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们离开。养殖场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是你的,我们不和你们抢了。”中年妇女恐惧的开口说道。

    陈一鸣脸色淡然的掏了陶耳朵,仿佛根本没有听见。

    森林金钱豹猛然窜起来。

    矫健的身姿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绿皮双手抓住金钱豹的前爪然后一个过肩抱摔。

    森林金钱豹后背被摔在地上然后又弹起来,尾巴都竖起来。

    绿皮顺势单手掐住弹起来的森林金钱豹的脖子。

    森林金钱豹感觉呼吸不够畅,它的四只爪子在空气中拼命胡乱蹬将绿皮的胸口抓破。

    绿皮眼底闪过一丝戾气,右手加大力气。

    咔擦一声,森林金钱豹脖子位置传来一声脆响。

    森林金钱豹召唤兽化作一道白光消失。

    “枪就在这里。你们继续来抢啊。”陈一鸣晃了晃手中的真枪。

    “我们刚才是开玩笑的。”另外一个男人卑微的说道。

    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蜡黄的脸颊上沟壑纵横,腰都几乎弯到地上。

    “你当是在糊弄两三岁的小孩?刚才让召唤兽主动发起攻击的是你们,现在让我饶你们一命的也是你们,真让我为难呢,”陈一鸣说道。

    “杀人是犯法的!”其中一人脸色骤变。

    他的所有召唤兽都已经死亡,现在他体外没有了召唤之书的那层屏障。

    没有了召唤之书的保护,他感觉自己浑身别扭,仿佛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陈惊面无表情的靠上去,他超过一米九的身高给对面几人带来一股压迫感。

    他阴沉着脸,眼神凶狠。

    陈一鸣看着弟弟的动作没有开口阻止他,事实上被主动袭击后陈一鸣本身也是有些生气的。

    况且陈惊的召唤兽还在有召唤之书的保护不用担心他会受到对面人的偷袭。

    “我以前从来没杀过人。”陈惊对眼前这人缓缓说道。

    对面四人松了口气。

    没杀过人就好。

    那应该就……

    “所以今天就开个张。”

    陈惊果断抬起右手将握住的匕首直接捅入面前这人的脖子。

    对面这人没有想到陈惊出手会这么果断完全没有防备,措不及防之下匕首穿透他的喉咙。

    陈惊身前的这个男人的瞳孔突然放大,他想要抓住陈惊的手但还是慢了一步。

    陈惊向后抽出匕首,从伤口处飙出一道血溅在他的脸上。

    捅出了这一刀后陈惊的身上带着一股难以描述的残酷的气机。

    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某种变化。

    让召唤兽杀人和亲自杀人终究是有些区别。

    “老赵!”剩下三人脸色骤变。

    “你……你居然真的杀人了,我们不报警,求你当过我们。”中年妇女颤抖的说道。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对死的恐惧。

    “对啊,现在手机都没有信号,我们就算想报警也报不了,大爷你就当过我吧,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剩下的一个男人哀求。

    陈惊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他回过头看向大哥,征询大哥的意见。

    陈一鸣心底也是被震住,他没有想到弟弟居然这么果断就出手杀了一人。

    不对……现在还没死,但也离死不远了。

    躺在地上这人捂住脖子,眼睛里充满了哀求,就像一只在岸上挣扎的鱼。

    “是他们先动手的,如果我们没有实力今天死在这里的就是我们了。”陈惊开口说道。

    他有点担心大哥优柔寡断会导致放虎归山。

    当然他也相信大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知道。”陈一鸣点头。

    放虎归山的事他不会做的,以前看小说最着急的就是那种明明可以解决敌人但偏偏作者为了水字数而让主角饶过敌人的剧情。

    既然得罪了那就要斩草除根。

    留一些仇敌在阴暗的角落里怀着复仇的种子每时每刻期待自己露出破绽然后像饿狼一样疯狂的扑上来撕咬自己的血肉。

    这样的事情光是想想就觉得很奇怪。

    陈一鸣扫视眼前三个人,他知道自己只要一言就能决定他们的生死。

    他注意到了他们眼底那隐藏不住的仇恨。

    陈一鸣目光从他们身上不断扫过。

    最后,陈一鸣整理好情绪后终于开口说道:“解决他们。”

    陈惊脸上露出笑容。

    绿皮狞笑。

    站在陈惊身后的两只地精眼底闪烁着冷酷的光芒。

    窗外的雨声都没能盖过屋内传出的凄厉惨叫。

    终于停止了挣扎,

    两分钟后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绿皮熟练的找了几个蛇皮口袋将地上的垃圾装进去。

    ……

    养殖场恢复了安静。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了,不知道还有多久才停。

    陈一鸣在砖瓦房里找个两把雨伞撑开。

    绿皮提着蛇皮口袋走进森林里找个地方抛尸灭迹。

    过不了两天就会被吃得干干净净,森林是最好的天然垃圾清理场。

    又去大棚那边走了一圈,还没靠近陈一鸣就闻到了浓郁的猪粪味。

    似乎是闻到了陌生人的气味,猪圈里的大花猪们发出“呵呵”,“呵呵”的叫声。

    陈一鸣粗略扫了一眼,大棚里至少有上百头大花猪。

    而像这种大棚还有好几个。

    “麻烦了……我不会养猪啊。”陈一鸣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另一边陈惊则在巡视养殖场,养殖场的位置临近森林,而且还有发电机和牲畜,完全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陈惊有种把这里当成自己领地的感觉。

    拉开后面一个像是仓库的青瓦房大门,陈惊突然愣住,因为屋子里有一个被捆绑住双手双脚的少女被堵住了嘴正惊恐的望着自己。

    这是好像是那个养猪女孩高倩。

    他们没有杀她?

    陈惊心底充满了疑惑,他还以为她已经死了。

    高倩似乎是认出了有过一面之缘的陈惊。

    眼底燃烧着一股明为希望的光芒。

    陈惊突然面无表情,拳头悄然捏紧。

    似乎现在除了我以外没有人知道她还活着。

    “老弟,猪圈真是太臭了,你会养猪吗?”

    陈一鸣的声音在靠近。

    陈惊的动作一缓。

    他看了高倩一眼,又回头看了一眼远处老哥打着伞的身影。

    他深吸口气然后挥了挥手,脸上绽放出笑容,“哥,我在这里找到了个人。”

章节目录

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海洋精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洋精灵并收藏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