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着五个人的召唤兽他们成功击杀了两只落单的野生哥布林,

    这两只哥布林都被队伍里的另外两个人霸占。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和他组队的另外四个人居然都是认识的。只有他一个外人。

    王柯敢怒不敢言,甚至在野外都不敢表现出愤怒。

    他笑着说无所谓给谁都可以,大家轮流来。

    依靠着他的召唤兽森林野狼灵敏的嗅觉他们又找到了一头落单的森林野猪。

    在付出了一只哥布林召唤兽的代价下将这头森林野猪击杀。

    这一次王柯有些欣喜,森林野猪看上去至少有有五六百斤,怎么都够他分几十斤肉了吧,这下家里的儿子能有肉吃了。

    王柯本来提议将森林野猪转化为尸体带回去分了吃肉的。

    结果被队伍里另外一人强行转化为收服成为召唤兽。

    这一次王柯脸色很不好看。

    另外四人安慰他,“你的森林狼嗅觉这么灵敏,找个食物还不是轻轻松松,老张他死了一只召唤兽,我们要拿森林野猪填充战斗力啊,不然要是遇见厉害的魔物我们都没有反抗的力量。

    这样吧,下次,我保证下次再杀了魔物就转化成肉,到时候带回家让你家那儿子多吃两斤肉,也不用再挨饿了。”

    王柯脸色微变,他低下头眼角在抽搐。

    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家有儿子。

    他们是在用自己儿子威胁自己么。

    王柯想到了家里的儿子,一切都能忍了。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没有接下来的分肉了。

    他们遭遇了他们在森林里见到的最恐怖的魔物。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透明的蛛丝封锁了附近的所有树木。

    他亲眼看见队伍里的某个人不小心被蛛丝黏上动弹不得。

    因为不是攻击的缘故所以没有触发召唤之书。

    然后远处的一棵树上有一头庞大的蜘蛛爬向他们……

    最后只有他一人侥幸逃脱。

    他亲眼目睹那恐怖的蜘蛛一爪就将森林野猪给刺穿!

    就像串在羊肉串上的肉串一样。

    那四个人有没有逃出来不知道,他当时是骑着森林狼跑的。

    可能也是他运气好,王柯从这里一直到离开森林都没有再碰见魔物。

    回到家里,王柯双手空空如也,那些之前捕猎到的食物都被另外四人带在随身的包里,和他们走丢了自然是没有了。

    所以今天他出去了一天什么收获都没,家里的食物只剩下了三个鸡蛋一根黄瓜和不到三两瘦肉。

    王柯坐在沙发上,他看向窗外有些迷茫。

    ……

    “你不得好死!大亮他们呢!他们去哪里了!你们五个人出去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回来!”陈一鸣将一辆面包车停在负二楼停车场,他拿着车钥匙从楼道走回四楼就听见吵闹声。

    “和我真的没关系,我说了我们是在森林里遇见了很大的蜘蛛,当时我们都在跑,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出事了。况且从头到尾所有东西都是被他们拿走了,我陪他们去了一趟森林什么都没获得。”王柯疲惫的说道,还有一丝怨气。

    你们家人串通一气一开始伪装成一个散团邀请我入队,结果你们全是认识的就我一个外人?

    白天获得的所有收获全被你们这家人拿走了,说实话王柯甚至隐约有点幸灾乐祸。

    很大的蜘蛛?是灰头狩猎蛛么。

    陈一鸣的夜影狩猎蛛距离再次进化只差2只灰头狩猎蛛就能突破稀有品质。

    陈一鸣回头看了眼,这一层楼自己家对面那条过道里站满了人。

    都是一些老人还有妇女,里面还有半大的孩子。

    他们此刻听见了陈一鸣从楼道里出来的声音,回过头就看见陈一鸣正在看这边。

    “看什么看,别多管闲事!”一个外表看上去大概五十多岁的老人尖锐的说道。

    陈一鸣眉头一挑,反而迎面走向这群人。

    “你……”

    “妈,别说了。”这老妇人旁边的儿媳妇说道。

    她知道婆婆的性格就是这样,一向强势惯了,听老公说婆婆年轻的时候在乡下都是那种能骂一条街的,现在在公交车上别人不给她让座位都会大声吵闹。

    “怕什么!不是有那个什么召唤兽吗!”婆婆眉头一扬,上下打量陈一鸣。

    陈一鸣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看向最里面的王柯。

    “你们在森林里见到了很大的蜘蛛?”陈一鸣问道。

    “啊……是的。”王柯点头。

    他看上去应该是那种老好人的面相,刚才被这些妇女堵在门口吵闹也没有太生气,有些唯唯诺诺的样子。

    “明天可以带我去么,是有偿的,我可以拿食物给你当报酬。”陈一鸣开口说道。

    王柯一听见食物二字眼睛一亮赶紧点头,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嗯,明天我来敲门找你。”陈一鸣说道。

    说完陈一鸣转身离开回到自家门口掏钥匙打开钥匙开房门。

    也许是陈一鸣刚才冷静无视他们的态度看上去让这些人拿捏不准陈一鸣的来路,堵在门口的这些人没有插嘴打断陈一鸣,而是眼睁睁看着他离开。

    王柯在和陈一鸣说完后就直接关上门。

    他懒得再听门外这些人的吵闹,他也不愿和他们争吵,真的很烦也浪费时间和口水。刚才开门只是出于情面,他觉得这些人死了儿子丈夫有点可怜。

    但刚才那顿辱骂让他的火气也上来。

    门外这些人看着门关上后愣住,然后拼命敲门。

    “开门啊!”

    “知道你在里面。”

    “躲什么躲,开门!”

    咚咚咚!!!

    砸门声回荡在这层楼里。

    这时这层楼楼道里又传来脚步声,而且还是两人。

    一男一女,有点像是父女。

    父亲走在前面左手提着枪袋,右手扛着一个被血浸泡红的蛇皮口袋。

    女儿跟在后面,手上还拿着一把水果刀和晾衣杆组合成的“长矛”。

    女儿有些不耐的扫了一眼还在砸门的这些人。

    太吵了。

    池舟虎倒是没有什么反应,面无表情的往自家走去,在经过陈一鸣家门口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然后停下来敲了敲门。

    片刻后门打开,陈一鸣看见是房东,不过现在的房东和之前的房东好像有了一些差别,就像是气质发生了变化,只是气质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用言语来描述的。

    “今天在森林里打了一点野味,你对野味有没有兴趣。”池舟虎抬起袋子示意了一下。

    陈一鸣瞬间明白了池舟虎的意思,旋即笑道:“当然可以,就在我家吃吧。我这里有燃气灶还有啤酒香料。”

    现在拥有四只稀有品质召唤兽的陈一鸣也有自己的底气不怕他们乱来。

    况且今天晚上他就会用面包车将房间里的一些东西带到郊区去。

    而且陈一鸣也想考虑要不要扩大自己的队伍。

    房东虽然不是很熟,但双方好歹也有一些接触。

    从之前的接触来看房东给陈一鸣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陈一鸣接过蛇皮口袋邀请房东他们进来。

    陈一鸣召唤出赤裟鸡,池舟虎看着突然出现的赤裟鸡,忍不住心底一颤,有种面对极为恐怖的猛兽的感觉。

    就算以前他在非洲草原面对狮群都没有给他带来过这种压抑感。

    这是什么级别的召唤兽,池舟虎心底暗惊。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也不会追问。

    陈一鸣打开蛇皮袋,里面有两只兔子和一只獾。

    伤口都是在头顶,有点像是……枪?

    陈一鸣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先用开水剥皮去内脏,又去卧室取出一桶矿泉水倒在钢盆里清洗兔子和獾。

    然后让赤裟鸡控制温度将两只兔子和獾烤熟同时撒上香料。

    池小沫咽了咽口水。

    看陈一鸣就像看一个怪物一样,他家里怎么什么都有。

    他有百宝箱吗?

    最后三人只吃掉了两只烤兔,这两只兔子都是又大又肥,加起来去了骨头也有好几斤肉。

    骨头都被一旁的赤裟鸡嚼碎了吞进肚子里。

章节目录

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海洋精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洋精灵并收藏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