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店员其实也没有太繁忙的工作。

    大致上就是整理一下被客人弄乱的书架,然后再打扫一下书店里的卫生同时防止有些客人窃书。

    书店书的价格并不算贵,总体来说算是薄利多销。

    老板平时既要负责收银还要整理书架和卫生,每日白天客人不少,也算很忙。

    陈一鸣上门应聘时自称只需要每个月五枚白晶币,再加上闲余的时间可以免费看书,再包吃包住即可。

    这个价格算是相当低廉了,城里的工人一个月最低也有二三十枚白晶币。

    白晶币的购买力还是很足的,一枚白晶币就去馆子里供一家三口吃顿好的。

    比较咸鱼的周老板想了想也就同意了,这书店是继承的他父亲的,因为地段不错,所以生意平日里都挺好。

    从这之后陈一鸣就安心在书店里开始了解这个联盟,整个书店里的书都变成了他的养料。

    ......

    监督客人很好处理,陈一鸣让灾厄黑鸦替他充当“眼睛”。

    灾厄黑鸦表示无所谓,它性格淡然,不争不抢,还乐得悠闲。

    于是这个不大的书店里多了一只漆黑的乌鸦站在书架顶层,居高临下的俯瞰整个书店。

    就这几十平米地方,厄运黑鸦两只眼睛像雷达般锁定了各个角落,从陈一鸣来后没有再发生过窃书的事件。

    现在正是九月底,天气凉爽。

    书店里三三两两有几名客人在书架前慢悠悠的挑选书。

    陈一鸣旁边放着扫帚和簸箕,手中拿着一本大陆年代史认真翻阅。

    “联盟历前一千六百二十五年,周渠于尧山收服史诗巨兽巴蛇,后征服尧山于北......”

    “联盟历前一千六百二十一年,第七十六纪陈广东逐兽人三千六百里......”

    每五十年为一纪,据传迄今已为第一百纪,也就是陈一鸣他们所在的这一批人正好是第一百纪,按照书中所说既是如此。

    刚从森林出来来到这片大陆的人生活极为困难,因为这片大陆最开始根本就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

    如今在这片大陆繁衍昌盛的人都是来自各个平行世界各个年代的人。

    书中已经发现每一纪人的历史都不尽相同,在细节上有些许出入。

    有人曾推测每一纪的先驱者们都来自不同的相似的世界,这个说法得到了很多大陆学者的认可。

    陈一鸣对这些历史上的东西不太在意。

    这些东西只需要大概了解一下就够了。

    他主要查阅的还是关于联盟本身的资料,以及风土人情相关的东西。

    在联盟成立之前基本上算是战国时期,各个城邦以姓氏家族以纪元之数为派系,即互相征伐,也合纵连横。

    在这过程中有一些纪数的人甚至都悉数灭绝,还有一些纪数只剩下了寥寥些许老弱妇孺。

    那时候的历史是抽象的,能够流传下来的历史要么靠口口相传,或者就是以各个城邦的历史文献来记载。

    可那时候的历史文献都带有一定程度上的抽象色彩。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当做神话故事来看的。

    因为其中某些人物被过度神话了。

    在现如今的联盟中有一个风俗——那就是集体狩猎。

    因为背景的原因,联盟的人崇尚好武,民风算是彪悍,联盟内普遍以成为强者为荣,尊敬和敬畏强者。

    而强者也会庇佑城池保护联盟中人。

    集体狩猎在陈一鸣看来很像是当初每个小区为团队离开山水市外出狩猎的活动。

    集体狩猎有时候会以班级为队伍,有时候以工作单位为队伍,有时候甚至以街区邻居为队伍。

    城池附近的魔物都会被定期清理,品质超过一定程度的魔物基本山都会被杀光,再加上集体狩猎也大都不会离城池太远,狩猎的人一般都会很有逼数的根据自己等人的实力选择探索的区域。

    反正在陈一鸣看来这所谓的集体狩猎就是一种增进感情同时刷召唤兽等级的活动。

    人多虽然会导致个体狩猎效率变低,但同样也意味着安全。

    集体狩猎只是联盟的众多习俗之一。

    陈一鸣在书籍的过程中也在不断了解他们。

    “店长,为什么我没有找到完整的地图啊。”

    陈一鸣将手中书籍看完,重新放回书架,对坐在前台看报纸的周奕问道。

    周奕随口说道:“第二个书架从上往下第二个书架上不是放着地图吗。”

    “那只有附近几个城池的,我想找更远的没找到。”陈一鸣说道。

    周奕扶了扶眼镜,放下手中报纸转过头看过来。

    “你要多大的地图?”

    “有没有整个大陆的。”

    “那你可能在整个城里都找不到,我这地图囊括大半个联盟的范围,能和我这地图比肩的怕是没有。”周奕笑道。

    “大的地图是非卖品,我也只有一张,可以借你看一看,不过你可别给我弄坏了啊。”周奕叮嘱道。

    他对陈一鸣还是比较满意的,工作认真踏实。

    所以愿意将自己珍藏的地图借给陈一鸣观阅一番。

    在书店里面有一个单独的小隔间,里面都堆积着一些杂物,再往上还有一个二楼,二楼就是周奕的卧室,陈一鸣也没有去过。

    周奕取出了一份像是羊皮卷的地图。

    地图展开,上面用着彩墨绘制出了一份极为精美复杂的地图,面积很是庞大,甚至陈一鸣还在上面看见了禁忌之森的一角。

    “这是我太爷爷亲手绘制的。”周奕说道。

    陈一鸣很快在地图上找到了他们目前所在的位置。

    然后陈一鸣视线往北边移,终于在距离此地极远的地方看见了一块用偏深色的污渍绘制的一大片区域。

    这片区域面积可不小,如果按照禁忌之森和他现在所处的城池的距离来算,污染之地的面积少说也有前世一洲大小。

    陈一鸣沉默,只觉得头大。

    这么大一块地方单靠他一个人要找到猴年马月?

    而从他现在的地方走到污染之地少说也要走几个月才能到。

    这是骑乘双头金蝠龙所需要的时间。

    陈一鸣又在地图上看见了联盟总部:朝玉京。

    朝玉京在他现在所处的南岭城的西北方向,靠近联盟边境。

    “诶老周,这个月的街区狩猎活动你去不,听说张家二小姐特意来了,还指名道姓要你也去,还说只要你去的话她也去。”

    书店外,一个戴着瓜皮帽子,马脸蜡黄的男人搓了搓手,笑着露出一口大板牙。

    “不去。”周奕摇头。

    “诶老周,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明眼儿人都能看出张家二小姐对你有意思,张家可是我们南岭城出了名的大户人家,她亲爷爷可是有一只九炼的绝品召唤兽啊,据说可是能硬憾君主级魔物的,你要是能和张家扯上关系那你还开什么书店啊,你开图书馆都没问题啊!”

    瓜皮帽男人急了,赶紧说道。

    “你要去那就去呗......她张家风光与我又有何干。”周奕摇头。

    “那我不是替你着急嘛。”

    “我看你是眼馋她参加狩猎活动能让你多瓜分点魔物经验吧。”周奕说道。

    “你——”马老二脸色顿变。

    “行了,别站在我书店门口挡我生意。”周奕挥手赶人。

    马老二深吸两口气,有些憋倔和不甘的走开。

    就在这一下午,又有好几家街坊领居过来劝说周奕参加狩猎活动。

    周奕听得烦了,干脆拉了店门暂停营业。

    “你要不要去狩猎活动,你要去的话我帮你报个名。”周奕突然对陈一鸣说道。

    陈一鸣摇头,谢绝了周奕。

    他哪有闲工夫陪这些人玩过家家。

    看书的时间都没,还去玩过家家,吃饱了撑着。

    “店长,你怎么不去,我看那张小姐对你还是挺用心的,都开始游说你邻居了。”

    周奕摇摇头,“我和她不可能的。”

    陈一鸣说道:“那张小姐的爷爷真有一只九炼的绝品召唤兽?”

    陈一鸣有绝品召唤兽,但还没有一只九炼的。

    最多的也就是龙脉狗头人三炼。

    “怎么,你想当张家的乘龙快婿?”周奕调侃道。

    “怎么可能......”陈一鸣哑然失笑。“我只是好奇九炼的绝品到底有多强。”

    “九炼的绝品啊——”周奕沉吟。“那要看他魂炼的质量如何了,如果每一次魂炼都能十级,那九次魂炼下来就是跨越三星作战也不是不可能,但每次都十级何其困难,一般来说让召唤兽每一次魂炼有八级就很不错了。”

    过了一会儿,周奕突然说有事要出去一趟,就把书店钥匙交给陈一鸣,说如果他有事要出去的话记得用钥匙锁门。

    陈一鸣无所谓,书店关门正好不耽搁他看书。

章节目录

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海洋精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洋精灵并收藏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