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丁出生于旧镇一户木匠家庭,自打会走路以后,就一直和木匠父亲开始在旧镇各家各户上门打造家具。他们的客人中,有普通的平民、有家境富裕的商人、有骑士,也有当地最大的伯爵领主。

    父亲手艺很好,同样从小跟着祖父出门跑活让他拥有几十年的木匠经验,在旧镇以及周边城镇名声很响亮,似乎所有人都愿意照顾他的生意。

    然而纱丁并未继承到父亲的家传本领,因为当他十岁时,一直很强壮的父亲就突然因肺病去世。

    留下母亲与他相依为命。

    这似乎是灾难的开始。没了顶梁柱后,这个小家庭迅速垮掉,房屋、镀银餐具、一窝家养山猫……原本辛苦攒下的各种物件随着钱财的消耗而慢慢被变卖,但却无法阻挡他们越来越贫困的事实。

    最终不堪重负的母亲累垮了。

    为了给她治病,纱丁不得不选择了一条正常男孩绝对不会选择的道路,一条赚得多、来钱快、但却肮脏无比的道路——出卖自己身体。

    尽管旧镇属于维斯特洛大陆七神信仰中心,但越是禁止的东西其实越受欢迎,在旁人所不知道的角落,男妓这种违反圣经条约的肮脏人物仍旧在旧镇当中存在。

    经过最开始的屈辱、委屈,渐渐的,纱丁适应了这种生活,然而很打击人的是,尽管有了金钱的支撑,但他的母亲最终还是没有救回来。

    双亲全部逝去,他也没地方可以去,于是将妓院当做家庭的生活随之开始了。

    往后的一段时间,他从未和别人提起自己的曾经,旁人问起,只当他是在妓院出生,不知道是谁的野种。

    源自父母优良的基因,他长得非常“漂亮”,因此倒也不愁吃穿。

    然而在一次逛集市中,他不小心得罪了旧镇海塔尔家族的某位纨绔,随后本该毫无波折的人生迅速发生了变化。

    排挤、挨揍、被“举报”,最终他被诬陷成杀人犯,在被砍掉脑袋与加入守夜人当中选择了后者,尽管这并不是一个好选择。

    他迅速被押送前往北方。

    一路上并不太平,旧镇所在的南境,众多贵族们正与多恩战火连天,自打在君临失去了所有军队后,南方贵族们的情况就非常不好受了,所以战局处处受到压制。

    不过他们自打回来后就开始保护一切七神信徒以及过路旅人,行事作风都变得和善许多,也因此,纱丁在这段路上还算好过。

    然而当他路过君临周围时,就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了。

    相对于虔诚和蔼的南方贵族们,君临新崛起的教团武装可一点也不可爱。他们不是虔诚的信徒,而是狂热的。

    狂热的崇拜着七神,狂热的执行七星圣经当中的教义。

    因此纱丁开始担惊受怕。

    尽管他信仰七神,但他实际上是某种罪孽般的存在。如果被这些人发现,少不得一番严惩,没准被烧死也说不定。

    小心翼翼的走过君临,很幸运,他没有被麻雀们发现秘密。之后于战火中恢复些许生机的河间地倒是令他稍感安慰,但在这里他也听说了北方似乎在与铁群岛打仗,于是他再次变得提心吊胆。

    只是押送他的那位士兵可不会理会他的想法,不过同样幸运的是,当他们到达北方时,战争已经停止。

    “据说神明降临在战场,将所有入侵者全部变成了死人。”滦河城野外某间旅馆内,面对他们的询问,刚从北方归来的行商如此说道。

    “杀死所有入侵者?”押送纱丁的士兵疑问。

    “不,变成死人。”行商重复地说,神色同样充满困惑。

    杀死与变成死人有什么区别吗?

    他不清楚,但告诉他这消息的北方人却同样重复这句话,还是特别强调的。

    于是抱着某种困惑心态,纱丁与士兵再次上路了。

    阿吉是个脾气不怎么好的士兵,人缘因此也不怎么样,这点从他被安排押送纱丁就能够知晓。

    一路上他对纱丁非打即骂,但说实话,他人其实还不算太坏,起码没有像旧镇海塔尔那样蛮不讲理。

    “她喜欢我,我又不喜欢她,你干嘛这么小气?”每每思及自己的命运,纱丁就倍感委屈。然而生在这个不讲理的年代,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寒冷的北方令人抗拒,但万幸因为史塔克公爵以及北方军队的回归,这里治安倒还正常。只是路途中总是能够听到神明下凡、使者、巫术、恐怖等等字眼。

    在纱丁眼中,每个北方人都很奇怪,狂热、恐惧、怀疑、种种情绪时常存留在他们脸上,没有一个正常的。

    不过这些随着他抵达长城后就已经全部被抛在脑后。

    长城真是个美丽的建筑,大老远看去就像是冰封光幕一样发出绚丽色彩,令人忍不住看了又看。然而当纱丁来到长城脚下那栋黑色的木头堡垒后,这种欣赏就基本消失殆尽了。

    距离太近,他无法再看到长城那种瑰丽的宏伟,站在冰墙阴影下如蚂蚁般仰视着它,却只能感受到它带来的阴冷与残酷。

    加入守夜人后的新兵生涯也令他倍感厌恶。

    每天重复不断的体力训练,凶名远扬且长相丑陋的新兵教官,周围人听到他身份后的指指点点,以及晚上睡觉时整栋屋子那连绵不绝的呼噜声。

    身为南方人,纱丁在这里一点也不习惯,不习惯北方的气候,不习惯眼下的训练,不习惯这里的食物,更不习惯北方人的打呼噜。

    然而,生活就是这样,就算再抗拒,在现实面前,也只能自认倒霉。

    “会变好的,等我成了老兵……”

    纱丁最近总是这么安慰自己,可惜,当他在某次抽签不幸“中奖”后,老兵的愿望似乎已经遥不可及。

    他即将被派去与野人进行某种特殊的比斗,这比斗内容当初他听说时还颇觉稀奇,没想到眼下既然会让自己亲自下场?

    “我会死在这里吧?”

    纱丁对此又哭又嚎,回想自己的一生,他似乎没有遇到什么好事,眼下更是成为了一个不幸的牺牲品。

    是的,牺牲品。

    人被砍头还能继续活?

    傻子才信这种事情。

    但这就是那场比斗的规则!

    因为某个人存在而被提出的规则。

    史塔克家族的继承者以及那位神秘巫师的到来他是知道的,事实上,当他们进入城堡时,他还远远的看了好几眼。

    然而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与那位传说中的人物有所交集。

    生活在旧镇那种学风盛行之地,以往纱丁对此人的种种传言并不相信,他觉得这一定是某种障眼法或者戏法之类的。

    只是现在,他却万分迫切眼前这位有真凭实学。

    ……

    “大,大人,我一定不会真死的,对吗?”被守夜人兄弟们拉入那位的帐篷内,面对这位看起来似乎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纱丁颤抖的问。

    “当然。”对方笑眯眯地回答。那与所有人都不同的黑色眸子看起来是那么的深邃与温润,那张俊朗面庞瞧上去也倍感舒心。

    然而他此时的行为却是那么残忍。

    他正蹲在身旁,给另一位昏迷男子放血!

    面不改色的,拿着匕首,陆续割开对方手腕以及脚踝。

    身旁这倒霉鬼在他进来后就已经静静躺在那了,他身下有着一幅奇特的圆形图案,上面刻画着各种古怪而又繁琐的纹路。

    当时纱丁对此还有所好奇,然而当士兵将他按倒压在同样一幅图案上后,这种好奇迅速变成了恐惧。

    “我不会也被放血吧?”他惊恐地想着,结果复又想到。相比不久之后的遭遇来说,放血似乎只是小意思……

    正当他这么想之时,这种小意思就降临在了他身上。

    冰冷匕首临身,刺痛从四肢传来,感受着血液流出时那种诡异的抽离感,纱丁忍不住浑身颤栗。

    而当耳中听到一阵阴森低沉的呢喃后,这种颤栗就更加严重了。

    “打,打扰……唔”泛着哭腔的声音因为嘴巴被塞入抹布而含含糊糊,纱丁极力挣扎,只是四面八方的绳索却让他无法挣脱。

    不过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多久。

    随着咒语不间断传入耳中,身下地面莫名变得愈发冰冷,他的脑仁似乎也因此而被慢慢冻僵。

    眼前重影渐渐浮现,转动眼珠子扫视周围,一切都显得那么缓慢。

    最后,他似乎见到身旁窜出来一片灰雾,翻涌扑在自己身上。

    接着眼前一黑,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章节目录

美剧世界大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乌鸦校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乌鸦校长并收藏美剧世界大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