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帘子,依琳先从帐篷里走了出来,格雷跟在身后。

    停下脚步,依琳环视了一圈站在外面的孩子们,轻声问道:“你说还是我说?”

    格雷愣愣地站着,望着孩子们,没有说话。孩子们也都望着他。

    “那还是我说吧。”干咳了两声,依琳轻声说道:“我,跟格雷男爵商量过了,鉴于战事紧急,我们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照顾你们,所以,现在我们需要送你们回家。”

    “为什么呀?”

    “我们是骑士,不需要人照顾!”

    “我们可以照顾自己!”

    一下子,孩子们哗然了。

    “可以照顾自己也必须回去!”依琳的声音高了八度,不容辩驳。

    “老大,是真的吗?你说句话呀。”

    “老大,是你说我们已经是骑士,可以上战场的。”

    孩子们的目光都望向了格雷,期待着。格雷只能木讷地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先回去吧,好吗?我已经答应依琳小姐了。”

    穿着盔甲的孩子都沉默了,呆呆地望着格雷,一个个眼中都泛起了泪光。

    “看吧,我早跟你说过了不要这么干了。搞得这么伤感,何必呢?”黑猫无奈叹了口气。

    依琳回头静静地注视着垂头丧气的格雷。

    有人小声说道:“你答应过我们的……”

    “是呀,我都跟家里说好了。”

    “住口!”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孩子站了出来,高声说道:“我们是格雷男爵的骑士,是银月骑士团的成员。按照誓约,我们必须遵从格雷男爵的一切要求。老大想我们回去,我们就应该回去!”

    另一个孩子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来,轻轻敲了一下胸甲。哽咽着说道:“是!谨遵您的吩咐,我的男爵大人!”

    “谨遵您的吩咐,我的男爵大人!”所有的孩子都齐声说道。

    十五个人,十五张稚嫩的脸庞。

    格雷不敢直视他们的眼睛,只能木讷地点头,不知道应该点几次。

    他小声对黑猫说:“我有点想哭。”

    “可你没有眼泪。”

    “我的心好痛。”

    “但你也没有心。”

    “是呀,我什么都没有。”

    “对不起。”他只能轻声对孩子们说。

    “霍尔斯,派人把他们都送回去。”

    “是!”

    “我们可以自己回去。”为首的孩子青涩地说道。

    “行,你们自己回去。”依琳只能无奈交代道:“那就派人跟着他们,一定要确保到家。”

    “是!”

    在霍尔斯的催促下,孩子们都走了,一步三回头,远远地还在跟格雷挥手道别,依依不舍。

    有的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别哭,我们是骑士!”比较年长的孩子安慰道。

    “嗯。”哭泣的孩子重重地点了点头,不哭了。

    低下头,依琳发现还有留下了一个。

    “这是小吉米吧?也送回去。”

    “是!”一旁的麦克轻声说道。

    离开的孩子中,大概只有小吉米是开心的吧。

    “对不起。”轻轻拍了拍格雷的肩,依琳也走了,回到了自己的营帐里。

    只剩下格雷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只剩下他一个人,灵魂之火极其微弱。这显示他的情绪极为低落。

    就这么呆呆地站了好一会,他走到一旁的砖头上抱着膝坐下。一直坐着。旁边依琳的两个侍卫都在有意无意地看着他。

    云朵在空中轻轻飘荡,阳光缓缓地改变了倾斜的角度。

    “喂,你没事吧?”黑猫小声问。

    “没事。我只是……不明白。”格雷小声答道。

    “不明白什么?”

    “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送走。他们都是正直而善良的骑士,虽然还没成长起来,但在战场上我可以保护他们。我也可以帮依琳打赢战争,她不需要担心。”

    无奈,黑猫只能说道:“因为没人信。”

    “没人信,他们都不相信我了吗?”

    “听着,格雷。这不是他们不信你……好吧,也是。但不是你想的那种不信。事实上,人类的世界很复杂,比巫妖的世界复杂多了。很多事情都不是表面上说的那样,都有个度。当然,我知道这个度对巫妖来说很难拿捏。不过事实就是这样的。就好像你的骑士精神,你理解的,跟别人理解的,也不是一样的。”

    “你是说,我的骑士精神也错了?可我已经按照誓约一条一条地在做了。”

    “是的,你按照誓约一条一条在做。但,骑士精神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至少在其他人,包括我的眼中,骑士精神不是你想的那样。”

    “可是孩子们的理解就跟我一样,他们也相信我。”

    “那是因为他们是孩子。”

    “可他们会长大。”

    “长大了就变了。”

    “为什么要改变呢?每个人都正直而善良,难道不好吗?”格雷缓缓地站了起来,迈开蹒跚步伐,一步步地往前走。骨马在背后悄悄跟上。

    四周的士兵们都在看着他,可他只看到自己的路。

    现在,这条路都变得模糊了。

    行动派的他,总是那么坚定,从未如此彷徨过。

    “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真的。虽然我每天嘲讽你,但格雷,我也觉得你是个优秀的骑士。你比绝大多数的骑士都优秀,但你不可能成为一位伟大的骑士。”

    “你不是在夸奖我对吗?”

    “我很高兴你听出来了,至少没像对霍尔斯的话那样理解错误。是因为伟大的骑士比优秀的骑士重要,而统帅、将领远没有优秀的骑士重要对吗?”

    “是的。我想当一个伟大的骑士。但我并不想当统帅,也不想当将领。骑士精神里没有它们。我就想……好好地当一位骑士。”

    黑猫能想出一千一万句嘲讽的话语,但此时此刻,它不想说。是的,不想说。

    一位骑士居然是一只巫妖,这简直糟透了。

    但一只巫妖居然想当一位骑士,而且是一位伟大的骑士,恪守着骑士精神。这听上去……也许比教堂里那些冰冷而猥琐的雕塑更加让人振奋吧。

    有那么一瞬间,黑猫甚至觉得,也许格雷的到来,会是上天赠予这个世界的礼物。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明天的路,谁知道呢?

    日暮西斜,夕阳下,一只穿着骑士盔甲的巫妖带着一只黑猫,牵着一匹骨马朝着白城缓缓走去。

    “黑猫。如果我还想成为一位伟大的骑士,我应该怎么做?”

    “从学会关注别人的感受,能准确听懂别人的话,听懂别人话背后的意思开始。”

    “具体呢?”

    “例如,你得先问我的名字,然后记住它。跟着你这么久了,你甚至都没问过我的名字。”

    “好吧,那你叫什么名字?”

    “伯来斯冬。艾比利斯。威尔斯比尔。伊比利。撒切尔比利。肯非德斯切尔姆斯。”

    “……”

    “你可以叫我伯来斯冬。肯非德斯切尔姆斯。”

    “看来我恐怕当不了伟大的骑士了,还是叫你黑猫吧。”

    “……”

章节目录

迈向克里玛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甲鱼不是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鱼不是龟并收藏迈向克里玛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