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娥惹的这次祸,必然会折损她不少运道,禁足二十年别再生事端,应该能弥补回来一些。’

    丹房,李长寿坐在摇椅中,双眼略微眯起,心底不断思量着。

    这事倒是与他做师兄的无关,也不需他去做善后之事。

    只是灵娥这性子……

    许是自己和师父平日里对她太惯着了,该安排安排她受些磨砺了。

    【世道艰险】这四个字,他这个做师兄的说再多遍,都不如她亲身经历一遍。

    如此想着,李长寿手指轻轻敲着摇椅的扶手;

    近听林叶簌簌,远闻风语空空。

    忽而来了少许诗性,道一句:

    “好穷。”

    要不,培养师妹德智体美、诗词歌赋,让她‘偶遇’个洪荒大户嫁了,搞点彩礼再私吞门派嫁妆?

    玩笑,玩笑,纯粹是被小师妹气到了,还不至于把她扔出去。

    自己如今已成仙,且有一段飞升,也该降低些师妹的知情权限了。

    在旁人眼中,他现在是个返虚四阶优秀弟子;

    在酒乌眼中,他应该算是个返虚七八阶的仙苗;

    在师妹眼中,他应该是个元仙……

    这就够了。

    秘密只有自己一人知晓,那才叫秘密,多一人知道,就该改称‘消息’了。

    闲坐半日,仙识捕捉到灵娥一直在树下抄写经文,李长寿的气也消了许多。

    灵娥告诉自己的这则,有关师父的传闻……

    如果属实,那这次王刘刘三人之事,与八九百年前自己师父的经历十分类似,但结果却是完全不同。

    师父当年……被人横刀夺爱了。

    师父的那个情敌震碎了师父的道基,意图直接废了师父,而门内责罚,却只是让那人面壁思过百年;

    且对方在面壁思过的百年间渡劫成仙。

    目前得知的,只有这些消息。

    因是不光彩之事,这事也被压了下去,至今日已有近九百年,无人再提及……

    小琼峰到自家师父这一辈,其实有两个弟子,师父还有一位师姐,李长寿和蓝灵娥本应有一位师伯。

    齐源跟他师姐,也就是李长寿的这位师伯,也是青梅竹马;

    但师父被人偷袭前,这位师伯就离开了宗门,说是去找师祖了,但跟师祖一样,一去不复返……

    也不知出了什么事。

    话说回来,堂堂人教道承,门风这么乱真的没事吗?

    度仙门是不是被人故意搞了?

    莫非,有人让天庭中那个还没被人重视的月老,给他们人教的门人弟子,乱缠了一堆红绳?

    道门三教,仔细分析,其实各有‘短处’。

    阐教众仙大多善谋算,让人感觉有些工于心计;

    截教鱼龙混杂,教规不严,给人一种乌合之感;

    而本该无为无拘、不沾因果的人教,本身道程就少,却如中了降头一般,门内大搞道侣之风!

    这要是门内有什么《阴阳衍天诀》、《合流汇心功》、《如狼似虎禅》、《独身太难咒》,那还说得过去。

    但,以《无为经》作为门内核心道承的度仙门,这般风气……

    正常的门风,不应该是绝大多数门内炼气士,都在各自峰头安稳修行,躲避一切因果,管理门派这种事都会觉得十分麻烦吗?

    “若是有机会,该调查调查中神州那几座人教仙宗,看看他们是不是一个样子。”

    李长寿嘀咕了一声,将此事也放在了心上。

    当然,他也管不了别人太多,能顾好自身不招惹这种烦心事,已是十分不错。

    师父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但现在有了线索,也就不必像之前那般,两眼一抹黑全凭猜测。

    若师父真的有这般死敌,自己这个做弟子的,必须好好谋算了一番了。

    躲避因果不是惧怕因果;

    这事,李长寿也已谋算多年。

    对方千年前跟师父差不多修为;

    而自己曾听人说过,师父一辈资质最好的就是酒玖师叔……

    姑且,将师父的仇敌,当做真仙后期一般处理,若对方藏了修为,就算他是个天仙。

    自己现在,只要能搞到厉害的毒草,倒也能炼制一些毒杀天仙的丹药了……

    日后给自己师父备亿点点这类丹药毒粉防身,等时机成熟,让师父故意表现的活跃点;若对方忍不住再对师父出手,那就让师父顺势反击,如此也可对门内交代……

    对方背后应该是门内哪一峰,还要考虑后续该如何处理;

    自己的优势就在于‘暗’,对方八成也瞧不起他们小琼峰。

    至于自己要做到哪种程度,全在师父所愿。

    若师父想报当年之仇,自己做大弟子的,必会暗中全力相助;

    若师父不愿报仇,那他稍微尽些弟子的义务,搞掉对方的修道之基就罢了。

    对方已成了天仙道,而自己师父,今后却只能是浊仙。

    仔细算一算,还是师父吃了点亏。

    毕竟还丢了个师伯……

    这个因果,李长寿并不想躲,并且愿意为此暴露自己部分底牌。

    不动则已,动则让对方无法还手。

    闭目继续思索盘算;

    渐渐的,丹房之外的一重重阵法悄然开启;

    沉寂了三年多的小琼峰,再次开始聚拢元气……

    灵娥抄写了三百遍《稳字经》后,去了小灵峰找刘雁儿道歉请求原谅。

    待灵娥来丹房,李长寿又训斥了她几句,给了她第二版的龟息平气诀,为她讲了两日修道功课,正式开始了她二十年不可离开小琼峰的处罚。

    “这次之事,希望你引以为戒。”

    “知道了,师兄,”灵娥咬了咬嘴唇,“我以后每天都会抄一遍经文的。”

    李长寿将一方宝囊递了过去,叹道:“并非是为兄对你严格,而是你自小在门内生长,幼年也是长在世俗权贵家,实不知世道之艰难。

    就拿我这次外出说吧,我……算了。”

    “嗯?”灵娥眨眨眼,那双眸子中多了几分好奇,“师兄你怎么啦?”

    李长寿负手而立,淡淡仰头,苦笑了声:“回去修行吧……灵娥?”

    “在!”

    “抓紧修行,别乱想其他事。

    你要争取在下次开山大典前抵达归道境五阶,这样你就能得门派重视。”

    李长寿揉揉眉心轻轻叹了声:“这样,若是我那天不见了,你也能得门派关照修行。”

    灵娥小声问:“师兄,你要……跑?”

    “我跑什么跑?回去休息吧,我要开炉炼丹了。”

    李长寿轻笑了声,灵娥顿时有些不明所以。

    从丹房出来的时候,灵娥歪着头想了一阵,扭头看着丹房……

    怎么感觉,师兄有些怪怪的。

    丹房中,李长寿动作娴熟地开炉炼丹,炼制的是给师父用的‘清浊’仙丹,用的材料都没有什么毒性,倒是不用穿安全套装。

    待炉火稳定,李长寿心底又开始思索另一件大事。

    搞财。

    “小琼峰,小琼峰,当真是小辈要穷疯。”

    他需要大量的宝材、大量的灵石,不然做什么都束手束脚。

    他并不是想发一笔横财,而是想,有一个门人弟子月供之外,稳定的‘财’路。

    苟在山中……

    咳,稳在山中,一大好处就是安全,有个缺点就是搞不到宝材和灵石。

    南海边上的那些神像能不能用偷梁换柱之法,搞成香火功德收割机,转手卖给西方教?

    算了吧,这么搞几乎等同找死,这辈子还是躲着南海走为妙。

    怎么搞财?

    ‘如今对自己最有增益的事,一是进入门内仙人才能进的道藏殿内阁,这点倒是不好做到。

    二就是为门内做些代工丹药的活,借此赚些外快,用成丹率这一点搞些药草,日积月累,也是十分可观的收益。’

    自己未来几十年也不用太长时间闭关,飞升的感悟虽接纳了,但还未彻底消化,每日拿出几个时辰炼丹也不成问题。

    代工丹药这种事,去百凡殿登个记就能得门内分配的任务,各峰也都有人做……

    但此事要跟自己师父好好谋划下,仅凭自己,接不了‘仙丹’单;

    为何不选酒玖师叔合作?

    倒不是信不过酒玖师叔,酒玖师叔此时在闭关,而且本身就不懂丹药,又在门内知名度太高,更容易引人起疑。

    而且,让师父开始活跃起来,也能诱当年仇敌现身,一举多得。

    李长寿摸着下巴思索了一阵,见丹炉中火力有些不稳,随手甩了一缕真炎过去。

    但他动作突然一顿。

    自己刚才,是不是……用了自己真正实力的三昧真炎?

    咔、咔……

    嘣!

    丹房一阵猛颤,屋顶瞬间被掀飞!

    少顷,满脸焦黑的李长寿张了张嘴,哑口无言,苦在心间。

    看着眼前这堆如同莲花盛开一般的铁疙瘩,想想自己,自己当初花费了那么大精力,才修补好的炼丹炉……

    呵、呵呵……

    果然,还是跟西方教做笔香火买卖来财更快……

    我们郑重承诺,我们不生产香火,我们只是香火的搬运工……

    “真是小穷峰啊,这下更穷了。”

    李长寿也是被自己逗得一乐,笑着摇摇头,起身开始收拾报废的丹炉。

    还好刚才只是一缕三昧真炎,若是扔进去一团,丹房也可以原地拆迁,明天重建。

    ……

    九天袅袅云熄处,仙岛连云星海环。

    洪荒刚立没多久的天庭,正飘在中神州正上,镇压洪荒气运。

    此时,这天庭之中还显得有些冷清,五大通往五部洲的天门各有兵将把手,但天庭之内、九重天阙,到处都是荒着、空着的宝地。

    若非太清圣人在天庭刚建立时,就直接搞了个化身做太上老君,借此护卫天庭,给玉帝撑场子……

    说不定这偌大的天庭,已被妖族那些野心勃勃的老妖给攻占了。

    天庭尊道门,第九重天是给三清预留的道场,其内仙光袅袅,却只有一座小小的道观,那是太清圣人老子日常修行之地。

    凌霄宝殿在第八重天,宏伟辉煌,此时在洪荒却没多少存在感。

    而在凌霄宝殿周遭,布有众多驻兵之地,做玉帝刚几万年的道祖鸿钧随侍童子上帝昊天,显然对自己的生命安全有些忧心。

    在第七重天,则是天庭的众多‘外务部门’,以及众仙家府邸,老君的兜率宫就在此地。

    在第七重天,有些不起眼的角落中,有座造型雅致的仙殿建在一座仙岛上,仙岛漂浮在云海中……

    这处仙殿最显眼的不是它的建筑风格,而是各处挂着的大红绸子。

    莫非,是有天庭仙神婚娶?

    并非如此,此地正是天庭专管三界婚娶之地,其上挂着一个鎏金镶玉的牌匾:

    【天地姻缘】

    月老的殿。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