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脉狗头人走到这个狗头人部落洞穴前,抬起头看了眼这个洞穴前站着的不少狗头人。

    眼底闪过一丝波澜,随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都在这里?那正是省了我一番功夫。”龙脉狗头人很是冷静。

    有洞穴口的狗头人看见了走过来的龙脉狗头人,它们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引起了不小的喧哗。

    “为什么是这个家伙过来了。”

    “是隔壁部落的那个有红龙血统的狗头人。”

    洞,红发的亚利多德人听见外面的动静,他皱了皱眉,然后走到洞穴口看见了正往这边走过来的龙脉狗头人。

    是他?

    是它?

    龙脉狗头人与塔尔四目交汇。

    龙脉狗头人认出了这个红发亚利多德人,它见过他还不止一次,就是和它进行交易的那个人类。

    塔尔看见龙脉狗头人后心底一沉,看样子来势汹汹。

    这一次出来他没有带太多属下,他孤身一人来这边。

    这和他胆子大不无关系。

    整理了一下情绪,他将他的召唤兽狗头人勇士召唤出来,因为狗头人之间才能相互交流。

    所以他一直留有一个空白页给自己的狗头人勇士。

    当初刚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塔尔就带着他的军队枪杀了不少召唤兽,然后又带着属下进入森林,在森林里曾找到过一个祭坛。

    祭坛上他发现了几件宝物,其中有一张青铜召唤书页让他的召唤兽上限提升了一页。

    从那之后他就派遣军队大量搜寻祭坛,不过迄今为止并未发现到任何祭坛,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发现还是被手下的人私吞了......

    毕竟如果真的被私吞了,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知道。

    因为像召唤书页这种东西和食物一样,吃下去就消化了,难不成还能把每个人的肚子剖开慢慢查看不成?

    除非那个属下在公众场合暴露他有超过3张召唤书页的事实。

    塔尔脸上露出笑容,他和龙脉狗头人算是比较熟了,事实上他现在拥有的4只召唤兽里有两只都是龙脉狗头人交给他的。

    一只罕见一星和一只稀有三星的召唤兽。

    这是他与龙脉狗头人交易获得的。

    龙脉狗头人给他奖励,而他作为代价则是给了龙脉狗头人不下五百人。

    作为龙脉狗头人的合作对象,他自认为自己和龙脉狗头人关系还算熟络。

    这自然是一个好机会。

    在新收服的狗头人部落前获取好感度和威信的最好机会。

    塔尔在心底默默想到。

    他走向龙脉狗头人,将自己的背影留在身后其他狗头人眼中。

    但慢慢的他察觉到了不对。

    他从龙脉狗头人眼神中看出了不善。

    不善?它为什么要这样看我,难道是我哪里得罪它了吗。

    “......”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能够成为贝诺克市一方军阀的他本质上并不相信任何人,包括他的妻子,也包括他的儿子,就算是他的召唤兽也是在帮他挡过子弹后他才相信召唤兽是真的不会背叛他。

    和自己的性命相比,其他所有东西在这一刻都显得无关紧要了。他停下了脚步。

    哪怕是刚被他笼络快要收服的狗头人部落。

    “康德,你去和这位狗头人先生打个招呼。”他对身后的属下说道。

    站在塔尔身后的是一个褐色头发,眼神深邃的男子。

    他是塔尔的亲信,听见塔尔的命令后毫无疑问的直接大步走向龙脉狗头人,同时召唤出他的狗头人召唤兽向龙脉狗头人打招呼。

    “你好,狗头人先生......”化未说完,龙脉狗头人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然后直接提起来。

    康德拼命挣扎反抗,他对着龙脉狗头人的手臂拳打脚踢。

    但龙脉狗头人的手臂却稳若泰山。

    咔擦——

    龙脉狗头人脖子直接扭曲。

    “你跑不掉的。”龙脉狗头人眼神炙热的盯着塔尔,加快速度,身后的尾巴拖在身后泥土上留下一条浅浅的印痕。

    “狗屎,早就知道这狗头人靠不住,什么狗屁魔物。”塔尔愤怒大骂。

    他直接召唤出一只稀有三星的黄厌大雀,连忙爬在黄厌大雀的背上,“走,我们快点离开这里。狗头人你给我等着......”

    突然间塔尔发现了一个惊悚的事情。

    他发现无法查看龙脉狗头人的属性了!

    难不成这只狗头人被谁给收服了?这样才能证明这只狗头人突然间对他态度一百八十度急转变化的最大的原因。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在抽搐。

    实际上在查看到龙脉狗头人属性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已经将龙脉狗头人当做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如果不是因为他目前还打不过龙脉狗头人,如果不是因为这龙脉狗头人宅在地底下不愿出来。

    他早就想尽一切办法将这只英雄级别的龙脉狗头人猎杀了。

    黄厌大雀一飞冲天,直接飞上天空,几秒钟就拔高到几十米的高空。

    这头魔物是他亲自操纵火箭车猎杀的,因为会飞行所以一直被他当做自己的底牌。

    他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暴露过。

    “飞走了?”龙脉狗头人抬起头。

    虽然它不懂什么什么谋划,但它还是隐约间察觉到自己可能会将主人的谋划打乱。

    想到这里龙脉狗头人眼神一凝。

    不行,绝对不能让主人知道自己打草惊蛇了。

    那我就干脆把蛇打死,这样就不算打草惊蛇了。

    然后深吸一口气,喉咙和胸口部位如蛤蟆胀成一个球。

    火韵在鼓起的喉咙表面流淌,上面流淌着一丝温润的光芒。

    一丝残暴的火腥在酝酿。

    下一刻,火焰爆发!

    火柱冲天而起将黄厌大雀和它背上的塔尔淹没。

    须臾,两道被烧焦的黑影从天空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龙脉狗头人回过头望着这个狗头人部落,咧嘴一笑,笑容中尽是杀意。

    ......

    “你是说你把和你交易的那个军阀杀了?”陈一鸣揉了揉眉心。

    刚才他还在思考这个未曾谋面的家伙野心勃勃,肯定是一个心机深沉的枭雄式人物。

    然后转眼间你就告诉我你直接把他给杀了?

    这种荒诞的感觉让陈一鸣啼笑皆非。

    管你谋划再多心机再深,直接一巴掌拍死你就什么都解决了。

章节目录

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海洋精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洋精灵并收藏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