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器横空,不知来头,无法探究根脚,但却曾经扶持起一位天帝,这就慑人了!

    当然,真正有所了解,洞彻一定秘密的生灵知道,那是一位伪天帝,实际有多强,需要去考量。

    但这足以惊世了,诸天大乱,一片嘈杂声。

    原本,都以为要灭世了,现在出现一线曙光,或许有转机,各族都震撼,期待真的能够扭转局面。

    “周曦说的天帝历真的存在,其源头出现了!”

    便是楚风都动容,盯着天空中的三器。

    他第一次听到天帝历,是少女曦告诉他的,那个时候她提及九百多十多万年前,很是让他震惊。

    嗡!

    天空中轰鸣,而后,无数的灰色物质蒸发,被洗礼与净化,从大窟窿那里消失了。

    三器发光,虽然是分开的,但是混若一体,共同转动,宛如天地之始,宇宙初开,一切回归到源头。

    在那里,三器齐动,圣光普照,祥和灿烂,将天穹上的大窟窿都要彻底堵住了,封锁裂痕,净化不祥物质。

    这一幕,落自诸天各地,各族生灵莫不石化,三器逆天,居然能这样化解大灾,将天变抵住了。

    万劫镜、轮回灯、混沌锏,各自轻颤,宛若一体,代表了某种至高的规则,演绎起源之生灭更迭。

    轰!

    不止阳间,诸天间,万界中,都显化出三器,在堵各界的大窟窿,净化不祥。

    “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三器是道的载体,可演万物,更可归一,重塑源头,所以连诡异都可以磨灭!”

    这世间,不是没有眼光高的人,现在有老究极低语,看出三器的部分本质,这绝对是道的载体。

    一些最古老、最为强大的进化者,都看出了一些什么,都是从上一纪元存活下来的,目露精光。

    不管是好还是坏,未来是否会有让古今、让所有生灵绝望的极致大恐怖,现在都不可否认,现在三器是道的体现。

    而这种道,超越了诸天的极限,超然世外,至高在上!

    这绝对是超脱出去的生物的道的体现!

    随时间推移,天上的大窟窿要被堵上了,裂缝正在愈合,三器可生万物,亦可归一,追溯源头。

    “你是谁?”

    大窟窿的背后,那片模糊祭地,居然不在沉寂,而是传来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隔着很远,如回音般传荡。

    更可以看到,在模糊祭地的背后,有一个类人生物,很朦胧,在更加遥远之地停下脚步,目光幽冷。

    主祭者!

    他真的出现了,但是,他相距太遥远,无穷无尽,超脱在世外,不属于诸天,是某种不可思议的生命体。

    即便强大如他,也不能施法,无法一念间斩落敌首。

    事实上,人们看到他的朦胧形体,不过是一种显化,是某种符文的映照与聚形,他究竟是不是这个样子,很难说。

    不过,他真的太可怕,无视空间,无视光阴河流的阻挡,将其一缕情绪化作涟漪,在诸天外的大窟窿中显照。

    说声音也好,说是其情绪也罢,都在传递他的意志,他带着杀气,在他真正的立身之地,有无穷的祖物质粒子沸腾!

    不久前被人凿穿祭地,让他意识到有了变数!

    为了确保此次大祭顺利前行,他想提前降临主持,而现在居然又出意外。

    晦涩的符文涟漪荡起,顿时令诸天轰鸣,剧烈颤抖不止!

    这像是三器在回应着什么,与主祭者在交流。

    “阻我大祭,犹若斩吾族前路,断至高道基,无论你是谁,绝不饶恕!”

    诸天外,不可预测之地,主祭者也发出古老的意识,其声音就是道,就是至高规则的体现,一念间可令一个文明兴衰更迭。

    然而,三器很坚持,依旧在堵窟窿,并散发涟漪,最后形成一束光,映照向界外,像是在传递着什么信息。

    嗡!

    天穹在裂开,与三器发出的光共鸣!

    可以看到,裂开的苍宇外,一片混沌,亿万缕可令无上强者都要畏惧的霞光交织,扫过,化成毁灭性的帝劫。

    有人战斗,有意识对抗,在诸天外有生物起了起冲突。

    “主祭者出手了,在阻击三器背后的生灵吗?”

    世间,各地的进化者都在颤栗,那个级数的生灵交手太可怕了,一念间可灭诸族,幸亏不在各界内。

    “何必,强如你,需要大祭吗,哪怕诸天都给你,也无法让你更上一层楼。”

    有声音发出,很模糊,也很遥远,那是一种莫名的意识之光,像是骇浪在诸天之外拍击,扩张。

    其音,其意,通过光与涟漪,模糊的传递下来,让许多进化者感应到。

    “那你又为何而来?”主祭者开口。

    在其开口间,各种可怕景象在天外发生,若是有人在这里,一定会惊悚,哪怕是究极者也要胆寒。

    所谓的诸天无上,在这里都要匍伏,都要叩首,那些异象都是什么?

    仙王染血,断首跪伏在地,一界被点燃,成为某一生灵身前的灯芯光焰……

    种种奇异景象,不可言说,不能细究,不然的话,诸天内各路强者都要绝望,看不到未来的任何曙光。

    “哈哈……多谢,吾已寻到归途,不想不念,也不能阻止吾回归,仿佛还在昨日,帝尸骨未寒,少小离家,今朝归。”

    突兀的声音响起,在大窟窿外的世外荡起波纹,又一个莫名生物在显照,要归回诸天。

    人们没有震撼,而是惊悚。

    这是什么原因,让这种至高级数、超脱纪元、可立身光阴大海外的生物,要回来?

    同时,人们也都心中剧震不已,古往今来,究竟有几个这样的生物,不算其他,现在出声的就有三位!

    轰!

    祭地发光,像是在磨灭什么,瞬间让诸天外暗淡下去,浓郁的灰雾覆盖了一切。

    只有个别人意识到,主祭者在做什么!

    那发出的声音的生物,提及帝骨的生灵,其实是在定位,类比凡人界的蝙蝠发出超声波,探寻前路。

    而主祭者,直接断了其念想!

    三器也不在转动,而是散发莫名晦涩的气息,禁锢了规则与天外的一切。

    它们在做的事与主祭者相仿,都是于寂静间,斩断一切,不为那个后来的生灵提供坐标,甚至是误导。

    阳间,武疯子悚然,他在摩挲眼前的一堆碎片,刚才他都已经重组成一个瓦罐,但现在,他却主动将其掷出,散落一地。

    诸天外,无尽的世界海起伏,浪涛翻卷,每一朵浪花中的水滴都是一个死去的世界,都是一片衰亡的宇宙。

    此海隔绝在外,将诸天与莫名之上的天地阻断。

    而在世界海外,在其上的天地中,一片荒芜,更有大河奔涌,有莫名的汪洋翻卷,彼此像是隔着无数个纪元。

    在这荒芜之地,被割裂出来的一块绿洲,那是上苍吗?不确定,似只是一隅之地!

    楚风若是超脱出来,自然会看到,那一隅之地似曾相识,是他在太上禁地中所遭遇的所谓的五十一区所在的大世界。

    而那里,与广袤的荒芜之地相比,太渺小,犹若一粒尘埃,同真正的上苍比起来,微不足道。

    此是,一叶扁舟,通体乌黑,在上苍无边的汪洋中横渡,很危险,有秩序神链锁着海洋,荡起的涟漪,无声间截断虚空。

    可以看到,这汪洋很奇诡。

    它竟是由血液与一个又一个生物残骸混合组成的。

    这里的每一个生物体内,都如一片宇宙般巨大无边。

    甚至,它们更大,其体内还有无尽星骸在转动,还有暗淡星光闪烁。

    此海在诸天外,在世界海之上,属于界外的海,属于上苍的海。

    上苍,究竟哪里才算上苍?

    所谓的五十一区所在的世界吗?

    显然不是!

    在整片荒芜大地的尽头,那里有更为浓郁的生机,那里为上苍之地。

    上苍附近,是界外海,是上苍之海。

    黑色小船,也不过是在争渡。

    船上,立着一道模糊的身影,正是发出声音、提及帝骨的那个生物,他要回归。

    “我已沉寂太久,如今因念而起,由思而生,我复苏了,将就此回归,谁也不能阻挡。”

    他在显照,他在开口,其音其形都很模糊,不是很清晰,因为他显化在无数的地域,扩张向广袤的大天地中。

    那里的规则,那里的道痕,不可想象,连沸腾的祖物质都被压制,唯有其真身可驻世长存不灭。

    这个时候,黑色的小船以及这个人的模糊身影,显照各地,竟也映现在诸天的大窟窿外。

    所有人都倒吸冷气,这个生物真要回来了?

    类人生物,有相近的形体,很模糊,但他不见得真是人,甚至不见得是已知种族的祖先。

    毕竟,他离开也不知道多少个纪元了,不知道其来历,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也许是曙光,也许是更加可怕的一个恐怖源头。

    现在,各路进化者,许多的老怪物都意识到,诸天间有秘密,有问题,不然何以至此,这三个生物竟都要回来!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显然都存在状况,不被人知。

    昔日,有诡异源头,有祭地浮现,每一个纪元都要来大祭,这么的规律性,实在不正常。

    正如三器背后的生灵所言,强到那个层次的生灵,哪里还需要这些?

    可是,三器背后的生灵自己也来了,也在曾侧面证明,无论是过去,还是当今,诸天内都有大问题。

    现在,又来了一个生物,必有所图!

    “黑色的小船,也只是在渡啊,我知道,这个言级帝骨的生灵是什么层次的生物!”

    域外,铜棺中,狗皇开口,脸色无比的凝重,连它都害怕了,对未来充满忧虑,古今从未有之变出现,这个天地越来越复杂,未来……堪忧!

    或许,不久的将来,局面让它都会绝望。

    除夕夜,祝大家快乐,阖家幸福,最重要的是安康,新年一切顺心如意。

    短吗?短再去写一小章。

章节目录

圣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辰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辰东并收藏圣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