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不择手段要林阡死,就有人不顾一切要林阡活。

    “主公小心!”“师父回来!”每次林阡入魔,他们都保驾护航,不因别的,林楚江和林阡父子曾对他们生死不弃。

    下一刻,金军反伏击圈中刀兵齐出,正对着一涌而上的强敌开战,宋军岂不畏死,决然与子偕行!猝然之间箭矢对攻,密如蝗集遮天蔽日,辜听弦、华一方、柳闻因接二连三被阻,却哪个都在竭尽所能地杀出一条血路靠近林阡。

    要他入魔的推力和抗力,要他回头的阻力和拉力,同时排山倒海地压向林阡的双肩,在他彻底入魔的关头,曾令他停顿了一刹,便是那一刹之间,好像呼吸没有了,心跳停止了,画面平静了?

    唯有一丝螺旋并进的梵音和悲咒,暗潜在那支对准他太阳穴的箭矢中——追魂夺命,来自战狼。

    冷笑一声,那暗箭在世人眼中再如何神速,到他林阡视野都被无限放慢,慢得羸弱,不堪一击,纵使他再怎样头疼欲裂,也只需抬手轻轻一拨。

    那刀锋冷得人不敢看,煞气却白热而凶悍,霎时,死亡威慑以林阡所在为圆心往四面八方数丈开外发散,经久不衰,无人幸免。荡涤而来的剧烈气流,不仅教攻向他去的箭矢瞬间四分五裂,更令战狼感觉到一股强大斥力极速旋回,还未打在身上,脚先自觉向后。

    “上次见到这种力量,还是在山东的摩天岭……”上次这道力量的宿主,一句“逆天”吼出,年轻气盛的战狼险些死无全尸……

    不对,那是上上次了,上次,是去年四月掀天匿地阵结束时,战狼虽然远在淮南,也感应到了同样的力量出现在陇陕,那是足以徒手破阵的魔态渊声才拥有!

    而如今,林阡也有,是否可以说明,战狼成功推动林阡入魔?!

    欣喜若狂,总算成功了,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

    这段时间太多人对他提出相反意见了,可是他们口口声声“不能专杀林阡”拿得出什么理据?怕死而已。

    “汝等都该听我,别怕等、怕输、怕死。”他劝曹王别听仆散揆时,用了那个走泥泞万万不能回头的典故,他劝凌大杰稍安勿躁时则说:“若在雪地中埋上带有羊血的尖刀,饥饿的野狼将主动往刀口上舔,刀锋势必会划破狼的血管,在它舔血的过程中将它体内的血放空,猎人除了埋刀之外缚狼不费吹灰之力。大杰,你想要林阡死,这是最好的策略。”

    他真是费尽了心力才凑对了羊血,在玉紫烟撞到饮恨刀尖的那一刻,他也如愿以偿让林阡一头扎在了他锋刃上,把林阡躯壳里那个刀口舔血的隐性撞得喷发,一发不可收。紧接着这一路追过来,林阡几乎没用脑子想金军有埋伏,忘乎所以地一边狂吼“放下娘亲!我来救她!”一边把挡路的连消带打顺便把潜伏的也连根拔起。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避我者生挡我者死,只因他一门心思要以手中双刀去逆转那时光倒流,然而嗜血战魔一怒,战地万里血飘,没过多久,他的血就和金军的血一起流空了……

    “林阡如果为杀你而追出,正中下怀,但如果他看出我军变化,选择按兵不动,则这一战很可能不了了之。”此刻林阡追出来,是战狼的正中下怀:待到林阡血流空,由我战狼来狩猎——远程一箭,正是收竿。

    谁料,这第一箭却被林阡易如反掌地驳回,非逼着战狼立刻酝酿起第二箭……

    被林阡反击得不自觉退后一步之际,战狼忽然回想起战前林陌对他所说,“我不会让他按兵不动。”说的时候,林陌目光灼热,语带铿锵,似是决定了就算用尽残忍手段也会把林阡诱得非追出来杀他不可。但那时战狼就想对林陌摇头:川宇,林阡不会为了杀你而追出的,正常状态下他是个有底线的人。所以,必须由我战狼来添一笔。

    好在,玉紫烟近身有我安插的她绝对信任的细作,在她面前极力夸大了林阡的危险,激得她失去理智匆忙冲向林阡的伏击圈去报信,却一定会被林阡的人当作哨骑或奸细或先锋射死,如此,前去索要尸体的你林陌占理,必将诱得林阡为了求你原谅而追出。母亲因己而死,叠加在妻子因己失踪之上,林阡入魔的可能性太大,你林陌的态度也是个天然的催化。

    天助我也!最后的结局竟是他林阡亲手杀了玉紫烟,而你,也意外地因为母亲惨死饮恨刀下而丧失了目光里对故国的唯一一缕迷惘,好啊,快意得很!这些全是我战狼最想要看见的,没想到因为一场沙场厮拼就无心插柳,“林阡完全入魔”和“林陌彻底叛宋”两件事,居然被玉紫烟一个人的死同时提前……

    柳成荫——经此一役,林陌不可能再回头,而是将怒极与南宋武林成仇、同寥寥无几的故友永远诀别;而林阡,为了夺回玉紫烟尸体而失心追出,沿途杀戮无数,终成灭世狂魔!

    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悲歌未彻;

    双刀弑母,山天齐哭,血染征衣,盛名终误!

    不过,我真的完全成功了吗……战狼从快意中陡然惊醒,才发现退后一步都不够——林阡一刀反打回来的这一箭,到他面前时明明已百步开外竟还像面对面的速力,他小觑了!缓过神时,右肩震痛,整条手臂都蓦地没有知觉,还怎么向魔态林阡追发夺命第二箭!

    林阡这轻松的一刀似在宣告:陇上霜色刀,断得匈奴臂!

    “逼林阡入魔、将他杀死……这策略,从毒蛇,到王爷,到你,全都想试,结果呢,逼成功了,却杀不死!几次三番都如此!”全被凌大杰那乌鸦嘴说中,林阡确实是成功入魔了,俨然是这辈子都醒不来、如战狼所愿变成又一个渊声了……可是,这么好的机会,他,大金第一的战狼,竟没能杀得死林阡这穷途末路的孤魂野鬼!

    倒吸一口凉气,以后,会越来越难杀,结果则必然是历史重演,由林阡造出和渊声当年如出一辙的烂摊子——什么“没有十成把握”?两成都没有!难道又要功亏一篑、弄巧成拙!?

    “怎会……”战狼望着那玄衣战鬼染血双刃,屠戮时居然还存一股卓绝风姿,心中一抖,正邪、清浊、道魔,段炼你自己都说可以互融、没必要分那么清楚……可你为什么就是不承认他是主公,现在这一幕难道就是你逆天而行的报应?!天命也许根本从没变,只是你自己没算准而已!

    可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林阡那双饮恨战刀,没入魔前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入魔后直接就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所过皆斩,所到尽诛!遽然,他们所在的这个空间喧嚷得到处是血肉、断肢、脏腑相互冲突,却同时也静谧地万籁俱死、任由那死神一双魔刀轻易就将天色涂改成火烧之烬的鲜红……

    唯有落叶敢发声,万叶千声皆是恨。

    去年此时,十万金军铁骑出陇,此战之后,西线团圆几家几户。

    “不对,我绝不能动摇!”视线微移,瞥见同样命格的白衣胜雪,战狼方才找回一丝心安,“绝不能放弃……”接近成功时最容易失败是因为最难,克服万难坚持到底我一定行——还有林陌在,必然有方略!

    是的,只要林阡还在我军包围圈一刻,那就还有一刻的斩魔机会。

    战狼想到的那一刻,林陌便已经在实现,只见他抱着玉紫烟的尸体步步逼近林阡:“你不是要娘吗,那你复活她啊!说得出,做不到!几时见你救人,你一直在杀人!”

    而林阡很明显还有良知,原还目光如火、霸气激战,一旦得见所求,呼吸变得粗重,眼中满是血泪,武斗愈发心不在焉。每瞥见满身是血的玉紫烟一眼,他状态就每虚弱一分,时不时更吼啸几声,凄清,哀绝。他动作慢好几成下来之后,众人才可看出他身上到底染了多少血,敌人的,自己的,母亲的……

    “杀死这六亲不认魔鬼!”同仇敌忾的万箭千刀,猛然都鼓足了勇气,主动紧随于驸马之后,向着那孤立无援的恶魔围剿——

    “机会……”战狼拼力以左手挽弓,妄图对林阡趁虚而射,然而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忽然听到东南方向战鼓声震天,一惊罢手,循声而看,一路意想不到的兵马正朝此地来势汹汹,好像是正巧要来这里打破金军包围、不教战狼关乎战场的计谋得逞的……怎么?棋局胶着这么久了,宋军还有暗藏的灵活机动精锐?而如果是外援,能逃过我战狼情报网的,必然是从出发点开始就如水入沙地般不见,直到这终点才聚拢现形声势壮观!那么这支精锐,组织力和行动力,都不输给、甚至胜过林阡麾下的多数兵马了!

    这支精锐,为首的少女一马当先应是主将,作为打破平衡的外力,一入阵就助辜听弦杀近了一层。她武功当然没辜听弦强,充其量不过是个辅助,然而不同于辜听弦横冲直撞时偶尔还被流矢所伤,金军的箭竟没一根近得了她的身,是因为身形灵活,还是有其它什么玄妙?

    越临越近,豁然开朗,那少女柳眉凤目,一杆枪轻灵如雪,正是先前在楚州帮毕再遇抗击胡沙虎的杨妙真,“是她……”战狼蹙眉,同时恍然,他记得杨妙真有个“天命危金”的批语,若干年前他也算过,她命格确实不假,战局中的玄妙大抵就是因此,看她随意组建的一支兵马就有如此强的实力,他自然更不怀疑她的本事了……又想,这“天命危金”的杨妙真,喊的是林阡师父而不是林陌,是否可以证明林阡才独一无二……战狼你在想什么!无论如何林阡现在已是邪魔!!

    一惊而醒,杨妙真“火树银花”配辜听弦“入战图”大放异彩,师兄妹俩左刀右枪默契合作,大气磅礴又灿然生辉。一个英姿飒爽,一个丰神俊朗,枪法百变刀法豪迈,千军万马也是毫不畏惧地闯过,一旦二人和林阡背后相托,便宣告他们的师父化险为夷。

    “原来如此……”战狼意识到,杨妙真及其后援就是柏轻舟关于战局的后招,战前,轻舟对林阡曾如是说:“如果战狼以反伏击圈来诱杀主公,极有可能用尽龌龊手段使林陌后撤并困住主公,若然如此,则我便祭出妙真这颗意想不到棋子,打破包围并持续威胁战狼——妙真在陇陕行动自由可以做任何事,比如帮郭子建守定西、使其定西军能分兵出击战狼空虚,看战狼还敢不敢把移剌蒲阿调上前线。”

    好一个高瞻远瞩的柏轻舟,棋盘拉伸,我追不上你,然而棋盘碎裂,你可算得准我——林阡已疯,谁还管这次沙场争锋!?

    实则柏轻舟也已不顾危险到了阵前,只是这一次再也无法靠近风云凌乱的漩涡中心,唯能远远看着忽而清晰忽而模糊的林阡身影为他揪心,沧海横流,她真恨啊:“我太过重视与战狼的沙场博弈,没算到战狼的暗处阴谋还在继续……我看不出,主公的杀气腾腾才是真、泰然自若才是伪装……”怎能不恨,她为了主公殚精竭虑,结果却还是漏算了主公,把压力都给了主公——

    这些天她帮主公打这么狠,都是为了击垮金军斗志,她想,这既对战事有利,也能强迫他们归还主母。她知道,不示强金军不可能归还,但是任何事都有限度,太强当然也会适得其反。她想着主公即使没问,我也会给主公把住这个强度的关,没想到,主公的精神状态不足以支撑他的强度!她高估了主公心态、以为劝主公“主母还活着”就高枕无忧,不料现如今没救得成主母还葬送了主公自身!

    如今,妙真这后招不得已变成后路,战后轻舟还不得不费尽心思地规募,在把主公救回来之后到底要怎样做才能对宋军伤害最小?却就在那时听得数声激响,原是金军有精锐奋起直追,强行把杨妙真和辜听弦打散,乱流更在一息之间就将林阡迫到了战地最远,山林一隅,高处,险处,绝处……一时间,雷电交加,风吹雨扫,不知是否林阡从天上引来自残的,但它们无一例外都被他一刀刀转接给了强迫他的人,人?蝼蚁,整个兵阵就像过电般一个亮闪全部烧焦,尽管如此下一刻又有更多的蝼蚁上去填充,昏天暗地里,飘摇火把中,林阡始终毫无意识怀刃浴血,众人忽然全都发现后续的风云雷电都是他林阡给打出来的……

    陡然间,林阡好像愣了一愣,就像当初的渊声一样,常常有正常状态昙花一现。“杀了他!”金军里眼疾手快的立刻喊。

    轻舟关心则乱,一颗心险些冲到嗓子眼,焦急且高声地下令:“万不可教主公落单!”

    当然不可!“谁敢动他!”杨妙真双眸里透出的全是倔强与愤怒,纵然此刻只剩她独身闯阵,也要驾驭枣红马朝林阡奋不顾身。一枪挑倒三个拦路金兵的同时杨妙真弃马而去火器连发,流光溢彩中再次抢站到了林阡身边与他并肩拒敌:“师父……”

    就在那时她忽然发现,师父确实好像抓回了一丝神智……

    “我已成魔,快杀了我……”林阡转过身来,始料未及地,竟凄厉低声对她恳求。

    “什么!”妙真一愕,险些没能站稳。

    “杀了我!来不及了——”林阡大怒下令,眼神开始变化。没错,饮恨刀“生生不息”的最高境界和走火入魔之间的那个度,因为玉紫烟的死被掩埋、消失了,林阡是真的就要彻底入魔,变作渊声之后又一个灭世者。林阡想过,若然如此,那就扼杀于萌芽好了!却没料到,这一天那么快就到了……

    这短短一瞬的沟通困难,实在是灭口的大好机会,战狼趁妙真对身后两剑应接不暇,陡然又一次对着半魔的林阡弯弓搭箭。孰料蓄势将发之际,蓦地发现林阡身侧不知何时又多了个女子,身形轮廓令他无比熟稔,眼花吗?怎是云泉剑、段亦心,那个自称是我和师妹女儿的林阡的女人,她不是应该离开了陇陕战场吗,难道说……

    和柏轻舟、何慧如、杨妙真、柳闻因、西海龙这些远远近近都在这一战的女子们一样,段亦心她为了救这个失心疯的林阡也是一样的不顾性命、毫不犹豫直接就由暗转明弃身锋刃端,然而她为什么在这里!?

    为什么在这里,与你战狼何干。

    眼神一厉,依然绝情,不过战狼这原本可以给林阡造成万箭穿心伤害的一箭,就因为看到段亦心的到来而还是打偏了稍许。不过毋庸置疑的是,虽不在要害,力道也足以教林阡暴死——

    那一箭猝然飞袭而去,蕴含的巨力几乎将箭身燃起,彗星般掠过千军万马,精准无误砸落到他唯一的靶子,轰一声强光中可见到林阡身体几乎爆裂,尚不知震伤了段亦心几许,飓风便将林段二人一起掀翻继而栽下了山野。为何感觉林阡还在?因为一瞬之后这漫天遍地全都飘荡着被这一箭倾轧出来的林阡的血,每个人身上都能泼洒、溅落、滴到一些……

    “师父!?”妙真噙泪扑到崖边,这地段并不算十分陡峭,怎生翻到了林间就无影无踪,她委实怕,师父会不会粉身碎骨?师父他,竟作为一个恶魔被战狼这个降魔者杀了?!

    “主公……”轻舟怎会不怕!然而才刚惨呼出声,就眼前一黑昏倒在地。慧如回神当即将她抱起,却见她面无血色气若游丝,怎么呼唤她都不醒,一惊色变:“军师!?”

    “林阡哥哥!”柳闻因虽然一直被拦截在几层之外,却趁着这兵流停滞的间隙骤然杀出,银枪白马毫不犹豫朝林阡消失的方向去寻。

    然而,注定了又一次音讯全无——但他们是眼睁睁望着林阡胸口中箭!发箭的是战狼,一出手就能引发天崩地裂,而林阡,本来就已经油尽灯枯奄奄一息……

    事实也证明,事发地点掘地三尺都只是各种深浅的血腥,没有尸体,连骨头都不剩!战狼的力道,向来都能把人打成这样的灰飞烟灭。

    接下来的各大战区,都是一样的天阴雨湿、连日不开。

    激战不了了之,命途一溃千里,当林陌为报母仇奋发伐宋,本就已注定是金军转机,林阡弑母、成魔、暴死的三部曲将宋军末日也一锤定音……

    “林阡暴死”之说,实在听得凌大杰等人心花怒放,但思前想后总觉得还有些郁闷:“不是说‘天之咒’吗,怎生那么多女人拼了命地往上靠?该不会带来什么转机吧?”如果没有段亦心在林阡之侧、没有柳闻因和杨妙真陆续追赶而去,凌大杰觉得会更好,林阡死亡的可能性更足。

    再多的兵将、高手、谋士,盟军再怎样牵挂林阡,也万万不能为了寻他再动了。战势急转直下,虽只少林阡一人添林陌一魂,整个天下却大有金强宋弱之势——只少林阡一人?盟主失踪,军师病危,怎会只少一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抗金联盟会愈发人心惶惶,直至空中解体,被金军各个击破。

    “抗金联盟去再多人也是徒劳,林阡在中箭那一刻便已死了。”战狼对现状实在太过满意,也清楚,后续的事,只要顺其自然即可,宋军必定会有一段时间的垂死挣扎,指不定会由二线兵将打出怎样的漂亮仗,对此金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记住,宋军终将是会败的”,林陌刚好可趁这段时间修补他和曹王府高手们的“合作生疏”。

    “穷寇勿迫。”因为知道宋恒等人也曾不堪压力滥杀,所以战狼在离开西线时对凌大杰留下了这样的四字方针,别逼太紧,狗急跳墙。

    “段大哥,您要走?”凌大杰因为他旋乾转坤的能力,对他有所改观,无论何时都带着崇仰之意。

    “中线、东线,能收拾多少烂摊子就收拾多少。山东,我也得会会那个红袄寨内鬼了。”战狼从来都意识超前,唯独对师弟难以估算,不过,这一刻,他满意地望着林陌身边、正对其引荐新人的轩辕九烨,嘴角露出一丝心愿得偿的笑,“还有,柏轻舟若能病死便罢了,若不能,你们也要想方设法将她移除。”

    “是。”凌大杰关心地问,“段大哥,曹王他,何时放?”

    “宋军输一场大仗后再放。至少有一个华一方、郭子建、孙寄啸、宋恒、厉风行那样的统帅身死,才会起那个分崩离析的头。”战狼说,曹王不能放,是因凤箫吟绝对不能放。

    “唉,苦了我家王爷,水粮当真充足?”“神秀他们都注视着,军医也就在其中住,放心。”

    

    离开会宁战区之前,战狼亲自去了那个必杀之地,那时它已是金军领地,它真是金军的福地。

    阳光可真是刺眼啊,他伸袖遮住,满足地回味起那一晚的所有阴暗,所有鲜血淋漓,所有大逆不道。

    和那个不知道是卫王还是夔王的政变元凶一样,林阡离他和林楚江“北定中原”的理想,真的也只是一步之遥。那又怎样呢,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数十年来,你烘托着他上巅峰,却同时埋伏着对他挖根基,等他上最高你挖他最低推他倒,如此,便可轻松窃取曹王成果,对他取而代之。”完颜匡曾说,元凶对曹王何其残忍。

    命途对林阡,也是一样。

    一样的,暂时这成果都同归林陌。

    

    欣喜之外,如果说有一丝抑郁,战狼也有。

    这季节若非战伐,大约也是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蘋吧……

    大理四季都是这季节,建康呢,有时候这季节像四季。

    拜师学艺的前十几年他都在大理,和师妹青梅竹马,过着阳光明媚的日子;被渊声打“死”、死而复生后帮曹王构建控弦庄,以尉迟和的身份潜伏到南宋“大潜潜于朝”后,他大半时间都在建康,和妻子、第二任妻子生死与共,过着瞬息万变的生活。

    对妻子,他虽不甚真心,却有战友情谊,何况连累她早逝,终究有所亏欠;对第二任妻子,情感则更淡,几乎完全是搭档关系。

    对师妹,却显然不一样,男人对初恋总是投入最深挚的情谊,若真心相待却被伤得体无完肤,注定就会开始在情场逢场作戏,“反正她们谁都不是你”。

    初到建康,妻子初孕,他就和一个叫小玉的青楼女子打过交道,他不是好色之人,那女子,五官轮廓,神态举止,一颦一笑都像极了师妹,他虽怀疑过,却也推翻了,师妹怎会那样温柔?

    自从妻子中毒箭,他便焦头烂额,再也没去找过她,后来尉迟雪出生、他想起来再去寻时,鸨母说小玉早已被其他的达官贵人赎身,从此再无联系。

    和师妹一样,在他下山后,就再无联系,不过是生命中一段插曲。

    他将近五十年都没有再回去,师妹也从来就没有出过山,他一直这般坚信着。直到段亦心出现了可是年龄只有三十出头,才让他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师妹确实没出过山,隐姓埋名怎么能叫出山,出山的只是小玉而已。

    他很想问她,既然后来宁可委身于我,说明你对我从来情根深种,这样一个浓情蜜意的你,怎可能为了一把剑就与我决裂,冷漠如冰,可是,为何你不以真实身份来寻我重温旧梦?

    苦衷?真相?该找谁问?师妹,你和我的唯一骨血,恐怕都失在了我这一生最妙的一计中了。

    叹了一声,敛起衣袖,不再驻足,继续远行。

    虽然从距离上应该先中线后东线,但亲疏程度上,还是先仆散揆,后完颜匡吧。

章节目录

南宋风烟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林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阡并收藏南宋风烟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