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

    今晚,非常应景地出现了银色的月。整个狮王都都在庆祝格雷的到来,自然也包括狮王宫了。

    侍卫轻轻推开大门,迎面而来的,是上千平方的大厅,金碧辉煌。真的只有金碧辉煌能形容了。

    巨大水晶吊灯散发的夺目光芒,经由天花板和墙壁反射回来的光线全部都变成了金色。

    地面是灰白相间的大理石地砖,正中铺着带有黄色图腾的红色地毯。墙壁是多彩的壁画,描绘着以撒王国从创立至今的历史。雕塑全部被镀了金。

    整个大厅里都布满了人,每一位都穿着华贵的礼服,端着美酒。

    “让我们欢迎我们贝希尔公国的观礼团!”国王站在高台上喊道。

    一下子,大厅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如果说格雷从咸鱼港卡斯帕伯爵的城堡走向白城,是从一个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的话。那么从白城走向狮王都,就又是从一个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

    所有人都在看着格雷,当然,格雷对目光显然是没什么感觉的。他更关心的是装潢。

    “天哪!这里好漂亮!”他小声惊呼道。

    “这是国王的大殿。国王可有钱了,比依琳有钱太多。”黑猫得意地答道。虽然它也不知道自己在得意什么。

    “比宝藏还有钱?”

    “是的。”

    “那他为什么不像骑士剧里一样把钱分给穷人呢?”

    “格雷,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骑士梦想的。”

    “你是说国王是一个没有骑士梦想的人?”

    “额,你这个问题问倒我了。不过,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骑士这一个职业对吗?人们可以有别的梦想。”

    “好吧,可我觉得骑士梦想是最棒的。”

    “是的,我认同。”黑猫无奈答道。

    随着依琳,带着格鲁格鲁伯爵、雪莱、帕斯、琼斯、朵拉、艾比罗伯特、霍尔斯和麦克,格雷走到国王面前,跟着其他人一起向他恭敬地行礼。

    “都起来吧。”国王步下台阶,伸出两只手将格雷和依琳搀扶了起来,轻声说道:“今晚,你们才是主角。我一直在想,我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欢迎我们的英雄,但我实在想不出来。毕竟,圣骑士的情怀不是我们这种普通人能懂的对吗?这让我很绝望。到最后,我只能选择最肤浅的方式,举办一场舞会。希望格雷伯爵不要嫌弃。”

    “怎么会?”格雷惊叹地说道:“我很喜欢,真的。”

    “是吗?”国王喜出望外。

    “当然,这座宫殿,这里的人,除了……”

    “除了什么?”

    “不。没有。我都很喜欢。”

    “喜欢就好,我感到非常欣慰。”音乐响起了,国王高声说道:“愿你们都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贵族们纷纷鼓起了掌。

    “我多怕你把‘除了你’说出来。”黑猫小声嘀咕道。

    “我是想这么说,但我想起凯瑟琳的警告了。”格雷小声回答。

    “谢天谢地,你还记得凯瑟琳的警告。等等,凯瑟琳呢?凯瑟琳?”

    没有回答。

    “凯瑟琳……”黑猫继续呼喊。

    格雷呆呆站在原地,依旧没有回答。

    “好吧,她又走开了。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要自力更生了。”

    “我参加过舞会,你放心。”

    “哦,你是说刚到白城那场吗?我一个小时没注意你就‘恋爱了’,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表白求婚加失恋’那场?”

    “虽然过程有点坎坷,但最终我成功了不是吗?”

    “所以你想怎么干?再邂逅一场‘美丽的爱情’?”

    “不,我对爱情是忠贞的。我已经有雪莱了!”格雷坚定地说道。

    是的,其他人都已经四散活动了,而雪莱就守在格雷身边,像一只炸了毛的猫一样,一双眼睛警惕地盯着四周。因为她已经预感到肯定有很多小婊砸要来勾搭她的圣骑士了。毕竟……她自己也是这么勾搭上的。

    “无论是谁来!我都不会退让的!”她在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加油。

    然而,很显然地,她低估了狮王都贵族少女们对圣骑士的热情了。

    黑压压一片地朝着格雷走来。

    “呀!”雪莱都惊呆了。

    “圣骑士,您好,我叫……”

    名字还没出来呢,旁边一个人佯装跌倒,已经把她顶开了。

    “我叫安德莉亚!我能……”

    又一个被顶开了。

    “我能请您跳一支舞吗?”

    “她舞跳得不好,还是跟我跳吧!”

    “你说什么!我舞跳得不好?”

    “难道很好?”

    “这里舞跳得最好的应该是我才对!”

    “都走开!你们这样太失礼了!会让人笑话我们狮王都的贵族的!”终于,一位少女站出来喝止了这场闹剧,然后说:“圣骑士大人,还是不要理会这些没有品位的女人了。跟我跳舞吧!”

    “不行!跟我跳!”

    “跟我跳!”

    “跟我跳!”

    一只只的手伸到了格雷面前,一个个仰着头,面带微笑。

    格雷都有点不知所措了。

    “这些真的是贵族吗?”黑猫小声嘀咕道。

    雪莱已经让人挤到外面去了,她拼命想要回来,都要急哭了。可怎么都回不来。谁能想象这些贵族少女平时看上去那么柔弱,关键时候居然能组成铜墙铁壁呢?

    嗯,她们之间虽然也是竞争激烈,但对雪莱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似乎所有人都已经达成共识了。

    远处,格鲁格鲁伯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没有国王的默许,她们绝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国王为什么要默许这样的事情呢?”一旁的艾比罗伯斯不解地问道:“如果只是听信了传言的话,那么她们针对的对象应该是我们的公爵大人。可她们明显在针对雪莱小姐,这说明她们其实是知道内情的。知道内情了还这么做……是不是在我们来狮王都的路上,发生了什么我们还不知道的事情?”

    “不清楚,我已经派人去查了。”格鲁格鲁伯爵轻叹道:“在之前我就已经知道,白城之战之后,王室在狮王都的威望急速衰弱,教廷声望前所未有地高涨。现在所有人都希望和教廷扯上关系。但光这样,还不够让她们这么疯狂。肯定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内幕消息。应该一会就会知道。”

    艾比罗伯斯恭敬地点了点头:“那就等候格鲁格鲁伯爵的消息了。”

    轻轻拨开围着他的贵族少女们,格雷走到雪莱面前,行了个礼,恭敬地伸出一只手道:“雪莱小姐,我能请您跳一支舞吗?”

    “啊!”慌了神的雪莱瞬间愣住了,片刻之后,她才重重地点了点头,呆愣地牵着格雷的手走入了舞池。

    那身后,一帮子贵族少女恨得牙痒痒的。

    “你没事吧?我看你有点不开心。”格雷小声问道。

    “不,我很开心!”拥着格雷,雪莱甜甜地笑着,扭头悄悄朝着那帮少女做了个鬼脸:“圣骑士是我的!”

    格鲁格鲁伯爵终于欣慰地舒了一口气。

    站在另一边的国王远远地看着舞池中的两人,轻声问道:“圣骑士……我们的格雷伯爵,真的一直穿着盔甲,从没有人见过他的面容吗?”

    依琳答道:“至少我没有见过。”

    “为什么呢?”

    “大概因为……他已经把灵魂献给圣灵了吧。盔甲能帮他保持自己的纯净。”

    “哦,是嘛?可他却又定下婚约了。当然,我不是说圣骑士结婚不好,事实上教廷也是支持的。只是我觉得,他身旁的人应该换掉。换一个,换谁都好,没有也行,就是不能是现在这个。”

    依琳犹豫着说道:“陛下,我不太懂您的意思。”

    “我们谈谈吧。”说着,国王端着酒杯转身朝着一旁走去。

    守在落地玻璃门旁边的侍者连忙伸手为国王推开门。

    想了想,依琳只能端着酒杯跟了上去。

    在国王的带领下,依琳走进了大厅旁边的一个房间。或者说,一个较小的厅。里面壁炉,沙发,一应俱全。而且沙发还是环形,围着一张桌子,能坐得下二十个人。

    身后的侍者悄无声息地把门关上了。

    此时此刻,宽敞的房间里只剩下依琳和国王两个人。

    “请坐。”国王伸手说道。

    依琳默默行了个礼,坐了下去。

    坐到依琳面前,国王捧着手中的酒杯,抿着唇想了想,开口说道:“我希望跟你达成一个协议,跟你要一个人。”

    “谁?”依琳问。

    “格雷。”

    “您指的‘要’,是怎么‘要’法?”

    “我指的是‘转封’。”国王挺直了腰杆,靠着椅背轻声说道:“是的,他现在是你臣属,名义上也是我的臣属。但我们都知道,实际上并不是。他只对你效忠。我希望你能解除跟他的誓约,让他向我宣誓效忠。”

    大概是多少有些心理准备了吧,依琳想也不想地说道:“格雷不会同意的。”

    “别急着拒绝,你先听我往下说。”国王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接着说道:“你会得到一片富庶的领地作为回报,当然,他也会有。这是必然的。同时,你还可以收回他现在名下的领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现在的封地是原本卡斯帕家族领地的一部分,包括了咸鱼港,以及原本卡斯帕伯爵的城堡。这规模可不小呢。你将一次性得到两片领地。要知道,你的父亲,老贝希尔公爵都不曾为家族做出这么大的贡献。”

    “我拒绝。”依琳面无表情地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国王却笑了,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别急,我们来说说这背后的原因,然后你再仔细考虑一下。信我,你很有必要听我把话说完。” 评论终于重新开放了,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吗?请留言。甲鱼想听听你们的声音。另外,居然有人打赏了雪莱!唯一一个受到打赏的角色!难道大家都觉得雪莱才是正牌女主角吗?感谢摸摸头、勒紧、风晓1990、tayliu、海底风暴、栗悟饭与龟功波、嗨氏的弟弟、梦中之幻境、懒de取ming、忘记的17年记忆、对我的打算、苍山负雪是白头、墨色纸、许你倾城温柔,还有一位没有标注网名的书友的打赏。

章节目录

迈向克里玛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甲鱼不是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鱼不是龟并收藏迈向克里玛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