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天星斗的时候,格雷才踏上了回去的路。

    一路上骑着马静静地走着,静静地看着周围忙碌的人。

    入了夜的圣洛伦萨,呈现极端的两极分化。有些街道连一个人影都没有,静悄悄的,只剩下居民家中透出的光亮照着冷清的街道。间歇的,听见传出的吵闹声,或者欢笑声。

    进入闹市区,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了。

    大街上滋滋燃烧的火盆,升腾的黑烟。往来络绎不绝的人。街边小贩传来的吆喝声,讨价还价的嚷嚷声,争吵声。大街上依旧是那么地人满为患。除了天黑了,照明的火盆点起了火,似乎跟白天也没什么区别。

    格雷骑着马静静地走着,静静地看着。

    “我们该怎么办?”黑猫小声说道:“其实这句话应该你来问,但你一直不问,我只好问了。他们打算揭露你巫妖的身份,我们该怎么办?”

    格雷依旧骑着马静静地走着。

    “一只巫妖如果不说话,也不做什么事情,通常就是在思考。”薇薇安说道:“但是你不打算告诉我们你在思考什么吗?”

    沉默了好一会,格雷才轻声说道:“没什么,其实我觉得我只是在复习过往思考过的事情而已。当然,也有一些新的东西。他们想揭露我……这我们两年多以前不就已经想到了吗?教宗大人当时没有立即选择揭露,对我们来说才是个意外。”

    “新的东西呢?是什么?”

    “我比较意外,人们是不是真的那么讨厌巫妖。好吧,这也不是什么新东西了。我们早就知道。只是巫妖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让他们这么讨厌了呢?”

    “与死亡为伍?大概是这个吧。我觉得与其说他们讨厌,不如说他们其实是恐惧。恐惧死亡,所以也就恐惧巫妖。”

    “是因为教义,当然,更多的应该还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薇薇安在格雷的四周飘荡着,轻声说道:“也许你无法理解这种感受,因为巫妖不惧怕死亡。人类是一种看上去弱小,实际上却十分可怕的物种。他们恐惧死亡,所以教廷就用死亡引导他们。地狱也做一样的事情,这几乎已经是共识了。于是,巫妖成为了受害者。”

    格雷又是沉默了。

    “这群蠢货,他们难道就知道自己在招惹谁吗?”黑猫说道:“也许我们应该运用魔主的力量了。我们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控制教廷,然后选自己当教宗。你永远都不会死亡,这样一来,事情就结束了。”

    “但这样只是用一种强权,结束另一种强权而已。”格雷无力地答道:“这不是我们要的正义。”

    “可你要的正义会让你送命的。如果身份被揭露,按照与圣灵的协议,他们会立即剥夺你圣骑士的身份,同时发起征讨。而同时,一个被揭露身份的巫妖圣骑士,也已经没有利用价值。魔主将会放弃你。这样一来,我们甚至无法运用魔主的力量进行抵御。还记得在巴克小镇发生的事情吗?四个圣骑士打你一个。排除魔主,我们现在的力量并不比之前强多少。”

    “我不害怕。”

    “但跟着你的人呢?如果你被击败,他们的下场肯定不会好。还有雪莱、里奇。你考虑过他们吗?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有时候我确实是支持教宗的观点的。只有正义的过程,没有正义的结果……这真的是守护正义吗?”

    “那魔主的力量呢?”

    “嗯?”

    “我们运用魔主的力量,我们清楚地知道魔主想要什么。那不是一个正义的结果。如果我们运用的过程都不正义,那么,我们将同时失去正义的结果与正义的过程。当然,也许我们已经失去了。这样一来,我们努力的意义又是什么?”

    一下子,薇薇安和黑猫都沉默了。

    “其实我始终没有挣脱最初的疑惑。”格雷轻声说道:“贯彻正义的过程中,当我越往前走,就背负着越多。你看这周围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都有自己不一样的生命轨迹。而如果我走进他们的生活,秉承我的信念去改变他们的生活,那么我就需要对他们的生活负责。可我真的负责得起吗?我知道这是一种逃避,但我不得不去想。”

    喧哗的大街上,格雷继续静静地走着。

    许久,黑猫只能评价道:“我觉得教宗对你的影响已经出现了,在你心中,结果正义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行吧,你自己考虑,我觉得无论什么难关,总会过去的。”

    ……

    “妈妈,爸爸为什么不杀了那些教廷的混蛋呢?”

    正吃着晚餐的小里奇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雪莱都惊呆了。隐去身形躲在暗处的凯瑟琳和艾博德也是如此。

    “这些话是谁教你的?”雪莱瞪大了眼睛。

    “没……没人教,是我自己想的。”小里奇委屈地低下头。

    “不可能!一定有人教你,我从来没跟你说过教廷的事情!说!是谁!”雪莱都生气了。

    小里奇扭扭捏捏了好一会,才小声说道:“是那两个鸟人说的,我听到了。”

    凯瑟琳和艾博德都吓得愣住了。

    “鸟人?”

    “就是头顶有光圈的那两个。”

    “那是天使!”雪莱纠正道。

    “就是他们!”小里奇开心地拍起了手,发现雪莱脸色并不好看之后,又连忙把头低了下去。

    “天使不会跟你这么说的。”

    “但是他们说教宗去世,枢机院的人会欺负爸爸。他们以前还欺负过你,我觉得这种人就应该杀掉。”

    “他们还说什么?”

    “还说了很多,他们每天都叽叽喳喳地聊天,烦死了。”

    凯瑟琳和艾博德不约而同地捂住了嘴,互相对视了一眼。

    “你不能这么想知道吗?”雪莱轻轻抚摸着里奇的小脑袋说道:“你父亲是圣骑士,他会用自己的办法解决问题的。你是他的孩子,你也应该是正义的。不能这样考虑问题。”

    “可是正义,真的好难受,要受委屈。”里奇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

    “正因为这样才可贵知道吗?爸爸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妈妈也不喜欢。”

    里奇蹙着眉,一脸的无奈,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妈妈。”

    雪莱伸手将里奇拥在怀里,小声说道:“爸爸很忙,有做不完的事。妈妈最担心的,就是你长歪了。圣骑士的孩子也应该是正直而善良的,不能是邪恶的。应该对这个世界多一点善意。”

    “嗯。”里奇重重地点了点头。

    艾博德缓缓地舒了口气,拍打着翅膀一点一点地后退。凯瑟琳也跟着后退。

    直退出公里开外的距离,确信里奇无论如何不可能再听到他们的谈话了,艾博德才轻声说道:“我们以后说话要小心点,这孩子太可怕了。”

    凯瑟琳点了点头,望向城堡的方向:“还好他有雪莱这样的母亲。否则的话,他会是整个世界的噩梦的。”

    “你确定吗?”艾博德望向凯瑟琳,说道:“雪莱是人类,总有一天会离开。你觉得格雷对他会有和雪莱一样的影响力吗?格雷见他的次数都不多。按照现在的趋势,他的力量会很快超越没有魔主帮助下的格雷,也许现在已经超越了。没人知道他能长成什么样子。到时候怎么办?”

    “是因为魔主力量介入的关系吗?他拥有这么强的魔法天赋。”凯瑟琳无奈叹了口气:“也许我们应该尽快申请把他也册封为圣骑士。”

    “册封他为圣骑士?他只是个孩子。”

    “派出一位天使陪伴他,与他建立良好的感情。”

    “这是一个好主意。”艾博德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他们并不知道城堡里,被雪莱抱在怀里的里奇正有意无意地望向他们所在的方向。

    ……

    安东尼三世给格雷提出了很多种建议,当中甚至还包括黑猫建议的,直接用武力控制教廷。

    然而,格雷没有选择其中的任何一条。

    第二天,他依旧前往教廷履行自己的职责,平静地去,平静地离开,平静得仿佛这只是一场普通的葬礼一样。那态度,让反对他的一众红衣主教都懵了。

    “他这是想干什么?难道我们猜错了,安东尼他们并没有站在他那边,把情况告诉他?”

    “不会是想在葬礼之后直接动武吧?”

    “这不可能。圣灵不会允许任何人直接用武力掌控教廷的。即便他力量再强,难道能与圣灵相提并论?”

    话是这么说,葬礼当天,圣殿骑士团还是做足了防备。四位圣骑士也同样如此。

    朱利安说道:“其实任何防备都没有用,都是多余的。”

    “所以呢?我们应该什么都不做?”李维冷冷地说道:“你不肯告诉我们他的力量究竟是哪里来的,又要阻止我们跟他作对?我们只是在做一件最基本的事情而已。阻止人类的教廷被巫妖占据。”

    可笑的是,那一天,红衣主教们的衣兜里大都揣着一面银月骑士团的旗帜。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就是这样,他们既要挑衅比他们强大的人,同时,却又怕死。有时候甚至这样的人占据了大多数。他们应该庆幸遇到的是格雷,而不是格雷还在成长中的儿子里奇。否则的话,结果可想而知。

    当然,事实是什么都没发生。

    教廷庄严而肃穆地送走了奥格斯格三世。红衣主教们安安全全地回去了,没有缺少任何一个零件。

    安东尼三世都要绝望了:“如果你什么都不做,那么你将迎来噩梦一般的结果。”

    “无论如何也封锁不了不是吗?”格雷轻声答道:“即使我当上教宗,他们也还是会揭露。即使我控制了整个教廷,他们也还是有办法将消息传出去。会有人相信,会有人议论,到时候我又该怎么对待那些无辜的人呢?”

    格雷拒绝采取任何动作,甚至没有提出参选。不过,结果却发生了异变。

    本来作为最大威慑的格雷没有起到作为“大反派”的作用,于是,枢机院内讧了。他们在教宗人选上发生了争执,投票被迫延后了三天。两位候选人开始疯狂地拉票。

    与此同时,一个新的消息传来。圣灵没有接受凯瑟琳册封里奇为圣骑士的建议,但依旧给里奇派出了一位守护天使。不过,几乎同时,里奇的诱导恶魔也到了。

    ……

    咸鱼港城堡,不大的房间,里奇独自面对天使和恶魔,一点都没有惊慌的样子。

    “你好,我叫迪莉娅,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守护天使。我只是个见习天使,但圣灵觉得如果我们能够一起成长的话,也许关系会更好一点。”说话的是一个长着两片白色羽翼,头戴光圈,有着金色及腰长发,赤着脚,穿着白色长裙,看上去有些腼腆,十分可爱的小天使。

    “很高兴见到你,我是里奇,巫妖的儿子里奇。”说着,里奇又望向了另一边。

    那是一个年幼的魅魔,和薇薇安一样红色的长发,红色的瞳孔,穿着一身红色长裙。与迪莉娅不同,她看上去十分自信。

    “你好,我叫萨琳娜。魔主让我担任你的诱导恶魔。”

    “所以你们能帮我做什么呢?”里奇睁大了眼睛问。

    这一问,倒是同时把天使和恶魔都问懵了。

    “我可以守护你向善……”迪莉娅小声说道。

    “那你呢?”里奇望向萨琳娜:“诱导恶魔,是诱导什么?诱导我向恶吗?”

    “额……我暂时没接到诱导你向恶的任务。”

    “所以呢?你的任务是什么?你总有任务不是吗?总不会是来我这里度假的吧?”

    萨琳娜的头皮都开始发麻了。来之前,她被告知的是里奇是一个只有几个月大的孩子,虽然看起来像五六岁。然而,这对话听上去只是五六岁?

    总不能告诉里奇她是魔主派过来当眼线,随时盯着里奇的吧?

    正当萨琳娜犹豫着应该怎么糊弄过去的时候,里奇却一摊手,说道:“既然你说不出任务,那就我给你分配任务好了。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一起教我魔法。还有,不准让我妈妈知道。”

章节目录

迈向克里玛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甲鱼不是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鱼不是龟并收藏迈向克里玛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