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斯的人生总是跌宕起伏,他已经越来越怀念咸鱼港的日子了。

    在咸鱼港,他是格雷的养子,好吧,虽然是既没地位又没朋友,还没钱的养子。但至少也是养子不是?而且他还是格雷的近身侍卫,在大多数的事情上,他的命令等同于格雷的命令。那地位不可谓不高。

    别说在咸鱼港,就算在血族地皮上的其他什么地方,别人也是一口一个“琼斯少爷”。

    然而,回到家,他又变回了原本的那个小血族,拿自己爸妈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好像谁都可以拿他搓圆捏扁似的。

    这感受,真的糟透了。还要说谎,说完了还要提心吊胆小心不被戳穿……偏偏还有一大帮人等着戳穿他。

    “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回来了,我为什么不好好在咸鱼港呆着,非要回家呢?”

    “可琼斯大人总得回家的不是吗?您总得见老爷和夫人。”朵拉小声嘀咕道。

    大概在所有的父母眼中,自己的孩子无论怎么样,都只是孩子吧。怎么改变自己父母的固有印象,是所有孩子都面临的难题。

    好好地洗了个澡,把浑身上下连日来积累的污垢都搓掉了,换上一身衣服,里里外外都整得妥妥帖帖的,再喷上香水,琼斯就被送到了苏珊表妹——那个令人讨厌的小女孩面前。

    “嗨,表哥。好久不见了。”灯光昏暗的客厅里,像洋娃娃一样可爱的苏珊望着琼斯,微笑着。

    琼斯也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无奈地吐了一口气:“好久不见。”

    “你表妹来看你,你难道不开心吗?”琼斯的父亲就站在旁边看着他。

    “当然,我很开心。”琼斯努力地挤出了笑,或者说假笑。

    苏珊甜甜地笑道:“舅舅,表哥才刚回来,应该是累了吧。”

    “他每天都这么累,就算一整天没出去也一样,好像没睡醒似的。”

    琼斯面无表情地听着。

    又是吃晚餐,反正血族只有晚餐,而且好像从来都不是定时定点吃的。

    侍女已经将丰盛的晚餐都端上来了,摆了满满的一桌。

    朵拉就站在琼斯旁边守着。

    火光下,各色的食物泛着光泽,然而琼斯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苏珊一边用刀叉小口地吃着东西,一边笑盈盈地看着琼斯。那眼神真的……简直了,恶魔都比她可爱。是的,琼斯真这么觉得。至少薇薇安就比苏珊可爱多了。让薇薇安骂一顿总比面对苏珊强。

    短暂的假笑之后,琼斯就开始盯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发呆了。

    “苏珊表妹已经表示原谅你了,不只如此,她还过来看你,你难道不应该有所表示吗?”

    “舅舅,也许表哥只是还没反应过来而已。”

    “琼斯!”德拉库拉伯爵的音调一下提高了。

    琼斯只好朝着他望了过去。

    “苏珊表妹已经原谅你了,你应该做什么?”

    “应该做什么……”琼斯无语地摊手道:“应该接受她的原谅吗?”

    德拉库拉伯爵一下瞪大了眼睛,琼斯吓得只好连忙低头开口:“谢谢表妹,之前是我不对。谢谢……”

    “其实我并没有生表哥的气,真的。”苏珊微笑着,然后脸上又忽然出现一副有点幽怨的表情:“我只是……有点害怕。毕竟……”

    “委屈你了。”伯爵夫人一脸心疼地说道:“我们都知道是琼斯的错,而且已经严厉地教训过他了。他已经向我们保证以后绝不再犯。”

    “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

    “到底谁是你们亲生的?”当然,这句话琼斯是绝不会说出来的。

    如果不是琼斯父母都在的话,此时此刻,琼斯大概已经破口大骂了吧。

    然而,父母都在,琼斯只能选择一句话都不说了。反正说了也没用。

    一餐饭,大概吃了半个多小时吧,不算久,但对琼斯来说就极为漫长了。全程他要一边听着自己父母诚恳的道歉,听着苏珊装委屈,心里梗得慌,偶尔还要被父母偶尔训两句。简直都要炸掉了。

    到上最后一道甜点的时候,也不等侍女帮忙,琼斯火速弄了一点放在自己盘子里,连吃都没吃,就拿起餐巾擦嘴巴然后说:“我吃饱了,苏珊表妹,父亲,母亲,你们慢慢吃,我先去休息了。”

    说完,起身就想走。

    “站住!”

    好吧,意料中的事情,琼斯的父亲又开口了。琼斯只能硬着头皮停下动作。

    “你想去哪里?”

    “我想……回去休息。毕竟已经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晚上又要出去。所以我想趁现在好好休息。”

    德拉库拉伯爵侧过脸看了苏珊一眼,犹豫了好一会才说道:“去休息吧。”

    “谢谢父亲!”

    琼斯带着朵拉飞一般地跑了。

    “让我来猜猜父亲刚刚想说什么?他肯定是想让我陪一陪苏珊,散散步说说话之类的。然而他忽然想起之前的事情,所以打消了念头。看来那件事并不全是坏处。”

    一路快步,琼斯很快带着朵拉回到自己房间,“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朵拉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望着琼斯。

    “别担心,这件事很容易解决。我只要写一封信给亚岱尔,告诉他假装城堡是他的,那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那九头蛇怎么解决呢?”朵拉小声说道:“城堡里有一头九头蛇,这个太明显了。根本藏不起来。而且九头蛇也不像是会配合我们的样子。”

    “额……如果城堡不是我的的话,那么九头蛇肯定也不会是我的了。虽然九头蛇从来就不是我的。”琼斯乐呵呵地摊手道:“这个问题就交给亚岱尔去解释吧。关键父亲肯定不会跑去问他。嘿嘿,我忽然发现亚岱尔实在太有用了,他不只能帮我顶缸,能背锅,还能帮我藏秘密。解释不了的就直接不解释就行了。完美!我真是个天才!”

    “真这么简单吗?”朵拉一脸的担忧。

    正当琼斯为自己的机智而惊叹的时候,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琼斯吓了一跳,前一刻还兴高采烈的他一瞬间就怂了,缩到了一旁惊恐地看着紧闭的房门。

    朵拉也一下睁大了眼睛。

    “表哥,是我。”门外传来的是苏珊的声音。

    朵拉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琼斯干咳了两声问道:“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想找你聊聊。”

    “不好意思,我已经准备休息了。”

    “开一下门,不会打搅你很久的。”

    “不开。”

    “不开我告诉舅舅舅母你又猥亵我。”

    “我连门都没开,你别太过分了!”

    “开门。”门外又一次传来了苏珊冷冷的,充满挑衅意味的声音。

    门内的琼斯气得都要炸了,瞪圆了眼睛。

    门外的苏珊已经把手叉到了腰上,摆出了一副准备大干一架的架势。

    门里门外的两人似乎就这么僵持上了,朵拉都有点慌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琼斯终究还是缓缓地吐了口气,硬着头皮把门打开。

    苏珊穿着一袭橙黄色的长裙歪着脑袋,笑盈盈地看着琼斯。

    琼斯则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她。

    “有什么事说吧?”

    “不请我进去吗?”

    “请你进来方便你冤枉我吗?”

    “如果我想冤枉你在这里也一样能冤枉。”说着,苏珊挑了挑眉,伸手去推琼斯。

    琼斯吓得猛地往后退了一步,苏珊顺势直接走进琼斯的房间里。环视了一圈,她直接走到琼斯的书桌前坐了下去。歪着脑袋,微笑着望着琼斯。

    朵拉在一旁低着头不敢说话。

    琼斯简直感觉自己的肺都要炸掉了。

    这家伙,坏也就算了,还这么得意洋洋?还上门挑衅?

    深深吸了口气,琼斯说道:“有什么事,说吧。”

    苏珊捋了捋发梢,轻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觉得应该跟你聊聊。听说你的养父是巫妖?”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可我不知道他还是巫妖王。”

    “哦,所以呢?”

    “巫妖王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所有巫妖的王吗?”

    “是的,所以呢?”

    “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婚约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琼斯脸上浮现了无比厌恶的表情:“哦,是吗?我怎么觉得我的婚约跟是不是巫妖王的养子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为什么你会觉得没关系呢?”

    “婚姻不是只关乎爱情吗?我们之间没有爱情,也永远都不会有。”

    “爱情?”苏珊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你是不是童话故事看太多了?不是早该过了相信童话故事的年龄了吗?”

    琼斯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了。

    苏珊接着说道:“巫妖王养子跟你的婚姻不只有关系,而且是至关重要的关系。因为你身上好像也只有这个拿得出手的条件了,其他的不只不加分,还减分,不是吗?每一条。住在穷酸的城堡里,喝着猪血,唱着圣歌做礼拜的血族?你告诉我哪位血族少女会看上你?”

    琼斯深深吸了一口气,连呼吸都在颤抖了。攥紧了拳头,他努力地按捺住自己在苏珊头顶上拍一道圣光的冲动。

    有意无意地看了琼斯攥紧的拳头一眼,苏珊干咳了两声,改口说道:“不过,你那天的表现确实还可以。”

    “哪天?”

    “舞会那天,我说你打贝利的那次。他托我跟你说要跟你重新决斗。”

    “让他等着吧,我对小鱼小虾没兴趣。”

    “好的。”苏珊悠悠说道:“其实我也觉得你不应该理他。对了,听舅舅说你还加入了萨姆博家的兄弟会?”

    “是的。”

    “还帮萨姆博家的少爷打理城堡?”

    “是的。”

    “看来你最近混得不错呀,有些长进。”

    琼斯走到敞开的房门前,朝着门外使了个眼色:“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不想跟你说话吗?”

    “哦,是吗?”苏珊稍稍沉默了一下,缓缓站了起来,一双眼睛转悠着,微笑着说道:“你放弃了跟我和解的机会。不过没事,我还会给你第二次和解的机会,希望你能把握住。”

    说着,苏珊提着裙摆缓缓地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琼斯一眼。

    “咣”的一声,琼斯直接把门拍上了:“‘你放弃了跟我和解的机会’,这女人是不是有病?是她冤枉我,我没有发火已经很不错了,她居然还要来说:‘你放弃了跟我和解的机会。’天哪……脑子是怎么长的?”

    “琼斯大人。”朵拉小声说道:“朵拉觉得你最好还是……跟苏珊小姐谈谈。毕竟……”

    “不好意思,我咽不下这口气。”琼斯义正辞严地说道:“在父亲母亲面前也就算了,私底下还摆出这副架势?实在太欺负人了!谁怕她?”

    “可她看上去是想和好。”

    “可我不想!我只想快点摆脱她,如果可以的话这辈子也不想见到她。而不是她原谅我或者我原谅她。”

    躺到自己棺材里,琼斯拉着把手“咣”的一声把棺材盖给盖上了。

    是的,血族的棺材是有把手的,像门一样。方便进出。这跟只进不出的人类棺材可不大一样。

    小小的房间里,只剩下朵拉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了。

    忽然间,棺材盖又翻开了,琼斯直接坐了起来:“不行,我得现在就准备好。她可太能坏事了,不能让她有机可乘!我必须考虑周全!”

    说着,琼斯翻身离开棺材,走到书桌前拿出一张信纸飞速书写了起来。

    “这封信你拿着,只要天一黑,你就去希尔德,交给亚岱尔。然后立即回城堡去,把一切都交代好。我的意思是跟矮人们说好。我会尽可能拖延时间。现在距离天黑还有八个小时,我不一定会再叮嘱你一次。但总之,除非我给你交代其他新的任务,否则只要天一黑,你立即出发,什么都不要管。”

    说着,琼斯把信装到了信封里交给朵拉。

    “好的,琼斯大人。”朵拉乖巧地把信收了起来。

    “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就范,要跟那个坏女人战斗到底!”琼斯给自己打气道。

章节目录

迈向克里玛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甲鱼不是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鱼不是龟并收藏迈向克里玛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