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海分局的人来的很快,不过人数并不多,只有两名调查员,一名法医,以及一名刑事技术人员。

    毕竟事件性质并不确定,如果是明显的他杀的话,那来的人就多了。

    来人领头的名叫罗英,三十岁左右,古铜色大圆脸,一双小眼中透着精光,身边还跟着一名与肖然年龄差不多的年轻警员。

    临海分局的情况肖然并不熟悉,不过那罗英似乎与王俊名比较熟:“王队,许久不见啊,又来这边钓鱼啊?”

    “许久不见啊,罗队。今天没事,出来转转。”王俊名与罗英握了握手。

    “羡慕你呀。这天气一热,人就躁动,我们这些天忙的跟三孙子似的!”罗英与王俊名简单寒暄两句,看向旁边的肖然问道:“这位帅哥是?”

    “你好罗队,我是肖然。”肖然与罗英握了握手。

    一听‘肖然’这两个字,罗英眼睛一亮,正要说话,他身后的那名年轻警员却猛地惊叫出声:“卧槽,肖然!”

    肖然努力地朝那年轻警员笑了笑,喊名字就行,前面加‘卧槽’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小同志,我们肖然对同性没兴趣哦。”王俊名开玩笑道。

    那年轻警员挠了挠头,三两步凑到肖然跟前,激动地说道:“肖队肖队,我叫何耐,我是你粉丝,我超崇拜你的,你太厉害了……”

    “你好。”肖然微笑与何耐握了握手,怎么有种粉丝见面会的感觉?

    “行了何耐,回头再跟偶像要签名,先去看现场吧。”罗英摇了摇头,将双眼闪星的何耐从肖然身上拉开。

    几人分开围观的钓友,肖然站在岸边指着礁石道:“尸体应该被海浪冲过来的,已经泡胀了,夹在两块大礁石缝里。”

    技术员完成现场取证之后,罗英几个纵身跳到尸体边的大礁石上,回头向何耐喊道:“小何,去车里拿钩子过来,我把尸体拽过去。”

    “好的。”何耐转身跑到车边拿了一个系着绳子的大铁钩,回来站在岸边,却不怎么敢往礁石上跳。

    肖然奇怪地拍了拍何耐的肩膀,“怎么了?”

    “我、我有大水恐惧症……”何耐尴尬说道。

    “大水恐惧症?我只听过深海恐惧症,现在又出了这种心理症状?”肖然诧异道。

    “我、水面一大我就害怕,小时候掉河里差点淹死。”何耐小声解释道。

    “给我吧。”

    肖然接过何耐手里的钩子,跳过礁石,与罗英一起钩住死者身上的衣服,小心地将死者从礁石缝中拽了出来,拖到海岸边。

    在钩拽尸体的过程中,由于钩子将死者背部的衣服掀了起来,肖然敏锐地注意到,在死者的后背有几道长长的条痕,右肩部位的皮肤还有大面积磨损,应该都是生前产生的外伤。

    “哎,大家退后、退后,不要拍照、录视频,更不要乱传谣言,大家都清楚吧?”见尸体将被拖到岸边,王俊名与何耐维持着现场的秩序。

    就在这时,海警大队的人也来到现场,负责的警员名叫李绘,是名0出头十分干练的女海警。

    李绘海上经验丰富,分析道:“应该不是意外溺亡的渔民,渔民都熟知水性,而且作业的时候惯常穿一身‘海靠子’,就是那种胶皮的背带裤似的防水服。另外我来的时候,查了一下近期的渔船报警记录,没有人落水失踪。”

    “会不会是外来的偷渡人员,我听说,船上一旦发现偷渡客,基本都是打一顿沉海里,这人肩膀上有损伤,后背上还有条状痕,死前应该刚被打过。”

    听肖然这么一说,正在铺尸袋的法医连忙将死者的衣服翻开,看着那些伤痕,罗英摇头小声念叨了一句:“要真是外来的偷渡者就好了。”

    将尸体抬进车里之后,罗英与李绘他们便离开了,毕竟尸体是在海水里,现场也没什么可勘察的。

    罗英他们离开之后,肖然三人也紧跟着返程,除了刚入警的新人,大多数老人都不喜欢掺合别人的案子,再说了,这事本来就是临海分局的职责范围。

    ……

    第二天早会之后,肖然与李放放正准备去看守所提审一名嫌犯,大队长邵勇突然找到肖然,让他到雷副局办公室去一趟。

    “又出什么事了?最近这一个月都没出什么情况吧。”李放放一听雷副局找肖然,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千万别出事啊,不然又得没日没夜累成狗。

    肖然上到雷康办公室,“雷局,你找我?”

    “对。你带个人到临海分局去,与那边的同志成立一个联合调查组,他们那边发生了一起疑似重大恶性刑事案件,市局要介入,决定派你过去联合查清真相。”雷康说道。

    肖然眉头微皱:“海里冲上来的尸体?”

    “你了解情况?”雷康疑惑问道。

    “了解一些,昨天我和王师傅去海边钓鱼,恰巧死者就是在我们那附近发现的,还是我联系的指挥中心。”

    肖然点头道:“当时我也看到死者尸体上有生前留下的伤痕。可是,一人死亡的话,不是分局负责吗,我们市局不应该介入啊。”

    “不是一人啦,夜里又在海边发现两具尸体,其中一人身上也有类似的条形伤痕。”

    雷康沉声道:“已经发现的就有三个了,那没发现的呢?如果不是海上事故,那这个案子的性质可就太恶劣了!”

    “又发现两名死者?”肖然面色严肃,如果这三人真的是同时被害,那可是年后第一大案,怪不得市局要介入。

    雷康点了点头:“你这就过去吧,有什么情况随时向局里汇报。”

    “明白。”肖然从雷康手里接过文件,之后带上单月柔,便直奔临海分局而去。

    临海分局方面负责的人员还是罗英与何耐等人,加上海警方面的李绘,一个简单的调查组就此成立,罗英做组长,肖然为副组长。

    何耐一见单月柔,眼睛不由自主地亮了起来,竟无视偶像肖然,径直与单月柔说道:“这位姐姐你好,我叫何耐,入警一年,各方面良好,现在还没有女朋友,你有什么是要我做的话,我……”

    “嗯,你好,我没什么事让你做。对了,我也没有男朋友。”单月柔扬着嘴角说道,但在肖然眼里,自己学姐的笑容里充满了戏虐。

    “真的?”何耐欢喜的都快脱离地球引力了,恋爱导师说的对啊,男人就该主动一点。

    单月柔微笑着点头:“真的。不过我有老公。”

    会议室内一阵大笑,何耐突然感觉地心引力是那么的强劲,都快把他吸到地表之下了,要不自己挖个坑跳进去?

    简单交流之后,话题回到正轨。

    罗英首先介绍相关情况:“……今天凌晨1点与4点左右的时候,在我们辖区,距离断崖及6公里的方位,接群众报警,又发现两具男性尸体。”

    “经初步尸检,后两名死者与第一名死者的年龄相差不大,都是在28、9岁左右,其中,第二名被发现的死者的身上,有与第一名死者身上类似的条状伤痕,相关尸检工作正在展开。”

    罗英指着投影幕布上的照片说道:“不过我们的法医,在解剖最初发现的死者的尸体后,发现死者肺部内容物并没有太多海水,以及藻类等海洋特有物质。初步推算死亡时间,约是10到15天之间。”

    “也就是说,首先发现的那名死者,不是溺水或者意外失足被淹死的,而是在人死之后,被扔进了海里。”

章节目录

我不是超级警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我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唐并收藏我不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