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市中心。”陈一鸣对召唤兽说道。

    他转头看向废墟的中心位置。

    这个城镇的结构有点像圆形,中间是一个市政广场,边缘是几条主干道,然后以主干道为根茎向外分裂小岔道。

    有点像是一朵盛开的荷花。

    城镇废墟里保存完好度在60%以上的建筑十不存一。

    陈一鸣听见了断断续续的啜泣声,仿佛老妇人在漆黑的夜里绝望的哭泣。

    “……”

    陈一鸣收回视线,然后绕了一圈避开哭声传来的位置。

    像这种诡异的地方陈一鸣沿途又见到了好几个。

    不过它们似乎因为某种特定的原因被束缚在固定的地域。

    只能通过好奇心吸引别人过去。

    “我说至少也要变个美女啊,弄得这么阴森谁上当啊,敬业点好不好。”陈一鸣自言自语。

    话音落下,不远处传来勺水的声音,月光下,一名秀发如瀑的秀美女子正在浴桶里沐浴。

    皎洁的月光下,肤如凝脂,魅力动人。

    “……”陈一鸣沉默,还有这种操作。

    “其实,光躺在浴桶里沐浴也是不够的,如果能够站起来就更好了。”陈一鸣自顾自的说道。

    哗啦啦

    水声传来。

    美人出浴。

    陈一鸣倒吸一口凉气。

    你可真够拼的。

    “嗖。”带着青光的一箭穿透美人。

    美人带着连惨叫声都没能传出就化作一道黑烟消散。

    陈一鸣咳嗽一声,旁边安娜贝尔面无表情。

    “干得不错。”陈一鸣勉励安娜贝尔,摸了摸她脑袋。

    这一箭过后再也没有妖魔鬼怪来诱惑陈一鸣。

    来到废墟深处,空地广场上全是废石碎砖。

    陈一鸣蹲在地上捡起一块破碎的砖石。

    不像是机器制作的,有点像手工烧制的青砖。

    广场中心有一块崩塌的石碑。

    石碑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距离还耸立在广场上,剩余部分全部尽数坍塌。

    悲壮而苍凉的气息弥漫在广场上。

    陈一鸣走到石碑前将右手放在石碑上。

    一股哀伤的气息顺着石碑涌入他右手。

    召唤之书自动漂浮,然后在陈一鸣面前张开。

    一个闪烁着雷霆符号印记的徽章从石碑废墟中缓缓漂浮起来落在陈一鸣掌心。

    与其说是印记,还不如说是一团电弧激射的雷球。

    契合关键词应该关系到这个英雄之证的传承成功率。

    熊、愤怒、力量……

    陈一鸣脸色逐渐微妙。

    安娜贝尔,火羽鸟,魅影狩猎蛛,爆能恶魔。

    无论哪个召唤兽都和这三条扯不上关系。

    陈一鸣将这个宝物收入囊中。

    然后观察周围环境。

    “主人。这里有一个地洞。”爆能恶魔漂浮到广场上某个地方。

    广场上的一块砖石被搬起来。

    广场下面有一个地洞。

    冷风吹进地洞里。

    低沉的呜咽声回荡在空气中,等到里面的空气排出去一会儿后陈一鸣这才弯腰走进去。

    一排通往深处的阶梯不知道通往何处。

    两侧的墙壁上挂着铜盏。

    铜盏里的蜡烛早已燃烧殆尽。

    陈一鸣走在后面,前面是由绿皮自告奋勇的探路。

    走到阶梯最底层。

    入目楼梯的尽头坐着一具骷髅。

    歪着头背靠墙壁。

    身上穿着一个看上去有些老式的军装,军装上的血迹早已经干涸发黑甚至生霉。

    骷髅的右手握着一把枪,手指僵硬死死扣着板机。

    在这句骷髅的上衣领口袋里有一个笔记本露出半截。

    笔记本似乎是用某种皮制作的封面。

    绿皮将笔记本拿出来,然后他发现自己不认识字。

    仿佛在看天书一样。

    “什么东西……”绿皮嘟囔着。

    把笔记本交给主人。

    陈一鸣看了一下笔记本的封面和里面的纸页。

    也许是因为时间不短了,纸页都已经泛黄。

    可以看出主人生前对这个笔记本很是爱惜,保养的很好。但可惜的是前面一些书页被撕掉,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内容。

    笔记本里的字体清秀,似乎是用钢笔写的。

    “崇明历13年,冬午,小雨。

    天忽暗,等须臾待天亮,已临天界。此乃天界呼?”

    “崇明历13年,江午,大雨。

    有黄皮妖魔入侵,吾与镇警卫署长官一同御敌,快哉。

    吾层听闻临海曾有义士抗衡外賊,恨不能与其并肩作战,今日杀绿皮异人,亦得偿所愿。”

    “崇明历13年,齐午,阴。

    李兄曾于吾借16文钱买酒,今日向其借粮,可推辞家中无粮,吾却闻其后厨有肉糜之香飘于厅堂。吾见其幼子未满三岁,暂且饶其罪过,此人断不可深交,真乃卑鄙无耻之小人也!”

    “崇明历13年,寒午,晴。

    今日得收稀有召唤兽,真有趣也,可吐人言,能使工具,与妖有何异焉。”

    “……”

    “崇明历14年。冬午,晴。

    石碑数至零,沧海桑田,人间变换,世间真有仙神?为何捉弄于我等。”

    “崇明历14年。江午,晴。

    李兄逝,尚欠吾16文钱未归还,为逃烂账竟行如此之行径,不够朋友呼。”

    “……”

    陈一鸣慢慢的看。

    原主人全名郑香堂,从文中只言片语来看应该是个读书人。

    从日记本里的背景还有格式和字体这些来看……

    有点像是几十年前炎国建国前的那个混乱时期的一个特殊时代里的风格。

    至于那江午,寒午什么的应该是一种日期的表达方式。

    郑香堂也不是每天都会写日记。他是那种心情好了就写一小段,心情不好可能连续一周都不会写的那种。

    难道说在几十年前就有城镇穿越了?

    陈一鸣皱眉,但从来没有听说过相关的消息啊。

    而且像这么大的事应该隐瞒不了吧。

    而且如果真有的话,像山水市的议员们怎么都不会这么迷茫,他们好像根本不知道一样。

    莫非……是平行世界?

    陈一鸣翻开日记本,上面的一些字体和他认识的一些字似是而非,而且日记本里的内容和他记忆中的历史也有一些偏差。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上面记载的石碑时间结束后他所说的沧海桑田人间变换究竟是什么。

    这么文绉绉的干嘛,就不能直接说哎呀卧槽,真是吓死我了,发生什么什么了……

    都来读

章节目录

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海洋精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洋精灵并收藏从召唤哥布林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