的节奏感了。

    “我这次并没有见到他,通过你的描述,我也只能认为有百分之七十的概率是他。”塞巴斯蒂安科说道:“否则的话,凯斯帝林兄妹两个或许就不会是这样的态度了。”

    苏锐闻言,点了点头,他想起了歌思琳当时所说的那句话——“我已经等了你二十年了。”

    也许,这句话能说明很多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像是想到了什么极为危险的事情,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歌思琳不会走上和凯斯帝林同样的道路吧?”

    苏锐这种推断绝对不是无理而为之,因为他并不知道凯斯帝林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转变来,所以歌思琳也完全有可能走上这么一条路!

    这个推断,简直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绝对不会。”兰斯洛茨说道:“我太了解歌思琳这个孩子了。”

    “可你当初也挺了解凯斯帝林的。”苏锐毫不客气地说道。

    兰斯洛茨的脸上出现了几道黑线。

    “我也不能完全地排除这种可能。”塞巴斯蒂安科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苏锐的话,语带严肃地说道:“我会亲自监控这件事情,我们密切保持联系。”

    这句话是对苏锐说的。

    后者点了点头,伸出手:“队长先生,多谢。”

    这一次,两人在乞力马扎罗山脉之中并肩作战,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隔阂了,以往的仇怨也彻底的消失不见。

    塞巴斯蒂安科看着苏锐的手,摇头笑了一下:“你是我最欣赏的年轻人了。”

    说完,他伸出手去,和苏锐的手握在了一起。

    兰斯洛茨脑门上的黑线又多了几根,哼了一声,走了出去。

    …………

    苏锐没有选择等待凯斯帝林和歌思琳归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之路,在人生的岔路口,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苏锐如是,歌思琳亦如是。

    苏锐开着车,纯子坐在副驾上,她一边看着外面的风景,一边来了一句:“在车上没有在游艇上有感觉。”

    “咳咳……”苏锐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我明明是在很正经的开车,结果你这么一说,直接把车门给焊死了。”

    “反正都是开车,正经不正经又有什么关系。”纯子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皮裤,衣物和身材的曲线很完美的贴合在一起,这一身打扮的诱惑力可丝毫不弱于白色的比基尼。

    “咳咳,你别暗示我了,那两天消耗太大了,我到现在都还没恢复过来。”苏锐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了,有件事

    情我得问你一下……”

    他现在回想,觉得那天在游艇上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嗯……以自己的定力,哪怕传承之血导致他阳刚之气极为旺盛,但是也完全不至于陷入被玉望掌控身体的状态之中,在把每一个细节都分析了几遍之后,苏锐想到了那瓶水。

    这让他忍不住地打了个激灵。

    “什么问题?”迎着苏锐的目光,纯子莫名的有些心虚,只能把眼神瞟向窗外,装出镇定的模样。

    “那瓶水有问题吧?”苏锐问道。

    忽然间,他有点郁闷,自己真的在这瓶水上被接二连三的绊倒了——虽然最终结果都还不错,可是这过程却是一言难尽啊。

    “咳咳,什么水?”纯子也咳嗽了两声。

    “好了,我知道答案了。”苏锐没好气地说道:“还债就还债,至于这样吗?我像是在美色面前定力很坚定的人吗?”

    纯子“噗”地一声笑出来。

    苏锐也自嘲的笑了笑:“好了,我就不得了便宜还卖乖了,至少,实力增长很多,不是吗?”

    苏锐这句话确实是有些臭不要脸了,纯子可是天才神忍,如果这消息传出去的话,她绝对会立刻成为东洋所有忍者和武士的女神!

    “你猜猜那个黑影把凯斯帝林兄妹两个带到哪里去了?”纯子问道。

    “这好像有点难度。”苏锐回想了一下当时见面的过程,于是说道:“难道是海底?”

    “不好说,毕竟这些人不能以常理来揣度,既然他们能够在乞力马扎罗的深山中凿出一座恢弘的地下宫殿来,那么未必不可以在公海的海底造出一座城。”纯子说出了她的判断。

    “你说的没错。”苏锐点了点头,在见识到了那一座失落的圣地之后,他便觉得这世界上的事情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毕竟,能够造出这么一座宫殿来,就已经近乎于神迹了。

    苏锐回想了一下当时那一片公海的坐标,暗暗牢记在心里。

    “有机会的话,我们重新去那一座失落圣地探一探情况。”纯子说道:“毕竟……假的真不了。”

    “好一句‘假的真不了’。”苏锐赞了一声,纯子的这句话让他莫名的觉得压力少了很多。

    说完这句话,他就是一个急刹车。

    纯子幸亏系了安全带,否则的话,脑门估计已经磕在中控台上了。

    因为,在前方,一个身影突兀的出现。

    他个头高挑,身姿挺拔,穿着一身军装,但是一只袖管却空空荡荡。

    这正是在西拉峰的雪线之下、与苏锐并肩作战的地狱少将,蓝英伦!

    在蓝英伦的身边,还站着两个身穿军装的男人,他们手中的长刀已经出鞘了!

    那闪着寒芒的刀锋,似乎裹挟着无穷的杀气!

    “这情况有点不太对劲啊。”苏锐眯了眯眼睛,立刻开门下车。

    蓝英伦看着苏锐,那硬朗英俊的面容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这一次,奉命前来,刀兵相见。”

    ——————

    ps:年三十,祝大家红红火火!新年万事顺意!

章节目录

最强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烈焰滔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烈焰滔滔并收藏最强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