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青心里没多少焦躁,只是觉得这对手果然是平生罕见的大敌,竟如此沉得住气。他起初还觉得鬼道元神心性浅薄,没想到此人竟是个特例。

    幽冥黄泉之中,亦不乏如崔判官这等道性深厚之人。

    顾青暗自感慨,他这些岁月以来,修行有些提升,未免有些妄心,小觑了世间高人。

    能取得大成就之人,着实都有出众之处。

    顾青愈发严谨起来,九韶定音剑能感受主人的心意,剑意愈发含而不漏,但是一动起来,必定震动九天。

    顾青越是凝重,九韶定音剑越发振奋。

    “小九啊,切莫让主人失望。”

    它暗自给自己打气。

    因为想到那无尘剑也会成为主人的法剑,九韶定音剑一直以来都有些危机感。明明是它和主人呆在一起的时间更长,凭什么要和别的法剑分享主人。

    故而九韶定音剑一直想证明自己。

    主人有它就足够了。

    顾青能感受到法剑的振奋,却不知道它内心那么多小心思。

    当然,这是好事。

    “果然世间神剑,都对战斗这种事很热忱。”顾青心道。

    他明悟到一点,让法剑提升的最好办法就是不停战斗,剑阁就是这样做的。

    好吧,无尘剑是个特例。

    顾青又和对方对峙了足足十日。

    忽然之间,一阵大风飘荡天地,似无止无休,无穷无尽,来不知所来,去不知所去。

    “我说魏无涯,你们怎么还不动手?”一个沧桑的声音响起。

    魏无涯正是年轻道士,他忽然对着顾青冷笑连连道:“好小子,居然能跟本座道心交锋三万六千五百七十二次。本座怜你之才,这次便罢休了,再斗下去,只怕你元神溃散,浪费了你这一身道骨。”

    他说完之后,满天飞雪,虚空生出河畔绿柳的道景。

    “水中见白云,水上白云飞;水去云还在,云去水自流。”

    道歌声悠悠荡荡在天地间,总是不绝。

    但见得魏无涯去留无意,一派得道真仙的做派,顾青竟有些发蒙。

    他什么时候跟对方道心交锋三万六千五百七十二次了?

    “难不成我历万丈红尘,道心岿然不动,所以只当他的道心交锋如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可是纵然是清风明月,那也该有一点感觉,顾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人在说谎?

    顾青只能得出这个荒谬的结论。

    莫非这个魏无涯跟他对峙这么多天,其实一点都不想跟他斗?

    顾青第一次觉得没法理解这个鬼道元神的思维。

    说好的让他见识一下真正的力量呢?

    “原来你们是道心交锋,难怪本座没看出来。没想到魏无涯居然有了这般长进,不错不错,境界不能提升,道心还是可以提升的,本座此前倒是没有在这方面上过心,得你们提醒,往后几千年都不愁没有消遣的事了。”沧桑的声音再度响起,随后大风逐渐消退。

    顾青眼前是一片荒芜,退后是迷雾,可以返回第五层。

    往前却什么都没有。

    顾青一时间也探查不到魏无涯和沧桑声音的去向。

    顾青颇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本以为是一场惊世大战,结果什么都没发生,他竟无聊地跟一个三次天劫的鬼道元神对手什么都没发生地相处了二十天?

    这事说出去给小白听,小白都不会相信吧。

    顾青默默腹诽,同时有些想念小白在的日子,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谁不喜欢?

    这种舒坦日子,再过一千年,一万年,都还是喜欢的。

    不知不觉有点想念小白,想念元景宫,哪怕是便宜师父,在心里都变得很是可亲可爱,还有朱师兄他们,木师姐,以及那些不成器的徒弟。

    如果此生再也见不到他们,岂不是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种感觉他从前有过,但是这次更强烈一些。

    “大家也应该很想我吧。”顾青心里幽幽道。

    …

    …

    元景峰,起初小白等人还有些担心顾青失踪的事,后面许真君发了话,说是顾青无事,反倒是有一桩造化机缘,众人方才安心,毕竟真君不可能骗人。

    云青青亦告知老秦头顾青无事,这样一来,众人更加安心。

    虽说云青青是随云等人师祖,可是他们最大的靠山毕竟还是顾青,何况云青青总要去遨游星河,平日里对他们照顾也不算多。

    在这一点上,顾青算是很为人师表了,虽说有时候会有点,怎么说呢,反正就是有点特别吧,顾青就是那种很特别的师父。

    当然,最重要的是顾青仇家不少。

    要是顾青真的回不来了,这些跟他亲近的人,难免要遇到许多麻烦。

    一开始忐忑,然后众人心里逐渐平静。

    小白特意改制了百花仙酿。

    每一月都是不同的味道,然后藏一瓶。这是修行,亦是给小老爷的惊喜。

    随云作为大师兄,当然要担当起责任来。因此他一开始就很镇定。

    不过还有几个不好具体点名的师弟最近时常过来向随云吐苦水,因为冲灵子几人有师尊特意传授的技艺,比如炼器之道、阵法之道。

    而他们却什么都还没有。

    这些年随着冲灵子阵法修行愈发高妙,都能以青木长生功的玄光凭空结阵,困住中品金丹的修士了,让几名师弟看得特别眼热。

    此时他们才知晓师尊的良苦用心。

    果真师尊能看出他们身具的潜力来。

    以往他们还以为这是师尊的恶趣呢。到现在,大家都不再以为冲灵子在后山种桃是苦差事。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师尊便是他们的父母啊。

    假如师尊还在元景宫,自也会指点他们,让他们开发自身的潜力出来。

    冲灵子最近亦很是感慨,多年后,他终于理解了师尊的良苦用心。其实师尊一直在默默帮助他修行,只是如春风细雨,润物无声。

    此前他还不明白师尊让小白姑娘告知他给木清流仙桃的用意。

    直到如今方才明了。

    因为木清流亦是大有见识之人,出身名门,修行天河真法,其中生生不息的法意跟青木长生功有共同之处。

    冲灵子凭借仙桃得了木清流的好感,因此让木清流对他多有指点,才让冲灵子走在了一众师兄弟前面。

    此前种桃时那一点怨怼,冲灵子早已消散无踪,心里只剩下感激。

    因此冲灵子全身心投入到对明河共影的改造中,争取能早日研究出便捷又安全周密的阵法,可以让远在万里之外的人能轻松交流。

章节目录

万象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中原五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中原五百并收藏万象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