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的到来,在任何时候,对于任何国家来说,都是一件极大的事情。甚至比新王登基还大。这一方面因为大陆上只有一位教宗,却有二十三个国家。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教宗当上教宗,一般年纪都已经七十往上,甚至八十好几了,难以接受如同远征一般的长途跋涉。所以,不到逼不得已,教宗都不会离开教廷。而带着十七位红衣主教和一千名圣殿骑士出行,更是千年以来闻所未闻。

    虽说格雷已经尽量做到他所能想到的,最隆重的了,然而,国贫民弱的以撒,显然也没办法支撑起多么了不起的庆典。格雷也不允许在这时候劳民伤财。整个欢迎仪式看上去规模宏大,实际上只是出席的人够多,名头够大而已。花的钱比当初班尼迪克二世为格雷办的都要差得远。

    当然,相比于即将到来的,影响整个大陆的重要谈判,这点小事,自然也不会有人在乎。

    绕行了狮王都一周之后,马车便来到了皮尔斯大教堂。

    出于礼貌,格雷将整个皮尔斯大教堂都让了出来供教宗,随行的十七位红衣主教,以及其他神职人员居住。圣殿骑士们则把整个皮尔斯大教堂都严严实实地控制了起来,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食物,以及生活所需的所有用品都已经准备好了,请教宗以及诸位主教自行取用。”

    “不用了。”一位红衣主教轻声说道:“教宗不会使用任何外来的东西,我们已经全部自备了。”

    “那就,请便。”格雷恭敬地行了个礼:“请问,正式的面谈什么时候进行呢?今天晚上吗?”

    教宗静静地站着,背对着格雷,抬头仰望着皮尔斯大教堂里宏伟的神像。

    拦在教宗与格雷之间的红衣主教接着说道:“当然是明天了,今天晚上,教宗大人必须要休息。不是所有人都像你的银月骑士团一样可以不眠不休的。”

    “我明白了。”格雷再次恭敬地行礼:“如果还有其他事情,请随时吩咐。”

    那红衣主教点了点头。

    站在一旁的,还有整整的一排红衣主教,里面包括了上上任的以撒主教安东尼三世。一别一年,此时此刻再见到格雷,他可谓是五味杂陈了。

    再次行了礼,格雷退出了皮尔斯大教堂。

    待到格雷走后,望着神像的教宗才轻声说道:“你们觉得,他跟你们一开始想象的有区别吗?”

    “有些许区别吧,比想象的可亲多了。至少是彬彬有礼的。虽然他行吻手礼的时候,甚至不愿意摘下面罩。”有红衣主教说。

    另一个红衣主教说道:“我以为他会是一个非常强横的人。毕竟,他从来不愿意摘下面罩,这让我想起了十几个世纪以前关于精灵王的传说。以为他是一个高傲到瞧不起任何人的人。”

    “格雷从来不是那样。事实上,他是一个非常友善的人。”安东尼三世叹了口气,说道:“他对所有人都友善,即使是对敌人。除非,对方的理念跟他出现了巨大的分歧。但我觉得也不是不可修复的。我所见过的,让他最为愤怒的人就是班尼迪克二世,然而,他现在又把权力还给了班尼迪克二世。虽然王冠被他收走了。”

    “你是在为他说话吗?”有红衣主教问。

    “不,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安东尼三世轻声答道。

    一位圣殿骑士匆匆从门外走了进来,带着一位服饰都有些褴褛了的神职人员。进门的时候,守在门口的两位圣殿骑士把他浑身上下都搜了个遍。

    那人是个秃头,尽管两只眼睛已经深陷了,但身上的肥肉却一点都没少。

    “教宗大人,主教大人们。有原狮王都的神职人员求见!”

    “都这么失败了,还敢露面?”看了一眼,一位红衣主教轻声说道:“让他过来吧。”

    “是!”

    刚被搜完身的胖牧师躬着身,笑嘻嘻地走了过来,跪地,叩首。

    “参见教宗大人!参见诸位主教大人!我,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禀报!”说着,胖牧师从自己的衣兜里摸出了一本《巫妖圣骑士》双手呈。

    原本打算去接的红衣主教扫了一眼,就将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你拿这个来干什么?一本?”

    “这不是一本那么简单,上面写的,极可能就是圣骑士的真相!圣骑士格雷,其实是一只巫妖!”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旁边其他的红衣主教都笑出声了:“拿着一本说这是真相?”

    “该不会是留在狮王都,几个月下来饿昏头了吧?”

    “虽然他一直戴着面罩很诡异,但如果他真是一只巫妖,怎么会让人知道他是一只巫妖呢?更何况写成去卖?”

    “我们十分理解你想要有所作为的心情,以撒教会的失败或许让你的精神有些崩溃了吧。但,教廷是一个严肃的地方,不是拿着一本就可以作证的地方。”

    “不,诸位大人请听我说!”秃头胖牧师连忙说道:“这本书的作者说是圣骑士格雷亲口吩咐他写的!我们十分确信圣骑士格雷召见过他,而且是跟班尼迪克二世一起!所以他绝不是胡说八道!”

    “那就更离奇了,如果他真是一只巫妖,他为什么要让人写这样一部呢?这件事只有三种可能,一是你胡说八道,二是那个作者胡说八道,三是根本就是个陷阱,圣骑士格雷胡说八道!”红衣主教们依旧不相信。

    然而,背对着秃头胖牧师的教宗却在这时候伸出了一只手:“拿来,我看看。”

    “教宗大人,这种书有什么好看的?”站在教宗身旁的红衣主教尴尬地笑了。

    “拿来。”教宗又是重复了一遍。

    一下子,所有的笑声都消失了,红衣主教们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望着教宗。

    秃头胖牧师兴奋地把手中的《巫妖圣骑士》交给了站在他身前的红衣主教。

    接过,教宗一边翻阅着,一边轻声说道:“到现在为止,我们犯下太多的错误,全部都是因为我们基于常理推断。然而,事实证明格雷,并不是一个可以用常理推断的人。安德鲁师在投靠他之前最后一次传递回的信息告诉我们,圣骑士格雷,极可能是一位亡灵法师。当时我们没有人相信。”

    顿了顿,教宗回头望向红衣主教们,接着说道:“后来,李维证明了这一点。通过天使的观测,我们确认圣骑士格雷手下全都是皈依的黑暗生物。甚至连魅魔都有。他还曾经说过银月骑士团里有至少一只巫妖,因为整个银月骑士团都是亡灵骑士。那不是人类的力量能做到的。而由始至终,他都没见过那只巫妖。如果这只从未露面的巫妖,跟从未摘下面罩的圣骑士格雷,是同一个人,盔甲里其实是一副骷髅架子呢?不要忘了,他的过去一直都是空白,没有人知道他是哪里人,父母是谁,怎么长大的。不仅仅是从不摘下面罩这么简单。”

    一下子,在场的,所有的红衣主教都呆住了。

    ……

    “我不知道他是否正直而善良,但我觉得,他至少是一个理智的人。”格雷如此评价。

    “那你准备跟他要什么呢?我觉得他此行最主要的,是想要回四个圣骑士。什么情况下,你会同意释放四个圣骑士?”黑猫问。

    “如果他同意严格地约束四个圣骑士,那么我可以同意释放他们。当然,他还必须承诺让教廷往更好的方向发展。很多东西,例如圣骑士的选拔,本质上就有问题。必须要改革,而我必须参与其中。我并没有想要立即进行大规模的改革,但至少应该是循序渐进的,而不应该是停滞不前。”

    “我觉得用条件交换的方式的话,你们会很难谈妥。”黑猫打了个哈欠说道:“如果要改革,而你又要参与,应该参与到什么程度呢?决定权给你?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果这么做,等于你变成了教宗,甚至比教宗的权力还大。已经相当于枢机院了。就算教宗同意,枢机院也是个麻烦。但是不把决定权给你,很可能改革相当于没改。你实际上只是得到了一个知情权,就算他们无限期拖延,你也毫无办法。凯瑟琳,你觉得呢?”

    “我觉得……或许我们不需要想太多。”凯瑟琳轻声说道:“既然是和谈,那么彼此间的信任很重要。如果彼此间无法互相信任,那么即使谈成了,也可能很快破裂。教宗虽然做得让我们不满意,但或许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毕竟枢机院的权力比他还大,他一个无法改变什么。做的不好,并不代表他就想这样。而他能当上教宗,肯定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如果我们能争取到他的支持,让他明白格雷想要的,或许一切会比我们所想象的简单很多。”

    薇薇安在一旁歪着脑袋,想着。

    格雷默默地点了点头,黑猫也是若有所思。

    “既然这样,那我明天的谈判策略就应该是首先争取教宗的支持,让教宗明白我想要什么。而不是跟他谈条件,对吗?”

    “聪明,就是这样!”黑猫答道。

章节目录

迈向克里玛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甲鱼不是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鱼不是龟并收藏迈向克里玛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