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往南方飞了整整一周终于回到山水市。

    远远的,王晓晓就看见了远处地平线上的庞大城市。

    一座座百米高的大厦鳞次栉比。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房子!

    这么高的楼是怎么建出来的,住里面的人是不是都非常有钱。

    对于从来没有见过这般高楼的人来说,第一次见到这种高楼可谓给她带来了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冲击。

    虽然在他们那个年代已经有高楼。

    可最高也就七八层,二三十米高,这还是在县城里最繁华的那条街的。其余大部分还都是两三层的小房子,甚至还不如炎国的五线小县城。

    “这......”王晓晓此刻就像土包子进村,四处张望。

    陈一鸣看见了养殖场。

    不过养殖场好像大了一整圈,

    一圈围墙将养殖场包裹在内。

    面积比他走的时候要大了将近1/2。后方院子里可以看见一整排邪异树形成的小树林郁郁葱葱。就像种的一大片芦荟。

    金翅鸟落在院子里。

    ......

    高倩正陪着两位老人唠嗑。

    因为二老进不了城市,能够活动的范围只在城市外。

    为了怕二老孤单,高倩也暂时辞了每天狩猎的固定日程。

    她每天都陪二老聊天。

    陈父陈母也时常询问陈一鸣和陈惊的事情。

    虽然相处不过一个月,高倩只知道关于两兄弟很少的东西,但就是这些东西二老也是听得津津有味、不厌其烦。

    “好像是陈一鸣回来了。”高倩站起来看向那一抹落入院子里的金色身影。

    高倩说道:“叔叔阿姨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看看是不是陈大哥,你们别出门。”

    跑到前院,高倩就看见陈一鸣正从金翅鸟背上下来。

    不过在陈一鸣身旁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高倩愣了一下,然后对陈一鸣说道:“陈大哥,你爸妈被王珂接过来了,现在就在院子后面。”

    陈一鸣听完就直接往后院跑去。

    转过一个拐角,前面屋子前站着两个他朝思暮想的人。

    陈一鸣眼眶一热,笑着跑过去抱住爸妈。

    自山水市被天坑吞噬之后,陈母就一直以为陈一鸣和陈惊兄弟俩没了......陡然间再次见到二人,可谓是大喜大悲交织在一起。

    一家人阖家团圆。

    看见这幸福的一幕,高倩眼底升起几分羡慕。

    就是不知道她爸妈在何处,当时他们好像是出去送货了,但应该就是隔壁几个邻市中的一个。

    王珂也答应帮她寻找家人,在悬赏楼里特意发布了一个寻人任务,只不过目前一直没有结果。

    ......

    “老二呢。”陈一鸣发现陈惊不在,他有些生气,这么关键的时刻他人居然不在。

    他走的时候陈惊还在养殖场里,结果他回来后人却不在,也不知道跑哪里浪去了。

    “陈二哥出去了。”高倩说道,她偷偷向陈一鸣挤眼神。

    陈一鸣心领神会,他让高倩他们先回去,他要和爸妈谈点东西。

    “你给王晓晓安排一间屋子,她一个人住,然后你教她用一些东西,她不是现代人。”陈一鸣说道。

    “啊。”高倩叫了一下,然后惊异不定的望着王晓晓。

    似乎很是好奇她的身份,“好的,我马上就去安排。”

    她带着王晓晓旋即离开这里。

    等到人都走后,陈一鸣召唤出自己的召唤之书。

    见陈一鸣的召唤之书颜色和自己的不一样,陈父心底纳闷,但他没有问,只是将疑惑藏在心底。

    陈一鸣使用一级权限,将每个月一百人次的转界名额对二老使用。

    转界名额就是可以让没有进入镇界碑的人进入镇界碑,同时也可以让其它镇界碑的人转入山水市镇界碑保护范围。

    相当于拿到山水市的绿卡。

    陈一鸣每个月都有一百个名额,不可累积。

    “这转界印您们二老直接接受同意就行了,费不了什么功夫。”陈一鸣手把手的指导二老。

    陈爸陈妈的召唤之书自动浮现出来,上面有一个通红的烙印。

    烙印呈现赤红色,仿佛一道猩红的星辰漂浮在虚空中,又好似一片浩瀚无际的血海。

    两道念头出现在二老脑海中。

    可以选择接受和拒绝,皆在一念之间。

    不过接受或者拒绝都需要再一次确认选择,以免某些思维容易发散的人或者某些比较皮的人不小心误选。

    陈爸陈妈他们自然是相信陈一鸣的,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接受。

    二老的召唤之书上浮现出两道烙印。

    最后飞出两道红光没入山水市中心。

    在转界成功后,二老也感觉之前山水市边界给他们带来的那种阻碍感也随之消失。

    二老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这一次再没有之前那般阻碍。

    直接跨过城市边界,进入城市领地之中。

    陈一鸣让二老在养殖场里逛逛,这段时间一直待在这个小屋子里,应该也是让二老憋得够慌。

    “陈惊去哪里了。”陈一鸣则趁着二老去闲逛的功夫找到高倩。

    高倩刚给王晓晓安排好房间,她对陈一鸣说道:“你等等。”

    转身跑回自己房间,高倩拿出一张纸交给陈一鸣,“他写的,你自己看吧。”

    “兄长勿念,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独自前往污染之地了,原谅我独自一人前往,因为我不想让你成为我的保姆,我现在已经拥有几只绝品召唤兽了,相比于其他还在苦苦挣扎的人,你已经帮我领先了很长的距离,你可以帮我一次两次,但不能帮我一辈子,有些事我总要学会独自面对。放心吧,我一定以保全自身安全为主!等我带着我的地精大军归来!”

    “我只看见了一个幼稚的小朋友。”看完这封信,陈一鸣面无表情的说道。

    然后他就要把这封信揉碎,但犹豫了一下,陈一鸣最后还是把揉成一团的纸重新摊开折好。

    我愚蠢的弟弟哦,你知不知道污染之地都已经跑到森林之外了。

    他本来准备回来提醒弟弟去之前要做好万全准备的,现在好了,不用提醒了。

    因为人已经提前走了。

    这让陈一鸣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

    那一次陈爸陈妈带着兄弟二人去游乐场玩。

    陈一鸣和弟弟因为一个棉花糖发生了矛盾,然后当时才九岁的弟弟一怒之下揣着口袋里的十块零花钱愤而独自坐上了独自回家的车。

    然后坐错车了......

    最后一家人在警卫署把他领回家的。

    幸亏他当时羽绒服里揣着当时就读的小学学生证。警卫署联系到学校,然后又通过学校联系到家长。

    陈一鸣看向北边的天空。

    那里的尽头就是森林之外。

    “他什么时候留的这封信?”

    “三天前。”

    三天,太久了,而且从这里到污染之地之间的距离也很远很远......骑着巨尾蝠龙一个月也不一定能到达目的地。

    陈一鸣叹了口气,如果真的不小心落入了凶险魔物的巢穴,这会儿那小子已经应该是一坨粪便了。

    不过应该不至于这么惨,他运气向来不错。

    就像那本来应该放在书包里的学生证不小心揣在了口袋里一样。

    说不定还会落入某个高人的洞府里继承他一身神宠也说不定。

    高倩看得出现在陈一鸣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现在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陈一鸣斜了她一眼。

    为什么要问这种蠢问题,他都懒得回答。

    “这是最近搜集到的山水市附近的哥布林半身人部落的地图,不过有些消息比较久了,可能有些部落已经被其他人消灭了。”高倩又递过来一份地图。

    陈一鸣接过地图,然后去打印机那里打印了一份。

    召唤出安娜贝尔和绿皮。

    将手中的地图分别交给二者。

    “去把地图上标识的所有目标全部消灭,用最快的手段。”

    绿皮咧嘴残忍的笑道:“绝对一个不留,放心吧主人。”

    安娜贝尔没有说话,只是扫了一眼然后就将地图揣进兜里。

    背着大弓头也不回的离开。

    “老大,我有些事情想向你报告。”戴着眼镜的刘森林抱着一叠厚厚的笔记说道。

    他其实早就到了,只是刚才老大在和高倩说话,他不敢插嘴。

    这会儿老大闲下来后他才敢过来。

    “我看看。”陈一鸣接过刘森林怀中的笔记。

    翻开后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你自己手写的?”

    “嗯!”

    “字有点丑。”

    “......”

    刘森林尴尬一笑,“以前都是用电脑和手机打字,好久没写字了。”

    “不过你工作态度还是很认真的。”陈一鸣收回目光,他看向刘森林,“回来的时候我也去那边看了。”刘森林有些紧张,他期待陈一鸣的评价。

    “看着还不错,就是成长速度慢了点,如果邪异树的成长速度能够再快一点就好了。”

    “我已经尽力了。”刘森林苦笑,“受限于材料,主要是缺乏高品质魔物血液。”

    “这你不用担心。”陈一鸣说道。“这段时间我去狩猎几只高级魔物......顺便给你找一只高品质大体积的召唤兽,这样以后缺血液的时候让你的召唤兽放血就行了。”陈一鸣说道。

    刘森林眼睛一亮,好像说得有道理。

    ------

    贝诺克市北。

    好几只飞行类召唤兽正载着主人仓惶从北边飞回城内。

    城北,一排排坦克和导弹车以及扛着肩扛式火箭筒的正规军正静候以待。

    在他们后方,沿途树木纷纷剧烈摇晃,大批树木摧折折断。

    烟尘喧嚣弥漫。

    后方三公里外的一栋三层小民居楼上上,一名穿着白衣的大胡子军阀正手持望远镜脸色严肃的望着前方的森林。

    轰隆隆~

    日光下,一头通体墨绿,脊背上长满了疙瘩,直径超过十米的巨型蛤蟆冲出森林,前方两棵大树直接被撞断。

    一道薄薄的水流如蝉翼般缭绕在它身体周围。

    “呱!”

    巨型蛤蟆纵身一跃,跳起上百米高。

    阳光投射在它身下,地面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影子,影子一一个缓慢而又极快的速度覆盖军队。

    轰!!!!

    下面的一辆坦克直接被压成了小饼。

    大地剧烈摇晃。

    强烈的震感让附近的人都站不起来。

    其中一位穿着白色上衣的大胡子军阀神色癫狂,同时充满了兴奋。在这种级别的怪物面前......所谓的军队真的不值一提。

    “但你是我的了,你是我的!”

    为了今天这一战他们准备了整整半个月。

    从半个月前发现这只藏在水涧里的绝品魔物后他们就开始谋划。

    经过半个月的谋划终于制作了一个完成的计划。

    “我们必须要拥有绝品,附近已经出现了三座炎国的城市,而且他们有人拥有绝品召唤兽,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拥有绝品召唤兽,我们贝诺克将一直处于危险的境地之中!”

    作为一个战争狂人。

    一个从贫民窟里走出来的军阀。

    犹德只相信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隔壁几个炎国的城市没有进攻他们只是因为它们在磨砺爪牙或者现在吃饱了而已,等他们饿了肯定会向他们伸出利爪。

    马路中间的大部队只是一个吸引这只碧水魔蟾的诱饵。

    眼看诱饵踏入了陷阱,犹德眼睛发亮。

    狂笑着露出一排金闪闪的牙齿。

    轰!!!!

    一瞬间,周围的无数辆坦克还有地底下埋藏的炸药全部爆炸。

    恐怖的冲击波一瞬间席卷方圆上千米。

    无尽的火浪冲天而起。

    附近的民居全部纷纷在爆炸中被摧毁。

    在火焰中,一道庞大的身躯冲天而起,它身上带着未熄灭的火焰。

    炸药里可是加了一些特殊的佐料。

    火焰没那么容易轻松熄灭。

    哪怕这只碧水魔蟾可以操纵水,但普通的水可是无法熄灭这火,除非媒介物被烧干净或者附着在它身上的“佐料”消失干净。

    碧水魔蟾操纵着水流想要驱逐火焰,但水流经过的地方只是让火焰小了一点,很快又恢复到刚才的程度。

    火焰只是小伤,真正的伤势是它的腹部。

    碧水魔蟾的脑袋和背部拥有极强的防御力,和身体其他部位相比,腹部成为了它为数不多的弱点之一。

    腹部被刚才的爆炸炸出了不少细密的小伤口,一些透明液体混杂着黄色和绿色的血液在往下滴。

    “呱!!!”

    碧水魔蟾一个纵身跳向不远处一栋楼房。

    正在持枪向它开火的士兵吸引了它的仇恨。

    受伤后的它剩下了凶性。

    张开巨口,舌头如弹簧般爆射穿透上百米的距离,击穿墙壁捆住一人,那人的召唤之书出现,但他召唤之书的屏障在这一刻却是这么的脆弱,如一个鸡蛋壳般一碰即碎。

    舌头收回,连咀嚼的步骤都没有,直接将这人吞进肚子里。

    碧水魔蟾又是纵身一跃将一辆发射炮弹的坦克压垮。

    不远处几枚火箭弹袭来,但落在它的背上却是被那层仿佛被水流覆盖的背脊吸收了大部分伤害,剩余的冲击波只是将其击退几步。

    “这么大当量的炸弹居然都没能杀死它,准备b计划。”犹德反而更兴奋了。

    在手持枪械的哥布林的火力吸引下,碧水魔蟾如一颗炮弹掀起大片气浪跃向几百米外。

    轰~

    但这一次原本结实的地面却是突然坍塌。

    地面一瞬间就垮塌下去。

    同时数张合金钢丝大网从上往下笼罩而来,碧水魔蟾想要躲避,但因为凹坑的地形,它刚弹起来就被大网给罩回去。

    钢丝网都连接着插入地底十余米深的钢筋,这一瞬间的冲击力将合金钢丝网绷紧,不远处的钢筋也被连带着提起来,一条条细密的裂缝以钢筋与大地的接触点向外扩散。

    “坚持不了多久,快,快点去!”犹德说道。

    不远处的一栋三楼被炮弹轰塌的楼房里冲出一只全身裹着厚厚大衣的大哥布林,这只大哥布林抱着一把狙击枪,没有怎么瞄准,因为碧水魔蟾庞大的体积让它非常容易被瞄准。

    装载着穿甲弹的狙击枪在战场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碧水魔蟾身躯猛然一颤。

    下一刻头顶冒出一个枪孔,虽然不深,但却是伤到了它。

    碧水魔蟾眼底露出一丝凶光,张开嘴吐出舌头。

    红色的长舌如捆仙绳般击穿大哥布林身体然后绕一圈将其困住。

    舌头收回嘴里,碧水魔蟾一口吞了这只大哥布林。

    远处望着这一幕的犹德兴奋的握紧拳头。

    “小宝贝儿你真是太棒了!”

    随后又有几只大哥布林如法炮制被送入它嘴里。

    右手举着望远镜,左手拿着按钮的犹德嘴角狰狞上扬,左手毫不犹豫的按下爆炸按钮。

    远处的碧水魔蟾身体突然原地跳起来几米,然后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它嘴巴里冒出一股淡淡的烟。

    鼻孔,眼角,嘴角,有淡淡的绿色血液流出......

    “还没死?”犹德眉毛扬起。

    以刚才那些特质炸弹的当量,就算是一辆装甲车都会被炸成无数碎片。按照他们的估计,这只碧水魔蟾的内脏应该全部化成了碎片才是。

    除非它的内脏比特质合金还要坚硬!

    但根据他们的预算,绝品一星的魔物内脏应该不会到达那种程度。

    过了许久,碧水魔蟾的气息越来越弱,最终闭上眼睛,化作一道白光融入犹德的召唤之书。

    天楼上,犹德走到天台边缘,对着脚下的公路召唤出碧水魔蟾。

    嘭~~~

    楼层在颤抖。

    脚下的公路上出现了一头十米长,宽度也接近八米的庞然大物。

    正是碧水魔蟾,但可以看出碧水魔蟾的气息还是很虚弱,哪怕一只最弱的绝品一星魔物都能轻松击败它。

    犹德自信的从天台上跳下去,下面就是碧水魔蟾的凹凸不平的背。

    谁知道碧水魔蟾的背比冰面还要光滑。

    犹德摔了个狗吃屎,然后像趴着坐滑梯一样一路顺着它的背滑到屁股后面最后落在马路上。

    因为碧水魔蟾背上凹凸不平的疙瘩,刚才滑下来的这一路可谓是鸡飞蛋打。

    “喔......”犹德甩了甩头。

    但抬头看着自己刚收服的绝品召唤兽,犹德脸上的表情可谓是苦中作乐,笑容越发的癫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章节目录

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海洋精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洋精灵并收藏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