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直接就把迪恩问懵了。连气氛都发生了某种诡异的变化。

    格雷静静地注视着迪恩。

    迪恩尴尬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笑,一直笑。

    然而,在场的其他三个人都没有笑,都在静静地注视着他。这让他的笑显得更加尴尬了。

    “我听说,教廷对我的意见非常大。是这样吗?”格雷又问了一遍。

    笑得嘴都有点抽筋了,迪恩只能收了收神,支支吾吾地说道:“如果我说不是……您恐怕也不信,对吧?”

    “所以呢?”格雷接着追问。

    很明显,这个问题今天是绕不过了。无奈,迪恩只能叹了口气望向旁边的两人,硬着头皮说道:“我想单独和圣骑士大人谈一谈,可以吗?”

    格雷也朝着依琳望了过去。

    “我们出去一下。”依琳起身离开了。

    卡尔行了个礼,也跟着离开了。

    房门关上,房间里只剩下迪恩和格雷两个人。

    阳光斜斜地从敞开的窗照入,照在茶几正中的花瓶上,留下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房间里的两个人,格雷看不清表情,一动不动地坐着。迪恩的表情则已经像便秘一样痛苦了。

    ……

    窗外远处的屋顶上,泽达和塔薇娅隐匿了身形,远远地,面无表情地看着。

    ……

    依琳和卡尔一走,迪恩顿时感觉压力没那么大了,但是痛苦依旧。

    毕竟,格雷的变化确实很大,早已经不是白城里那个终日无所事事到处做好事的骑士了。短短几个月时间,格雷已经变成了圣骑士,不只如此,还是有勇气和教廷正面碰撞的圣骑士,拥有一大帮死忠信徒的圣骑士。

    如果迪恩还以为格雷还像当初一样好忽悠的话,那也太天真了吧。事实上,这一点在他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可是,如果他还想要这个位置,他就必须要来。这是他最重要的任务,也是给予他这个位置的,最根本的原因。这一点,他比谁都明白。

    沉默了好一会,迪恩望着格雷,犹豫着说道:“教廷对您的意见来自很多方面,或者,简单地说,他们认为您做的都不对。”

    “具体呢?”

    “各个方面。”

    “具体呢?”

    “在追求的结果这个问题上,你们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在方式上,差太多了。您得承认教廷也是为了宣扬神圣信仰,正如教廷依旧承认您是圣骑士。至少在这方面你们没有任何分歧。但在方式上,你们的分歧确实非常大。”迪恩言不由衷地说道:“其实我觉得,方式都是小问题,目标一致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只要目标一致,就意味着没有什么不可以谈的。”

    “目标一致吗?”格雷问道。

    “当然。”迪恩斩钉截铁地答道。

    “那他们对鲍勃的事情怎么看呢?”格雷冷冷地问道。

    这一问,顿时又把迪恩给问住了,只能尴尬地说道:“好吧,目标还是有一点差别的。但是只一点点,对吧?”

    “只是一点点?”格雷认真地说道:“对其他人来说,或许只是一点差别,但对鲍勃来说,就是生和死的差别。对狮王都的居民来说,是正义是否得以伸张的差别。对国王来说,则是犯下了重罪,是否会受到惩罚的差别。具体内容,你可以在《圣经》第五卷,第十四节查到。我并不认为严重违反教义的事情,只是一点点的差别。”

    一段话,直接顶得迪恩哑口无言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沉默,许久的沉默。房间里静悄悄的。

    格雷静静地注视着迪恩,迪恩目光闪烁着,不断左顾右盼着,头皮都已经发麻了。到最后,只能缓缓闭上眼睛,叹气。那表情看上去已经放弃了,只是在本能地挣扎而已。

    沉默了许久之后,迪恩才轻声说道:“格雷……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

    “这才是真正朋友间的称呼。”黑猫小声嘀咕道。

    “可以。”格雷点了点头:“我十分荣幸。”

    迪恩犹豫着,沮丧地说道:“格雷,我敬佩你,真的。你是我见过的,最正直的骑士。你的理想比其他所有人的都要高尚。别人对你或许还有所怀疑,但我没有。我是看着你走过来的。我打从心里支持的你。我也很感激你,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跟你恰好认识,我没办法坐上现在的位置。他们希望我接触你,然后对你的行为作出预判。”

    “作出预判,然后他们想做什么?”格雷问。

    “我也不知道。”迪恩摇了摇头:“但我知道,你已经彻底激怒了他们。事情非常大,你已经触动了整个教廷的根基。这件事必须有个了结,要么你投降,要么他们投降。现在所有国家都在看着,总得有人认输不是吗?除非……你想要跟教廷决战。但我觉得这不会是个好主意。如果你对教廷宣战,那么最开心的肯定会是地狱的魔鬼。”

    “可是,教廷的做法不对。他们违反了神圣信仰,而那正是我坚守的。我不会对错误妥协。”格雷的语气中不带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我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他们也是这么告诉我的,我是指……他们也不会妥协。”迪恩抿着唇低头想了想,说道:“你可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吗?你现在想要的,教廷做什么,是你希望看到的。”

    “我希望他们宣布班尼迪克二世有罪,废除他的王位。还一切以正义。”

    “好吧,我把这视为你的核心利益。我接下来说的话,也许会冒犯你,但我完全是为你考虑。希望你不要责怪我。”

    格雷静静地听着。

    迪恩接着说道:“我有另一个办法可以达到一样的效果,你可以把班尼迪克二世找回来,让他继续坐在王位上,向所有人表明你依旧尊重教廷。同时,承认自己的鲁莽。在不会受到任何处罚的情况下,仅仅是承认自己的鲁莽而已。我可以想办法说服枢机院,过一段时间,教廷再以其他的理由罢免他。当然,罪名肯定不会跟这次的事情有任何关系。”

    格雷沉默着,依旧静静地看着他。

    迪恩干咽了口唾沫,接着说道:“整个狮王都都在你的控制下,虽然他还是国王,但跟囚徒不会有任何区别。我们只是需要让枢机院觉得你依旧尊重他们而已,抹除各国王室对教廷的猜忌。只是一点门面功夫。再之后,我们要找罪名也很简单。这个办法,可以暂时地,让你和枢机院达成和解。当然,只是暂时的,长期来说,我也无法保证。甚至我无法保证他们一定接受,但这毕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可以最大限度地达成你们彼此的目标,应该试一试。”

    说完,迪恩一摊手,无奈地看着格雷。

    格雷沉默着,沉默得迪恩都有些难受了。

    最关键的是,格雷戴着面罩,没有表情,这让迪恩对格雷的反应无从猜想。

    好一会,迪恩只能只能硬着头皮问道:“你……生气了?”

    “不,我没有。”格雷认真地说道:“我只是在想着如何委婉地拒绝。毕竟我能感觉到你对我的善意,善意,应该被友好地对待。”

    听到这句话,迪恩忽然笑了。这次他踏入这个房间以来,唯一一次发自内心的笑。

    “我发现……其实你跟以前一样没有变。至少心没有变。很高兴你承认我是出于善意。另外,如果你确实当我是朋友的话,请毫无顾忌地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事实上在提出建议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会被拒绝了,所以……”迪恩用手比划着说道:“我都能接受。”

    “那我说了?”

    “说吧。”迪恩把双手放在胸前,微笑着,准备接受格雷的回答。

    “这个方式绝对不可能。”格雷轻声说道:“这样做,会让所有人觉得国王并没有错。因为我们就是在承认他没有错。你不是说,恪守心中信仰,顺从自己的内心追逐信仰,本身就是对信仰最好的诠释吗?这是你教我的。至今依然是我的信条。正如所有国家都在看着教廷,所有人也都在看着我。我们不应该通过这种方式鼓励犯罪。另外,罗织罪名这种事,本身就是罪。不是他的罪,而是我们的罪。希望牧师先生能理解。你的建议,我只能拒绝。”

    “我明白了。”迪恩恭敬地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架,微笑着说道:“我会继续从中撮合,尽量在你和教廷之间寻找一个让彼此都能接受的方式。”

    “好吧……”格雷犹豫着答道。

    一片和谐的气氛中,谈判走向了破裂。

    ……

    “你觉得,在那些老家伙不出手的情况下,教廷跟圣骑士正面碰撞,谁会赢?”塔薇娅问。

    “不好说。”泽达稍稍沉默了一下,答道:“如果那些老家伙不出手,意味着拥有非人类力量的圣骑士占有绝对的优势,如果他能够善加运用的话。但,教廷也不是只有天堂的力量可以用。”

    “你是说,他们可能会引入其他力量?”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会。甚至,‘力量’已经到了狮王都也说不定。教廷已经陷入了巨大的危机,这些家伙的手段我见识过。无所不用其极。”泽达轻声说道:“也许,谈判从来就只是幌子也说不定。”

    ……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还没注意到,一个穿着蓝色斗篷的人正骑着马,拿着魔杖晃晃悠悠地行走在狮王都热闹的街道上。

    那脖子上戴着一条古朴的项链,项链的吊坠上有一行字,模模糊糊地写着:“克里玛莎”。 感谢果油、北忆寒、摸摸头、九尾妖湖、妄想之鬼、梦中之幻境、龙之觉悟、中网汤姆猫、封铭错、xiaotang246、keray,以及一位没有登记网名的书友的打赏。另外,有一个好消息,《迈向克里玛莎》应该会在下个月16号上架。到时候,请大家记得来给格雷一个首订。

章节目录

迈向克里玛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甲鱼不是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鱼不是龟并收藏迈向克里玛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