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楼房。旅馆的主人举着油灯走在前头,后面跟着依琳和一众手下的骑士。

    铁靴踩在木楼梯上,发出“咿呀咿呀”的声响,就好像随时都会坍塌似的。

    直到顶层,旅馆老板伸手推开了虚掩的木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房间。

    有个阳台,红色的月光顺着阳台的落地窗撒入,照着正对围栏的书桌。有些残破。

    旁边还有个书架,空荡荡的。一套简单的桌椅,另外还有一张铺着褐色被单的床。墙壁上连一点装饰用的挂件或者画作都没有。

    就这个年代来说,这样的房间算是不错的了,毕竟只是平民住的地方。然而,虽然在三楼顶层,房间却依旧弥漫着一股子霉味,空气混浊而潮湿。一打开门,刺鼻的味道就扑面而来。

    依琳的眉头都蹙起来了,不自觉地用手捂着鼻子。

    老板连忙小跑着去打开窗户透气。

    “就没有更好的房间吗?”大胡子骑士气冲冲地问。

    将房间里的两盏油灯都点上,旅馆老板谄笑着回答道:“这已经是最好的了。”

    “那就把你自己的房间腾出来!”

    大胡子骑士一下揪住旅馆老板的衣领将他整个提了起来,旅馆老板都吓坏了,手里的油灯差点掉落在地。

    正当大胡子骑士准备动粗的时候,依琳一抬手,大胡子骑士当即停止了动作,将旅馆老板放了下来。

    “行了。到天亮也就几个小时,睡哪里都一样。大家赶紧休息吧,还得赶路。”

    依琳发话了,大胡子骑士这才恭敬地往后退了一步,行了个礼:“是,依琳小姐。”

    “出去吧。”

    “是。”

    所有人都退出了门外。

    小小的房间里,只剩下依琳一个人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掩着唇一步步走到阳台前,将落地窗开得更大一些,然后静静地站着,任由微风从自己的脸颊拂过。扶着佩剑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忽然间,一阵尖叫声传来,紧接着,是马蹄声,尖叫声,冲撞声。

    “他在这里!快!”

    “别让他跑了!”

    睁开眼睛,依琳走出阳台往街道望去,看到一个穿着斗篷的矮小身影在街道上狂奔而过。身后追着一群骑士。一路上更是有许多人围追堵截。

    “真有巫妖?”依琳微微睁大了眼睛。

    只一会,那身影已经从她的视野中消失了,留下一地狼藉。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又听“咣”的一声,身后的房门被撞开了。

    大胡子骑士闯了进来,看到依琳站在阳台上安然无恙,才稍稍松了口气,行礼道:“依琳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

    ……

    格雷拎着黑猫夺路而逃,快得像一阵风似的。狂奔之中掀翻了巷子口的遮阳布,踩烂了菜贩子的摊档,撞断了马厩的栏杆……骑士们举起长枪在大街上驰骋冲刺,原本寂静安详的小镇被搅得混乱不堪。

    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两条腿居然跑赢了四条腿。

    巫妖身手敏捷的程度远远超过了骑士们的想象,他能像只蚱蜢似的一蹦三四米高,直接从骑士们的头顶上越过去,还能像一只仓鼠似的钻进狗洞里,甚至能散成上下两截,下半身从马下跑过去,上半身从骑士的头顶跳过去。弓箭对他更是一点用都没有,就算射中了,也只是给那黑色斗篷留下一两个窟窿,然后卡在肋骨里而已。一转眼,就被抽出来丢弃。

    “见鬼了!就没人弄一张网来吗?”

    “我要把他剁碎了喂狗!”

    “他跑那边去了!快!”

    骑士们被带着在小巷里不断兜圈,都转晕头了,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

    看着那些骑士们忽远忽近的身影,黑猫乐坏了。

    “哇哦,你居然能跑这么快?真看不出来呀,我以为你跑起来会散架呢!”

    “我给自己加了三层疾风术!”

    “可以!这才像个邪恶的巫妖嘛!哈哈哈哈!”

    胖幽灵还没笑完呢,只见格雷忽然一个急刹,掉头!

    只见迎面而来的骑士举起长枪就朝着格雷捅了过来。就在这一瞬间,格雷一弯腰准确地躲过了攻击,顺手捡起了个什么东西。

    黑猫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你你你!你干嘛!吓死我了!”等黑猫缓过神来,才发现格雷在装下巴……好吧,骷髅跑起来果然还是会散架的,下巴掉了,确实应该捡回来。

    稍稍缓了口气,再向周围看去的时候,黑猫猛地炸毛了。因为他们已经被一大堆的骑士、骑士扈从、步兵,甚至平民里外三层,团团围住了!

    “看你们还往哪里跑。”银甲骑士骑着马,狰笑着走到他们面前。

    “我们?不!我跟他没关系!我只是一只路过的野猫而已!”黑猫死命挣扎着要解释,可惜它的后颈皮被格雷死死揪住了。而它的声音,落到银甲骑士耳中也只是“喵喵喵”的一阵乱叫而已。

    ……

    依琳站在阳台上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格雷,身边站着大胡子骑士和高瘦中年男子。

    旅馆的楼下,手下的几名骑士和骑士扈从已经全部亮出武器,整齐划一地形成了一个防御圈护住旅馆所有入口。

    ……

    血红色的月光挥洒而下,照亮格雷光秃秃的头盖骨和那一身破旧的斗篷。

    他缓缓仰起头,环视四周。

    所有的长矛都准确对准了他,握着长矛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干咽了口唾沫,睁大了眼睛,紧张得瑟瑟发抖。

    巫妖已经上千年没出现在地面世界了。对于在场的所有人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清楚地看清一只巫妖的模样。

    矮小,只相当于人类十三四岁孩子的身高,洁白的骨骼在月光下散发着暗红色光泽,眼眶中暗红色的灵魂之火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晃动,留下残影。虽说跟传说中的巫妖有些许出入,但这邪恶的模样,也已经足够用来吓唬不听话的孩子了。

    缓缓张口,格雷如各种小说版本里的邪恶巫妖一样吐出一缕白雾,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准备像小说里面那样,放点什么狠话或者咒骂一下神明的时候,他说:“是我错了,我可以把骨头埋回去,然后再写一封道歉信给墓地的主人。请接受我诚挚的道歉。”

    这声音是直接通过灵魂感应传递的。

    一下子,所有人都愣住了。现场一片安静。

    站在阳台上的依琳眉头都蹙起来了,哼笑了出来:“他在说什么?”

    一边的大胡子骑士都开始挠头了,一脸的疑惑。

    巫妖没有表情,但这话里的意思,应该每一个人都是听得明白的。

    被拎在手里的黑猫都开始翻白眼了:“哪个大反派还没动手就先投降的?你还要道歉?我的天哪!你这样简直是巫妖之耻知道吗?”

    “我只是想尽可能以和平的方式解决而已。”格雷说。

    格雷是这么想的,然而,这番话落到银甲骑士的耳中,领会到的却是另一层意思:“你的意思是,你要投降?”

    “额……可以这么说,如果你们愿意接受我的道歉的话……”

    还没等格雷说完,银甲骑士已经嚷嚷了起来:“大家听到了吗?他在害怕!他在害怕我们!哈哈哈哈!他害怕我们,我们还怕什么?都给我上,拿下他!”

    “冲呀!”一下子,所有人都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朝着格雷飞扑了过去,吓的格雷都傻眼了。

    一片混乱之中,人马挤成了一堆。

    “后面的人别推呀!”

    “卧槽!谁轧我屁股了!”

    “我抓到巫妖了!抓到巫妖了!”

    “那是我的脚!”

    大概是格雷实在太矮小了吧,这一挤,就直接给挤没了。银甲骑士骑着马站在外围,举着长枪对了半天,愣是没找出格雷在哪里。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亲自冲进人堆里去的时候,忽然发现格雷从某个人的胯下灰溜溜地爬了出来,然后,又很快钻了回去,拖出了一只黑猫。

    “他在这边!要跑了!”大概是还对巫妖有所忌惮吧,银甲骑士没有立即冲上去,而是大声嚷嚷了起来。

    这一迟疑,给了格雷逃跑的机会。

    只见他双手快速一掐,完成了一道咒语。

    下一刻,还没等围殴的人们反应过来,格雷的双脚已经离地,身体刷的一下,像个皮球一样被抛向了高空。

    “你既然会飞!干嘛不早点飞!”被格雷拎着的黑猫尖叫着。

    “因为我不大会用呀!”

    尖叫声中,骑士们看到格雷的身影在天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砸塌了小镇另一端的一个稻草棚,摔散架了。

    整个世界一下安静了下来。

    回过神来的银甲骑士高高举起手中的剑呼喊道:“追!”

    于是,所有人又狂奔着跑向了小镇的另一端。

    依琳的心这才稍稍放了下来,哼笑道:“巫妖傻,人更傻。”

章节目录

迈向克里玛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甲鱼不是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鱼不是龟并收藏迈向克里玛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