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刀锋再一次停下,王辰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为何。”

    这两个字已经道明了所有的疑惑。

    “哈哈哈哈……”

    而就在王辰疑惑万分之际,一阵大笑声却是在此刻传來。

    只见这一刻,撼天手腕一抖,长刀收起。

    他脸上的杀气,这一刻也是彻底的消失。

    他的笑容,酣畅淋漓,甚至让王辰有一些看不懂了。

    前后的差距,着实是太大了一些。

    之前,王辰可是分明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机,他可以看得出來,撼天真的动了杀心。

    但是,为何现在却是突然改变呢。

    这让王辰却是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了。

    “哈哈……好,很不错,王辰,你这个兄弟,我认了。”

    在王辰满头雾水的时候,这撼天大声的说道。

    “來,起來。”

    伸手朝着王辰说道。

    下一刻,撼天将王辰拉了起來。

    “嘿嘿……有情有义,这样的人,我喜欢,刚才,若是你怕了,那就真的别怪我无情了。”

    撼天眯着眼睛,轻声说道。

    他最后还是沒有下手。

    或者说,撼天的内心,一开始根本就沒有打算真的杀了王辰。

    当然,若是王辰只是一个伪君子的话,他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但是,王辰表现的坦坦荡荡,这却是及其让撼天欣赏的。

    不忘恩,不负义,这才符合撼天的口味。

    他,要的兄弟就是这样的人。

    若是说,之前他与王辰称兄道弟只是停留在表面的话,这一刻,已经是交心了。

    “这……”

    看着撼天一脸大笑的模样,王辰眉头紧锁。

    下一刻,他仿佛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丝苦笑。

    是啊,撼天这样的人,似乎不是小人。

    或许,他真不会为了灵物与自己翻脸。

    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一瞬间,脑中灵光闪烁,王辰明白了很多很多。

    “一开始,你便知道这灵物是我的了吧。”

    王辰叹息道。

    想到之前撼天憨厚的表现,那一根筋的表现,王辰叹息了一声。

    撼天不是那种人,相反,他是一个及其聪明的人。

    他是真情真意沒错,但是,却也绝对不是傻子,若是谁将他当成了傻子的话,只怕,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傻子,因为,撼天冷眼旁观。

    刚才,他要杀自己,只是试探自己的人品罢了。

    想通了这些,王辰一瞬间便是全部了然。

    这让王辰内心感慨万千。

    同时,王辰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

    刚才,他可是当真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了一遭啊。

    “哈哈哈……好了,你沒事吧。”

    看着王辰苦笑的模样,撼天爽朗的笑了起來。

    他并沒有太过担心王辰的伤势。

    以炼体者的身体而言,这些伤势,不成大碍,这也是撼天最清楚不过的了。

    他出手,很有分寸,要不然以王辰之前重伤的状态,撼天当真说秒杀了王辰,也不是夸张的事情。

    他,又岂会给王辰这么多的机会。

    当然,之前他也沒有太多的留力,因为,既然表现了,那要表演的真一些不是,否则的话,又有什么意思呢。

    “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那日看到这天生灵物,着实兴奋,但是回过头來,自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嘿嘿……兄弟,别介意啊。”

    撼天拍了拍王辰的肩膀笑道。

    “沒事。”

    王辰叹息道。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了,既然这东西是兄弟你的,我自然不好夺人所爱。”

    呼出一口气,收起长刀,气息彻底收敛起來,撼天叹息道。

    说实话,心中沒有一点失落,却是不可能的。

    但是,既然他认了王辰这个兄弟,他便不会横刀夺爱,这一份失落,却是只能压制了。

    “走,回去喝酒。”

    紧接着,深吸一口气,撼天大笑着说道。

    话音落下,他转身朝着药王走去。

    “你……你做什么,你……你该不会……该不会还想吃了我吧。”

    峰回路转,眼前的局势,刚刚让药王呼出了一口气,眼看着撼天竟然再一次朝着自己走來,药王露出了一丝忌惮的神色,大声的叫了起來。

    因为,撼天此时看着药王的眼神,还是充满了渴望。

    那便仿佛是一个饥渴无比的男人看到了一个赤~裸的美女一般。

    药王仿佛被剥光光的摆在撼天的面前。

    这样的感觉,让药王心中怎能不恐惧。

    “放心,吃不了你。”

    撇撇嘴,看着药王那忌惮的模样,撼天沒好气的哼哼到。

    “两日之前的话,我肯定吃了你,但是,现在王辰兄弟在,我可不想让他跟我拼命。”

    紧接着,看了看王辰,撼天笑道。

    “收……”

    话音落下,撼天手中一个符印捏出。

    转眼之间,无尽的光芒璀璨而过。

    覆盖在药王身上的那些纹路,转眼之间消失。

    束缚着药王的天网,这一刻被收起。

    “呼……”

    随着禁锢消失,药王长呼出了一口气。

    “咻咻……”

    紧接着,警惕的看了一眼饥渴无比的撼天,药王一闪,便是朝着王辰飞奔而去。

    “呵呵……”

    看着如此一幕,王辰也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药王……让王辰该说他什么的好呢,这家伙……

    “沒事了。”

    许久之后,王辰说道。

    “哼,当然沒事了,算了,这一次原谅你背叛我的事情了,再有下一次的话,小心我跟你绝交。”

    听到王辰的话,药王撇撇嘴,哼哼到。

    那稚嫩的语气,让人哭笑不得。

    那眼神闪烁,故意摆出了一副清高的姿态。

    话音落下,他若无其事的站在了王辰的身边。

    药王的一番话,让王辰失声笑了出來。

    虽然药王的话,看上去,很是牛逼,但是,王辰却知道,这一番话,代表着他们的关系,当真转变了。

    “走,喝酒去。”

    下一刻,王辰带着药王來到撼天的身边笑道。

    “哈哈哈……好,大战一千杯,不醉不归。”

    听到王辰的话,撼天笑了起來。

    酒逢知己千杯少,今日,不醉不归。

    话音落下,在撼天的带领下,两人迅速的朝着这一片山林的深处而去。

    ……

    “死了吗。”

    而就在王辰与撼天携手离开的时候,另外一边,数百里之外的银翼,眉头紧锁。

    他看着远方平息下來的战斗气息,满脸好奇。

    战斗结束了,气息消失了。

    之前,必然是那个人类与撼天战斗,这一点,银翼确定无比。

    现在战斗结束,是那个人类死亡了吗,银翼好奇无比。

    按理來说,与撼天战斗,那人类必死无疑。

    若是那个人类当真死亡了的话,那对于银翼來说,无疑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为何,银翼却是始终还有一些担心。

    “该死的撼天,希望你将他给杀了吧。”

    眯着眼睛,银翼喃喃自语了一番,然后叹息了一声:“还是要返回家族当中,让老祖去确认一番,三弟和四弟的陨落,家族不会就此放下的。”

    许久之后,话音落下,银翼身形骤然朝着远方闪烁而去。

    银月家族,便是他的目标。

    ……

    山林深处,一处古朴无比的山洞之前,此刻王辰与撼天停下了脚步。

    “兄弟,这便是我的洞府了,哈哈……你暂且留在此地修炼,待我去弄些美酒美食回來,今日我们一醉方休。”

    看着身边的王辰,撼天说道。

    之前本就重伤的王辰,在与自己一战之后,身体如何,撼天很是清楚。

    现在,当务之急,便是让王辰恢复伤势,然后,一醉方休。

    将王辰安顿好了之后,撼天转身再次离开山洞。

    “好浓郁的厚土之气。”

    而山洞之内,此刻王辰始一进入修炼,便是瞪大了眼睛。

    体内气息一动,引动外界无尽能量。

    这一刻,王辰感受到了浓郁无比的厚土之势。

    比起其余地方浓郁了数倍以上,这让王辰心中震撼。

    同时,欣喜不已。

    这,应该便是他一直想要寻找的厚土之势浓郁的修炼之地了吧。

    沒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來全不费工夫。

    若是能够在此地修炼上一段时间的话,王辰相信,他体内的厚土幼苗必然也能够得到成长,到时候,他的实力必然更进一步。

    想到这边,王辰不由得兴奋了起來。

    “好,暂时便在此地修炼一段时间。”

    王辰很快做出了决定。

    “不对。”

    只是,不等王辰进入修炼,药王这时候却是突然说道。

    “什么不对。”

    看着从地下冒出來的药王,王辰询问道。

    “这地方不对劲,这不是厚土之势的本源所在,我感受到这边的厚土之势能量,不过是远处传來的能量,不够浓郁,应该还有一处更加浓郁的地方才对。”

    在王辰的疑惑当中,药王眉头紧锁,轻声说道。

    “什么。”

    听到药王的话,这一下,王辰也是诧异了。

    此地的厚土之势,已经浓郁无比,让王辰惊奇不已了,这竟然还不算本源之地吗。

    按照药王的话,此地的厚土之势,只是真正的本源之地泄露过來的一些能量。

    若是如此的话,那真正的本源之地,又会是如何一番光景。

    在那边,又会有何等浓郁的本源之气。

    王辰顿时好奇和期待了起來。

    只是,那本源之地又在何地,王辰看向了药王。

    似乎,他也还沒有寻找到本源之地,

章节目录

武道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暗夜幽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夜幽殇并收藏武道至尊最新章节